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和青椒說話的孩子,播的種子長得比較好?

能夠應對沒有正解的危機,不是分級制的精英,反而是擅長「和青椒交談」這類非理性感覺或能力的人。

在面對大阪灣的淡路島上,我成立了一所目的是為了讓孩子重現活力的學校,叫做「鬱金香館」。這間學校採住校制,讓就讀的孩子共同生活,在悠然自得的環境中進行各種學習、遊戲、生活。

另外,那裡也有具備農業生產法人資格的「鬱金香農園」,師友塾的校友中約有十位年輕人,他們利用周邊廣濶的田地,花了一整年專心從事農作(他們被稱為「鄰家農民班」),透過農作體驗計劃,鬱金香館的住宿生也積極地參與稻米及多種蔬菜的耕作。

讓孩子體驗農作的教育目的,是希望透過土地的接觸來鍛鍊體魄、建全心靈、促進人際關係,同時,更希望透過農作,讓孩子體會與學習「非理性」的重要性。

再也沒有像農業這麼不講效率的事了。初夏栽種的幼苗必須等到秋天才能收割。作物必須經過季節更迭才能收穫結果。

因此,必須日復一日持續單調辛苦的工作,期間可能由於陰晴不定的天候,使得即將收割的作物全部泡湯。再也沒有像農業這樣停留在類比時代,經濟效率這麼差的產業或職業了。

然而,正是這麼沒效率的工作,支撐、延續著我們的生命。若是沒有農業這樣非理性的工作,人類就吃不了飯,或者應該說,根本就活不下去……我希望能夠讓學生親自體驗這個道理。

利用斜坡將狹窄的田地建成層層疊疊的梯田,若是講究效率的理性主義,不會這樣建造,因為梯田是沒有效率的產物。但也正因為不講求效率,梯田才會如此美麗。對生命而言,能使心情舒適的環境及風景,往往也是從非理性中產生的。

日本人原本就是生有非理性骨骼的民族,而我們「鄰家農民班」正傳承著這個DNA。比方說,農民班中有一個校友「能和青椒交談」。

他不擅長與人相處,平時沉默寡言,說起話來總是辭不達意,他並不靈巧,要他按部就班地工作並不容易,但是,他每天從一早就比任何人都熱心工作,他播下的種子也長得特別好,他栽培的蔬菜比任何人更翠綠、更好吃,因此同伴都說他「了解青椒的心情」。

「騙人!」或許有人會這麼嘲笑吧?但是我相信他具有的非理性力量。老天是公平的,比他人在某些條件上居於劣勢的人,往往在某些領域具備他人欠缺的潛質。

他們栽種的美味洋葱、茄子、番茄,雖然無法以學校成績、數位數值來評量,但他們具有的類比能力,卻是身為人類必備的要件。

非效率的經營,孕育出生命,也維繫住生命。

只用學校成績無法衡量一個人的能力,某些條件居劣勢的人,往往在某些地方比他人更傑出。

 

非常時期「分級制的精英」派不上用場的原因

有些公司以國家或企業實力排名來分級。原本在每個人的能力擅自加上排名非常失禮,但是因為容易作為投資判斷的基準,所以似乎很受重視,許多學校或公司也以這樣的排名當作評價一個人的基準。

然而,這樣的排名方式,平時或許有用,但是在非常時期卻派不上用場。這是因為在預測範圍內的條件下,分級制度中的精英能夠比任何人更快找到「正確解答」;但是對於意料之外或非理性事態所引起的危機狀況而言,根本沒有正確答案(或者說正確答案不只一項)。

因為處理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對於體制內精英的應對能力來說,實在是太過非理性了。

若要問當發生「意外」時,被譽為精英的人們做了什麼?他們能做什麼?最清楚的證據,就是東北大地震後,那些平時了不起的人所採取的荒腔走板對策。

以成績排名判斷一個人的能力,和由於農作沒有效率便加以輕忽,兩者都是偏重理性所造成的弊害。

能夠應對沒有正解的危機,不是分級制的精英,反而是擅長「和青椒交談」這類非理性感覺或能力的人。

跳脫以等級評價的理性領域,才找得到潛藏的鑽石……我想在當前的社會,應該很少人會否定這件事。

分級制度下的精英,無法應對「意料之外」的危機。在排名之外的人,才能夠解開「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

 

摘自 大越俊夫《因為脆弱更要強大》/好的文化 

 


Photo:Meredith Bel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