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父親就把他的愛傳遞出去

生命從愛中來,自也從愛中延續下去,父母給我們的愛,自也是我們給子女愛的基礎,在成長的這條路上,先是父母陪著我走,現在是我陪著孩子們前進,孩子們也伴著我行走,這相伴偕行的路上,我們會珍惜每一個機會,拾花撿草,珍惜每一個豐富自己的可能,讓自己與孩子都在愛中一起成長,讓愛,綿延不盡。

也許,秋天的腳步畢竟是走近了!除了正午的又悶又熱,早晚的空氣中,已透露出初秋的涼意,而那份薄薄的涼意中,參雜著微微的思念,細細的用心去感受,那思念,讓人,想醉。

思念父親,思念到會不知不覺的復刻著父親曾有的行為,煮綠豆湯時,會習慣性地先舀出一碗放著,再往綠豆湯的鍋子裡,放糖。

小時候的夏天,父親常常煮綠豆湯給我們喝,綠豆湯煮好後,父親總是先舀出一碗,然後才往鍋子裡放糖,我很好奇的問父親:「爸爸,為什麼要先舀出一碗才加糖?」父親說:「爸爸年紀大了,不適合吃太多糖,所以爸爸吃不加糖的綠豆湯。」

爸爸的年紀大了,這是事實,因為父親年長我四十九歲。

綠豆湯不加糖,那是甚麼滋味?好奇的我嘗試了一口,真說不出是甚麼味道。

父親在我懷次子的時候,往生了。在夏天時,我開始煮綠豆湯給家人們吃,我也先舀出一碗不加糖的綠豆湯,因為這碗綠豆湯,充滿了對父親思念的滋味。

小時候的我,很挑食。卻特別喜歡吃父親包的水餃,每次水餃煮好了,父親總喊著:「小君,快來嚐嚐看,水餃熟了嗎?」那時天真又單純的我,總以為自己是身負重任的,只有我說水餃熟了,大家才可以吃水餃,那八口之家,等著我的品評,長大了才明白,那是父親對我的特別偏愛,他總讓我先吃,找著試吃的藉口。

從小,我是知道父親最疼我和二哥的,因為二哥小學時,不單是學業成績優異,書法、作文比賽,也常常得獎,他是兄弟姊妹中的翹楚,是父親心中的驕傲。

媽媽在懷我時,前面已有兩個哥哥、一位姐姐,父親覺得三個孩子夠了,讓媽媽把我處理掉,媽媽跟父親商量,堅持把我生下來,如果日後再有孩子,會處理掉。

接著神奇的事發生了,父親夢見天神告訴他,我是楊戩二郎神投胎的,是男的,有第三隻眼,父親從原本不要我這個孩子,變成日夜期盼著我的誕生。

在仲夏的深夜,我離開了母親安穩的子宮,隔天母親和接生的產婆帶著我坐著計程車回家,所以母親總說我好命,一出生就坐車,父親從軍中回來,發現我是個女嬰,不但不驚訝,還對我疼愛有加。

襁褓中的我多災,一次睡在床上窒息,一次趴在母親的背上窒息,為此,母親將長髮剪去,兩次窒息,都被父親救回,父親對我這個曾經險死兩次的女兒,更加的疼愛著。

小時候,我總喜歡圍繞在父親的左右問著父親,我什麼時候才會長大?父親總回我說,在他心中我永遠是個孩子,因為我喜歡當孩子,所以才喜歡問父親這個問題。

然後父親喜歡帶我出門買東西,每次帶我出門,外人總會稱讚我漂亮,父親總笑嘻嘻地回:「哪裡漂亮,醜八怪一個。」

父親跟我說,要好好的讀書,因為只有自己認真學習讀到的學問與知識,是別人無法偷走、搶走的東西,而那是外省老兵,給女兒最好的嫁妝。

父親跟我說,我跟他一樣,不喜歡管錢,不那麼在乎錢,這是好的,因為他讓我去追求知識,不計較物質

父親跟我說,「跬步千里」,我聽不懂,父親就站起來表演給我看,說「跬步」就是走半步,即便是半步、半步的走,只要是堅持下去,也可以走上千里遠的。

父親跟我說,去上廁所要結伴同行,不要拿別人給你的東西,這是讓我學會保護自己,並且不貪別人的財物

父親跟我說,要學著做手心向下付出的人,而不是手心向上等著別人施捨的人

父親教導我的這些,我也原原本本的說給我的孩子們聽,因為這些父親對我點點滴滴愛的教養與關懷,是可以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人生座右銘。

成長的路上,父親沒有給我大多的意見,他總是默默的接受著我自己的選擇。

大學放榜後,我跟父親說要去台中念書。

大一暑假,我跟父親說要轉到台北念書。

大三暑假,我跟父親說要去西歐旅行十天。

大學畢業工作兩年,儲蓄好念書與補習的學費,我跟父親說,我要考研究所要去台北補習,然後,隔年我去高雄念書。

這一路上跌跌撞撞的經歷,父親總是尊重著我,沒有給任何的干涉。

曾經,我也會覺得遺憾,父母除了給予情感上的支持,在人生的道路選擇上,他們好像幫不上任何的忙!那時,大學導師安慰著我說:「上一代的父母,大多是這樣的,他們給予情感上的支持,就是最好的支持了!」現在回頭去想,這是真的,至少父母沒有變成我人生的阻力,因為我確實看過一些父母和子女想法大相徑庭,兩邊角力的結果,強勢的父母贏了,而子女臉上的神采與笑容都沒了。

那些朋友們,現在也不知道過得如何?

大學畢業時,我把畢業證書拿回去給父親看,父親開心的跟那時住在家裡的大媽說:「這個妮(河南方言女孩女兒的意思)從來不讓我擔心,這個大學畢業證書,這不就拿回來了嗎!」那一刻,覺得自己也是父親心中,小小的驕傲。

父親往生快十一年了,但我卻覺得跟父親愈來愈親近,那是因為父親給我的愛,在身上愈來愈彰顯,父親的愛,無遠弗屆,好像穿越了所有的界線,這些愛,常常讓我反思,要如何做一個深愛孩子,卻不干預孩子的母親。

教養孩子,好像是在放風箏,卻不是在放風箏,因為牽引著我們跟孩子的,不是有形的線,而是,無形的愛。
 
卡里.紀伯倫在「先知」上說著:

你的孩子並不是你的。
他們是「生命」的子與女,產生於「生命」對它自身的渴慕。
他們經你而生,卻不是你所造生,
雖然他們與你同在,卻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他們你的愛,卻非你的思想。
因為他們有他們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供他們的身體以安居之所,卻不可錮範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居住的明日之屋,甚至在你的夢中你亦無法探訪。
你可以奮力以求與他們相像,但不要設法使他們肖似你。
因為生命不能回溯,也不滯戀昨日。
你是一具弓,你的子女好比有生命的箭借你而送向前方。
射手看見了在無限的路徑上的標記,而用祂的膂力彎曲了你,
以使祂的箭能射得快而且遠。
愉悅的屈服在祂的手中吧!
因為正如祂愛那飛馳的箭,同樣祂也愛強固的弓。
 
生命從愛中來,自也從愛中延續下去,父母給我們的愛,自也是我們給子女愛的基礎,在成長的這條路上,先是父母陪著我走,現在是我陪著孩子們前進,孩子們也伴著我行走,這相伴偕行的路上,我們會珍惜每一個機會,拾花撿草,珍惜每一個豐富自己的可能,讓自己與孩子都在愛中一起成長,讓愛,綿延不盡
 
謹以此小品文紀念與懷念父親的愛:
 
千里傳思念憶父親 

我不知道我跟父親的距離現在是有多遠?
是千里?是萬里?還是無邊無際!
因為我摸不著父親,看不著父親,
但我知道父親的愛一直在我的心中發酵,
父親說人要守信要感恩,
要視生命以外的財物如無物,
這是父親送給我的處事價值觀,
父親說要多讀書要增加學識,
這是外省老兵的父親送給女兒最好的嫁妝,
父親說只要努力,
跬步也可以走上千里,
童稚時的我聽不明白,
甚麼是跬步啊?
父親站起身邁開腳步,
走了半步跟我說,跬步就是走半步,
只要努力地走不放棄,
跬步、跬步走,也可以走上千里遠......
 
十年過去了,
今天是父親走離人世的第一個十年,
我特別的思念父親,
雖然有形的父親已不知離我有多遠多遠,
但無形中的父親一直在身旁守護著我,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做到父親希望我達到的努力,
但我會一直不放棄的認真努力,
就像父親的愛在我身邊圍繞,
永遠的圍繞!
2016.12.11.父親離開我十年了,但那份愛一直守護著我。

 

(圖:2001.5.16陪父親回南陽探親.在父親身後我只要做淘氣的女孩)

(圖:2003.12.7.父親最疼愛的女兒出嫁了.不捨寫滿了他年邁的臉龐)
 

Photo:Negative Space,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