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掉權威框架,學習更輕鬆

隨著『自主學習』的時間越來越長,孩子們的自主能力越來越強壯;她們把過去花在—探詢、確認與追逐別人的標準—的力氣,放在摸索、嘗試與建立自己的身上⋯⋯

『妳在生什麼氣啊?』看著幾乎不曾衝著我發怒的大女兒,我不解地皺著眉頭,問。

大女兒雙眼瞪著我,氣呼呼的⋯⋯但,無論我怎麼問,她就是一動也不動地一語不發。

『還是妳要上樓?不跟我們一起做實驗,也是沒關係的⋯⋯』我說完這句,她倒是立馬轉身走人;留下我和小女兒,簡短地對看了一下後,才又繼續手邊的事。

這是我們剛開始進行『自主學習』時,所發生的事。前一天,我聽了一場「清潔用品和環境保護」的實用性講座後,隔天便突發奇想地帶她們倆上了一堂「生活化學」。那天早上,我們在戶外採集可以檢測酸鹼值的植物,並且要用50%的酒精將內部的特殊物質萃取出來;將植物搗碎後,我們便要將家裡已有的90%酒精,稀釋成50%的。我一步一步地引導她們理解「稀釋」的概念,然後再套用在這次的實際案例中。

小女兒,當時五年級,數學中等;但只要是實際操作上會應用到,她都能學得很快。小女兒跟著我的算式,土法煉鋼地算著⋯⋯算出了最後的答案,很是開心。反觀當時已經六年級且數學向來名列前茅的大女兒,倒是卡住了。我走過去看她的計算紙,白白的一張紙上只有寥寥幾個數字;於是,我便要求她要寫下算式,好從中找出錯開的環節⋯⋯但,她就這樣開始悶不吭聲!一直到晚餐時間⋯⋯

『吃飯囉!』太座溫柔的呼喚,總算把大女兒給請下樓了。

『要說說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從頭到尾都不在的太座,真的是提問的不二人選了啊!

「我覺得~這樣就跟學校老師一樣了啊!」大女兒還是沒好氣,但起碼開口了!

原來,她在學校時,常因為理解與運算速度較快,而直接寫出答案;而老師基於想要瞭解孩子是否有理解脈絡,會要求一定要寫下算式,甚至有時用「就算答案出來是對的,也不能給分」的方式,讓她有被迫就範的感覺,而釀了一缸子的氣。

『所以,妳下午瞪的人,是老師,不是我啊?』終於解開誤會,我也鬆了口氣。

「其實那時候我也不知道啦!就覺得你怎麼那麼討厭⋯⋯」大女兒帶點不好意思地說。

其實,在我們開始執行『自主學習』後,孩子要自主規劃學習計畫,反而不是難事;真正讓孩子遇到挑戰的,反而是要清理從「老師」而來的刻痕,如:把國語作業擦掉並要求在下課時間重寫、在小孩和家長的面前竟是兩個樣、和老師想法不一樣就被貼「不乖」的標籤⋯⋯因為,在家裡我們是她們的「引導者」,她們在還沒有清理完之前,會把和老師之間的慣性自然而然地呈現在和我們的互動裡。

隨著『自主學習』的時間越來越長,孩子們的自主能力越來越強壯;她們把過去花在—探詢、確認與追逐別人的標準—的力氣,放在摸索、嘗試與建立自己的身上⋯⋯我發現~她們真正在剝除的是「外在權威」!這不僅僅是把「老師」拿掉,更是要把「生活的老師—父母」拿掉⋯⋯這一度也嚇壞了我!

但,這也是讓我的內在小孩成長的契機!隨著她們的成長,我也發現許多早已內化在心裡的「外在權威」,那些甚至在我不自覺的時候,也套在她們身上的框架⋯⋯於是,我和邁入青春期的女兒們說:「我是妳們可以放心衝撞的人!在這裡,我們都是安全的!」;在家裡,我想要和她們一起剝除那些我們不再需要的限制,而不是把連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的理所當然套在她們身上,然後讓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即使,我們偶爾會用再次重現的方式,來體驗過去因著被束縛而受傷的經驗,也是安全的;我們會在對方需要清理的時候,站穩自己的位置,引導彼此回到—已經不需要再和以前一樣的—現在⋯⋯然後好好地藉由述說,讓被隱匿的感受可以被聽見、被看見⋯⋯最後,可以離開。

我們是靈魂療癒師。療癒,在我們的服務裡被給出,也在生活裡被實踐。與你分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Photo:Pixabay,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