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愛的孩子

我只想到要讓他維持基本的自理能力,只想著他如果不自己動手就會萎縮得更厲害,很氣他那樣依賴,都沒想過要努力,什麼事都要求我幫忙。卻從來沒想過他需要我的愛和陪伴,沒有想過這樣頻繁的求助是討愛,希望我分一點注意力在他身上。

幾年前帶了一個生病的孩子,病況維持穩定,可是很多身體的功能受限。剛帶他的時候,有很多事情我無法拿捏規定和要求,我跟媽媽討論,課業上我完全不要求,交給資源班老師一對一去帶著他,可是生活自理的部份我很希望他能維持住。

他什麼事情都希望我幫忙他。雖然他的手不太方便,可是自己吃飯沒有問題,到了吃飯時間他就要求要我餵他,我堅定的告訴他要自己吃飯,但是最後一口我或同學可以幫忙。

上廁所時脫褲子會有些困難,我請媽媽替他找鬆緊帶寬鬆的褲子,想上廁所時他要求我陪他去替他脫褲子,我告訴他我不能替男生脫褲子,我們在廁所僵持很久,他又哭又鬧的說他沒辦法,我很狠心的告訴他,如果他不願意自己脫褲子那就尿下去,看見我作勢要轉身離去,他很快地就脫下褲子自己上廁所。

他的雙腳因為萎縮而變形,走起路會搖晃而且不舒服,走平路還好,一遇到樓梯他就希望可以坐電梯,我堅持陪他一起走樓梯,他問我為什麼他一定要走樓梯?我告訴他因為他有腳,你看身邊每個有腳的孩子都自己走路,沒辦法跟我討價還價,他在我班上就這樣走了整整兩年。

我很不解,為什麼這些事情他明明都能做,卻一定要我幫忙,就連上廁所這樣私密的事情,都希望我替他代勞?明明走路他才能維持腳的功能,為什麼他都不為自己想?

資源班的老師反問我,如果今天他沒有需要你幫忙的這些事情,你一天會看到他幾次?一下子我回答不出來,答案,是0次...因為腦傷的關係,他沒辦法專注在黑板或電子白板上,無法跟著一起讀課本,沒辦法參與任何課程,大部分的課他都在資源班上課,偶爾在教室上課他就是望著窗外。

我只想到要讓他維持基本的自理能力,只想著他如果不自己動手就會萎縮得更厲害,不走路慢慢地肌耐力就會越來越差,所以要求吃飯、走路、上廁所都得自己來,很氣他那樣依賴,都沒想過要努力,什麼事都要求我幫忙。卻從來沒想過他需要我的愛和陪伴,沒有想過這樣頻繁的求助是討愛,希望我分一點注意力在他身上。

資源班老師的那句問話,有如當頭棒喝,在一個大班級裡,我們真的常常會忽略這些孩子,每天忙著上課、改作業,處理其他皮孩子們的大小事,卻忘了那個沒辦法參與課程的孩子。

從此我調整了自己的態度和作法,每天跟他聊幾句話,吃飯時過去看看他幫他刮乾淨碗裡的飯粒,讚美他沒有挑食、桌面維持乾淨。他要上廁所時我還是不替他脫褲子,但是他去拜託資源班的男老師時我不再禁止。下樓梯時讓他坐坐電梯上樓才走路訓練腳力....多花一點時間看見他、跟他聊聊天,讓他更願意自己去做這些做起來很辛苦的自理能力。

遇到生病的孩子,孩子、父母和老師都很辛苦,要去臆測他身體的變化,要時時依照他的狀態去調整最適合的方法。看著孩子辛苦的模樣,父母和老師心裡都是滿滿的糾結。

每個有狀況的孩子都是在討愛,在他們讓人生氣的行為背後,都有讓人心疼的原因。有時候想破頭都無法悟出道理,還好身邊有好同事時時提醒、還好有孩子的媽媽一起努力、還好有其他孩子父母的理解和支持。

Photo:Pixabay,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