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童年的遊戲,到成年的創造力

讓兒童在一個「與成人的互動中,成人會支持他們天生想玩遊戲」這樣的家庭環境長大,是很重要的。

很多藝術及科學界的知名創作者,童年時都忙著玩想像力遊戲,並且成年後仍在他們的工作中,維持那種年輕人的遊樂之心。

心理學家拉瑞莎.夏瓦妮娜(Larisa Shavinina)研究過前途大好的年輕企業家、創新人士和科學家的生平後發現,像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和比爾.蓋茲(Bill Gates)這樣的優秀商業革新者,童年時就表現出企業家的作為(例如:布蘭森十二歲時就創辦了一個耶誕樹農場)。

她也發現,在科學與創新才能的發展上,家庭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諾貝爾獎得主的雙親都會鼓勵及支持別人、重視教育、從事科學相關的專業工作,而且家裡充滿書籍與可以在家做實驗的科學玩具。更重要的是,夏瓦妮娜注意到,幾乎每位諾貝爾獎得主,讀書時都「至少有一位很特別的老師」。

由樂高基金會(LEGO Foundation)所進行的研究證實了,這類型的遊戲對創造力與認知發展的重要性。在觀察兒童以物體建造及遊玩的過程中,研究人員看到兒童往往全心沉浸在尋找個人意義,這是一個了解他們自己以及他們與環境關係的不間斷過程。對兒童來說,藉由運用他們天生的好奇心,將不熟悉的事物轉變為熟悉的事物,遊戲成為一種實驗物品意義的方法。

讓兒童在一個「與成人的互動中,成人會支持他們天生想玩遊戲」這樣的家庭環境長大,是很重要的。研究發現,雙親較常和他們說話、朗讀或說床邊故事,以及會向他們解釋自然或社會議題的兒童,較常玩假扮遊戲。研究也發現,在學校裡,不管是在課堂上還是休息時間鼓勵玩假想遊戲,都能加強想像力與好奇心。

成人也需要這種對白日夢與遊戲的支持。運用許多不同的素材─個人的回憶、幻想和情緒,與實體物品一樣都可以是遊戲的對象─許多高創造力人士,展現出充滿豐富想像力的玩興。對這些創意人來說,創作本身就是一場遊戲。

想像力遊戲尤其是許多藝術家童年中的一個重要部分。小說家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童年的最早回憶是把自己想像成「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thers Circus) 的大力士」, 而年輕的馬克.吐溫(Mark Twain)會和朋友一起表演他從例如《羅賓漢》(Robin Hood)的書中改編而來的故事。以巨大的日常物品複製品聞名的瑞典公共藝術大師克萊斯.歐登伯格(Claes Oldenburg),甚至宣稱:「我做的一切都是百分之百的原創─當我還是小孩時,我就在創作了。」

對很多藝術家來說─尤其是作家,這種重要的「連串經歷」來自年輕的時候;而能夠存取深埋的早年記憶與情緒的能力,可以促進他們的創作。美國女作家芙蘭納莉.歐康納(Flannery O'Connor)有句名言說,任何能熬過童年的人,會擁有他們所需的所有人生素材,而作家約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也說過類似的話:「活在地球上最初的二十年裡的記憶、印象和情緒,是大部分作家的主要素材:在此之後的東西,幾乎無法那麼豐富且能產生共鳴。」

研究告訴我們,想像力遊戲─不論是探索物體、想法、情緒或是幻想─從科學和技術到創作寫作、到音樂、到視覺藝術,對許多學科的創作都很重要。臨床兒童心理學家珊德拉.羅斯(Sandra Russ)說:「許多對創作很重要的認知和表達情感過程,正是發生在童年時的假想遊戲中。」羅斯主張,假想遊戲本身就是一種創作表現,因為「兒童『無中生有』,就像藝術家創作藝術」。

 

認真看待遊戲

一小時的遊戲比一輩子的對話,更能讓你了解一個人。─柏拉圖

如果遊戲有一個基本功能的話,那就是有助於頭腦的靈活成長,而這正是為創意思維與解決問題所做的準備。

觀察參與想像力遊戲的兒童,會發現天生創造力的自然流露。他們編織故事並演出,輕鬆並樂在其中地擔任編劇、演員和導演的角色。這一切自然發生,沒有人指揮或指導,從大約二歲半時開始,持續到約九或十歲時,全盛時可能占據兒童高達百分之二十的時間。當兒童在假扮時,會採取多重視角,並帶著玩笑地操作情緒與想法。「兒童以他們在環境中所知的事情來編織故事,但也有他們的願望……。他們試圖在遊戲中克服他們的恐懼。他們在遊戲中彩排。」兒童心理學家珊德拉.羅斯解釋道。

在想像力遊戲中,日常物品被用來當做象徵。香蕉變成電話;填充動物玩偶是真正的嬰兒;樂高是輛車;而後院是魔法王國。這種象徵行為所涉及的不只是想法,還有情緒。當兒童在玩耍時,他們正在實驗想法、形象與情感。

遺憾的是,我們的文化並不傾向以這麼正面的角度來看待遊戲這件事。

兒童的空閒時間,從一九五五年以後不斷減少。雖然這樣也許花較多時間進行有用的活動,但它同時也剝奪了兒童享受單純的樂趣,還有許多創造力所必需之關鍵技巧的健康發展機會。

有些研究發現,在生命的最初期接收到的直接指令,可能會有反效果,造成兒童較無好奇心,較不可能發現新資訊,也較不可能產生新的、意想不到的連結。

紐西蘭的心理學家發現,童年時較晚學習閱讀的兒童,閱讀測驗的分數較高,顯示急著要兒童學習關鍵能力,也許不見得都有益。證據非常清楚明白:留時間給遊戲與好奇心,有助於學習。

身為成人,培養兒童般的遊戲意識,可能會徹底改變我們的工作方式。我們往往將工作─即使本質是創意的工作─想成是嚴肅而困難的。當然,成功的創意人往往對他們的領域很認真看待,並投入數小時的努力在他們的工作上。

但最出眾的創意人,學會以樂趣與享受來平衡工作中的嚴肅性。把工作當玩樂,給了我們某種程度的輕鬆與彈性,產生新點子,同時也有助激勵我們,繼續長時間工作,而不會變得壓力太大或筋疲力盡。

很多我們「只是為了好玩」所做的事,像是遊戲,事實上,對我們的人生幸福、復原力、工作表現和創造力至為關鍵。正如我們許多人非常清楚的事實,隨著我們逐漸長大,當生活被工作與嚴肅認真主導,我們很容易就失去遊戲與享樂的心情。用蕭伯納(GeorgeBernard Shaw)的話說:「我們不是因為長大了而不再遊戲;而是因為不再玩遊戲才變老了。」

但那並不表示,我們不能再將遊樂注入我們的成人世界中。

 

摘自 史考特‧巴瑞‧考夫曼、卡洛琳‧葛雷高爾《我的混亂,我的自相矛盾,和我的無限創意》/寶鼎出版

 


Photo:Aziz Achark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