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能夠自主學習才有真正的快樂

這一年多來,孩子們從拿回主動權,到站上學習主人的位置;從心出發地發掘了能讓自己樂在學習的燃點,以及會不知不覺地想反覆練習的學習路徑,逐步地清晰描繪出學習範疇的輪廓,也展現出不需他人鞭策、能自主前進的動能與速度。

「我明天還想去學校!」禮拜三,上完半天課後,小女兒漾著開心的笑容,甜甜的說。

『那妳自己的學習計畫呢?』我抬起原本低著的頭,問。

「可是,我想一直去到畢業旅行前捏?還是⋯⋯這禮拜就好?」她在找會被答應的答案。

『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妳不能去學校,就只是想問一下~妳自己的學習計畫怎麼辦?這樣!』稍稍義正嚴辭的口氣,讓她著急了起來;不知為何就是很想去學校的心情和延誤的學習進度⋯⋯兩相交雜在一起,一下子說不出個所以然的她,哭了出來⋯⋯

我們為著要執行『自主學習』,從而申請「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好落實對學習項目和時間安排的自主性;小女兒更因此可以盡情地透過實際操作的模式來進行學習。偶爾回學校參與健體和社團活動,以及定期考試前的返校複習時間,她都和同學們玩得非常開心,甚至一度想回學校上課,這也曾讓我們好好地思考在家自學的真正用意。

這次開學,本來只需要在開學日回去就可以了;意猶未盡的她,再加上即將畢業的離情⋯⋯讓我們有了多次的討論。最後,決議以「滿足」為標準,讓她放心去體驗;唯有一個重點:滿足之後,要讓我們知道她的體悟。

 

從心出發地發掘了能讓自己樂在學習的燃點,孩子就會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過了兩天,禮拜五放學後,她一邊放下背包、一邊喘著大氣說「我下禮拜不去了喔!我要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了!」;然後,不管瞪大眼睛、滿腹疑問的我們,自顧自地說著她對學校課堂的看法。喜歡自然觀察的她,暑假連嗑了幾本關於動植物方面的書,還自己上網找了植物分類的既有資料來看;自然課時,同學們昏昏欲睡,她則是精神抖擻地頻頻舉手回應老師⋯⋯說著說著,姐姐還進來搭腔;我和太座就興致盎然地聽著,等著她慢慢往結論的方向邁進⋯⋯

『那妳會想去學校,是因為⋯⋯』好不容易逮到空擋,趕忙插進來補個開放式提問。

「去學校的話,就是和同學們一起玩啊!很開心!」然後,又加碼說了幾個小故事。

『那為什麼今天回來之後,又說不去了呢?』我真的好想知道啊!!!

「老師教的那些,我都會啊!」小女兒說。

「有的時候,老師一堂課、四十分鐘,就“只有”教兩頁耶!」大女兒強勢補充道。

「我感覺自己好像在陪大家上學!」小女兒直剌剌地劈出這句話。

「老師是很盡力地在讓課堂好玩啊!但大家就是懶洋洋的⋯⋯」原來,孩子感受到的是學習氛圍啊!也太敏銳了吧!

這一年多來,孩子們從拿回主動權,到站上學習主人的位置;放掉學校的科目、作業與評量模式,先以自己有興趣、想鑽研的方向來進行,統整學習著與之相關的國語、數學、社會、自然⋯⋯,甚至會自然而然地涉略到英文。從心出發地發掘了能讓自己樂在學習的燃點,以及會不知不覺地想反覆練習的學習路徑,逐步地清晰描繪出學習範疇的輪廓,也展現出不需他人鞭策、能自主前進的動能與速度。

過去曾被認定為需要補救教學的小女兒,在拿回教育選擇權後,也為自己的學習負起責任,隨之而來的不被動搖的自信心。就像是一個原本苦苦追趕要跳上火車(大量運輸、定點定時)的旅人,放開了對「火車」的執著,也放掉因為趕不上火車的自責;回頭確立自己真正要去的目的地,並且探索與學習運用各種形式的交通工具⋯⋯學校,變成了她「可以」取得知識與練習人際互動的管道之一,而不再只是唯一。

週末,看著曾被老師全部塗掉而對作業產生抗拒的她,拿出從學校拿回來的作業本,一筆一劃地寫著國字、一題接著一題地思索著分數的除法⋯⋯面對我的好奇,她一言以蔽之地說「我想練習啊!習作有畫好的格子,我覺得很方便!」,然後又繼續低頭振筆。

這樣的泰然自若,讓我驚覺:原來,真正抗拒「學校」的人,是我啊!哈哈!

謝謝女兒!如此寬廣的心,讓我又更多地放開自己的眼界,認識「學習」,認識「小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覺醒父母。自主小孩|https://m.facebook.com/autonomouspeople

Photo:Pixabay,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