美國加州州立大學Chico分校校長魏文憶>未來的世界需要 更多女工程師

為了鼓勵更多的女生進入科技工程領域,魏文憶認為建立與連結既有的資源很重要。她在聖荷西大學工學院長任內推廣WiE(Woman in Engineering)的社團,希望成為女大學生、教授和矽谷科技女性高層的橋梁,在就業或生涯規劃上啟發學生。

為了鼓勵更多的女生進入科技工程領域,魏文憶認為建立與連結既有的資源很重要。她在聖荷西大學工學院長任內推廣WiE(Woman in Engineering)的社團,希望成為女大學生、教授和矽谷科技女性高層的橋梁,在就業或生涯規劃上啟發學生。

女性當上主管的比率愈來愈高,但在美國,重要的高科技領域卻只有四分之一的女生進入資訊科技領域,而且只有12%的女性擔任工程師的職位。過去30年,女生念電腦相關科系的比率,也從35%降到18%。


來自台灣、現任美國加州州立大學Chico分校校長的魏文憶(Belle Wei),曾經擔任聖荷西州立大學(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工學院院長,是北美第一位亞裔工學院院長。北一女畢業、後來考上台大醫學系,魏文憶分享,因為當年在女校,並沒有性別的區別,她的數理很好,念理工再自然不過了。


改變生涯規劃,從醫學轉工程

當時的年代,念理工的女生相對少,自然組的女學生大都選擇生物或醫科,魏文憶也不例外。原本念台大醫學系的她後來移民美國,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攻讀「生物物理」(biophysics) 。大三時,魏文憶做了一項性向測驗,分析報告顯示,她比較缺乏耐心,並不適合做醫師。


她開始思考,醫師大部分時間接觸的是病人,如果當教授,教的是年輕的學生。幾經思量,改變了她的生涯規劃,在研究所時申請到哈佛大學工程系。她認為,念理工科的關鍵是數學,如果數學好,念工程也不吃力。


即使電腦資訊工程師的薪資水漲船高,攻讀的女生卻比30年前少了一半。魏文憶認為有幾項重要原因,其中一項是,最早的電腦是讀卡方式,可以獨立完成,現在則是Work Station,需要更多的團隊合作與討論, 常常一群男生聚在那裡,女生就不太想去。再者,現在進入資訊科技的門檻比過去高,早期台灣女學生來美國,即使不是相關科系也可以攻讀電腦,有不錯的成績,現在如果大學不是本科生,比較難進入相關領域。


魏文憶分析,如果將STEM合併一起看,女生的總體比例是增加的,但大部分選擇生物醫學相關科系(在台灣也是如此)。例如在美國,念生物的女生比男生多,比例為3:2;念工程的卻逐年遞減。每年,生物相關的畢業生是電腦資訊的2倍,電腦資訊的工作機會卻相對是8倍,如此供需不平衡,也造成就業的困難。


魏文憶認為電腦能力很重要,因此她在大學推動「生物和資訊跨領域學科雙主修」,提供生物系的學生更多電腦資訊相關的課程,能夠拿到雙主修學位。


建立與連結資源,在就業與生涯規劃上啟發學生

為了鼓勵更多的女生進入科技工程領域,魏文憶認為建立與連結既有的資源很重要。在她擔任聖荷西大學工學院長任內,她推廣WiE(Woman in Engineering)的社團,希望成為女大學生、教授和矽谷科技女性高層的橋梁。她邀請矽谷各領域(包括Google、 勤業會計,LinkIn、微軟等)企業的女性高階主管擔任社團董事,同時每年舉辦年會和論壇,希望無論是就業或生涯規劃上,都能對學生有所啟發。
在電機工程的領域中,魏文憶一直和大多數的男性共事。她觀察,很多男教授對學生很直接,甚至直接開罵,但這對學生沒有好處,可能降低他們的自信。女教授比較重視學生的感受,多用鼓勵的話語。


魏文憶認為,女生念工程其實有很多優勢。第一、工程本身是具體物件,比較客觀;再者,現在科技已經深入到生活各層面,女性有不同的生活經驗與不同的想法,以及不同的應用,這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她也發現,女生的溝通能力比較好,很多高科技的高層喜歡雇用女工程師與客戶溝通或協助客戶,更能滿足客戶的需求。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