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團圓,是每個人都是完整的圓

『自主』,是讓父母和孩子都成為完整的自己;彼此之間,互動親密且有著平穩又富有彈性的界線。讓親子關係跳脫養兒防老、我給你還的框架,回到因為愛而舒服在一起的真實裡;讓團圓,不僅僅是家人之間的團圓,更是每個人與自己團圓。

「嗯⋯⋯媽媽回來房間了嗎?」從頂樓晾完衣服下來的小女兒,在我們房門口張望著。

『怎麼了嗎?』平常的她,都是直接走進來,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此刻,有點怪喔!

『媽媽幫妳晾衣服,妳不好意思喔?』想到太座剛剛是上樓陪她晾衣服,於是問出口。

「嗯⋯⋯有一點。覺得⋯⋯是自己的事情吧!」順著提問、理出頭緒的她,慢慢地說出這句話。原本低著頭的她,講到後面總算抬起頭來,也剛好與正要進房的太座四目交接。

『很棒喔!寶貝!』走近時剛好有聽到最後一段的太座,順勢張開雙臂,兩人擁抱了起來。

兩個女兒,是在二、三年級時有了自己的房間,洗衣籃也不再和我們共用,於是順勢地開始學習洗曬自己的衣物。平常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都要去學校,所以就都是在週末的時候,洗一個禮拜的衣物;週末,總是會想出去玩、放鬆一下的,晾衣服就變得是個「工作」了!

而現在,我們在家進行『自主學習』;摸索與找到自己的步調,是很重要的。於是,小女兒從過去一次洗曬一個星期份量的衣物,改成大約三、四天的衣物,就洗一次;不然,其實一次花太多的時間、精力在晾衣服,她會無法做得如自己預期的好。

這次,會又一次洗一個禮拜份量的衣服,是因為開學的第一週,她也跟著回學校進行了整整一週的課程;回到家,不要說洗衣服了,連晚餐後的例行行程:拖地,都有點體力不支。到了週末,她把滿滿一籃的髒衣服拿去洗,也等著晚一點要去晾那堆—超過她可以負擔的量—衣物。衣服洗好了⋯⋯太座看著以往還會撒嬌、請我們幫忙的小女兒,就這樣自顧自地上樓準備晾衣服,便也主動跟上去幫忙。

「我覺得,晾衣服是我自己的事情;而且,這次我沒有主動開口請幫忙。」小女兒對於媽媽主動的協助,有點嚇一跳,也有點開心⋯⋯正細細品嚐著這交錯的感受。

『那妳可以好好收下呀!媽媽是願意幫忙妳的啊!』太座的溫暖,包圍著她。

「媽媽,謝謝!」窩進媽媽懷抱裡的小女兒,也深深地收下媽媽的給予。

這一幕,深深地觸動到我!從小到大,我很少做家事,爸媽都是說「把書唸好,就好!」;而,把洗曬自己衣物當成份內事的小女兒,對於媽媽給出的協助,是如此地有意識、如此地感恩啊!

原來,隨著她們的成長和能力範圍的擴展,逐步地將整理房間、洗曬衣物⋯⋯等等的事情交在她們手中時,除了鍛鍊生活自理能力以外,更讓她們長出「(對自己)負責任的力量」。幫忙或好意的照顧,好讓對方去做我要他做的事情⋯⋯其實,反而是模糊了「完整的自己」的界線!在被給予的時候,沒能好好收下、細細感恩;在給予的時候,沒能看見自己的付出⋯⋯落得兩頭空。

『自主』,是讓父母和孩子都成為完整的自己;彼此之間,互動親密且有著平穩又富有彈性的界線。讓親子關係跳脫養兒防老、我給你還的框架,回到因為愛而舒服在一起的真實裡;讓團圓,不僅僅是家人之間的團圓,更是每個人與自己團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Photo:Pixabay,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