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的力量

我養育著兩個兒子,我從來不會要他們不准哭,當他們心情不好,傷心、難過時,我會讓他們盡量地把情緒發洩出來,想哭就哭,其他人不能笑他的行為,或是說任何的風涼話,要讓當事人好好的感受情緒,接受情緒,然後消化與轉化情緒。

對我來說,流淚,僅僅是舒發情緒的一個管道,不管是開心還是傷心,情緒的感受一旦到了打開淚腺的臨界點,那淚,就順勢滾滾而下!

從來也沒想過,眼淚除了有些重量,其實,也是有力量的!

每次當我的淚,慢慢地流下,情緒就會慢慢的舒緩、慢慢的沈澱,但是!值此當時,如果旁邊有人知道我在淚流,那原本默默無言的眼淚,卻會一點一滴的轉嫁到對方的身上,那壓力也就連帶著轉了過去。

 

父親確診血癌,但身為母親不能讓情緒影響孩子

記得,2005.7.15.就在我生日的那一天,弟弟打電話來,說父親確診是急性白血病,也就是俗稱的血癌 ,醫生說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了。

晴天霹靂突然從天而降,那時我正在幫八個多月的長子搖著上下搖動的搖床,要哄著他午睡,聽到這樣的壞消失,我的淚立刻失控而奔放,長子還沒睡著,看見我在流淚,一直要起來,但,我不知道,要如何接受只有八月大的嬰兒的安慰,我只有一邊搖搖床,一邊流眼淚,一邊說著:「亨亨,外公生病了,媽媽好傷心,好傷心!」

那樣的心情,那樣的畫面,一直在心上盤旋,無法放下、無法忘記。

因為,我沒有勇氣接受八個月大的嬰兒的安慰,我怕把兒子抱起來,因為有了人的擁抱,害怕失去父親的情緒會失控,會哭得痛徹心扉,會把那份痛苦和記憶,全部的移植到孩子的心靈深處。

我不要我的孩子承受這樣的痛苦,所以,我和孩子保持著身體上的距離,讓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一位母親。做為母親,保護孩子,是義務也是必要的責任,就這樣讓眼淚發洩心中的痛苦情緒時,卻不讓那份痛苦經由肢體的接觸,轉嫁到孩子身上。

在全家通力合作下,父親還算健康的生活下去,雖然偶爾會住院治療,但隔年醫生甚至同意父親再回大陸探親,五月在弟弟的陪同下,父親又踏上了返鄉之旅。

十一月月底,甚至讓弟弟去大陸接親友來台灣玩,就在一切都看起來平靜無波下,弟弟送親友回大陸去時,父親卻再度病倒,這一次,我以為父親也可以安然度過。

在加護病房探視父親時,父親張開眼睛看著我,雖然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但父親的眼中有晶瑩剔透的淚光,那閃閃的淚光,一直在我的記憶深處中發亮,我想,父親是要我不要害怕,我是他最疼愛的孩子,他要告訴在安胎中的我不要擔心,他可以挺得過去。

因為在父親被送去醫院前,那一夜,我要回去桃園的家,隔天要做妊娠的血糖檢測,在跟父親道別前,父親跟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小君啊!老爸沒事,妳回去吧!」因為那時父親有些輕微的發燒,我跟姐姐都希望父親去醫院檢查,但父親堅持他沒事。

可是,坐在公公開的車內,突然接到弟弟的詢問電話,他說醫院問若病人發生緊急狀況時,要不要急救?

要救!要救!一定要救!他是我最愛的父親啊!我在心中吶喊著!

但是!坐在旁邊的婆婆勧著我說:「妳爸爸年紀那麼大了,不要再讓他受罪了。」

最後兄弟姊妹都同意,不要對高齡八十四歲的父親,再施以急救。

眼淚,不聽使喚的紛紛奪眶而逃,旁邊的長子問我媽媽為什麼要哭,我實在是說不出話,婆婆說:「外公生病了,媽媽在傷心,你讓媽媽哭一下。」話語中是無盡的體貼與溫柔。

那時我是懷有七個多月的孕婦,還在吃著安胎藥。

幾天後在2006.12.11.父親還是往生了。

我知道我留不住父親,但我得保住肚中的孩子不致早產,所以我不敢、我不能、我不願意再哭,一直撐著、撐著,把所有的傷心與痛苦都鎖在內心深處,那幽微又灰暗的小角落。

 

釋放情緒,才能走出悲傷

2007.1.18.小兒在子宮中住了38周又三天,平安的誕生。卻在送去新生兒室後,被護士緊急的抱回產房喊著:「給他O2,給他O2!」那全身發紫又癱軟的幼子,被放上平台上,護士搓揉著他的身體,原本要幫我處理生產傷口的醫生,用著兩隻指頭在幫他按壓心臟說著:「剛才不是哭得很大聲,現在怎麼沒有呼吸?」驚嚇過度的我,一邊向天上的父親祈禱,保佑幼子;一邊喊著:「弟弟,弟弟,聽媽媽的話,你快呼吸,不要嚇媽媽!」一陣緊急的搶救,幼子宏亮有力的哭聲,趕走了大家的驚嚇與恐懼,小兒科醫生趕至產房時,幼子已恢復穩定的生命跡象。

因為險生失去幼子的恐懼,讓我武裝起自己,除了堅強,忽視一切其他的情緒。每天過著忙碌又緊湊的生活,讓積壓在心中的憂傷無法消化、心中的傷痛沒有出口。

因為壓抑太久,日後只要想起父親,就會失去控制的掉入思念的迴圈,不停哭泣。這讓我既想念父親又害怕想念父親,情緒被折磨了十年,直到我提起勇氣去面對父親生病與過世的歷程記憶,將一切訴之於文字,才真正的走出失去父親的痛苦。

所以婆婆過世後,雖然我天天哭、天天哭,哭到長子都勸我,媽媽您不要再哭了,但是我知道,我的悲傷,需要釋放。

然後,我大病一場,心臟病復發,胃食道逆流,讓整個胸口中軸線,無比的疼痛,接著感冒引起鼻竇發炎,同時失去嗅覺與味覺,周轉在醫院各個診間半年,我才把被解構的身體,又重新的建構了起來。

但!我已漸漸地走出了那份至痛的哀傷。

 

與情緒和平共處,轉換成正面能量

原來,眼淚有消化傷心的力量

原來,眼淚有讓我們再堅強起來的力量。

原來,眼淚有讓我們再重新出發的力量。

原來,眼淚有改變一切的力量。

不要再忽略你的傷心,不要再壓抑你的痛苦,要讓情緒流動,要讓眼淚正常的奔流,這樣,你才不用花更多的時間,去消化被強迫忍受的悲傷與苦痛。

我養育著兩個兒子,我從來不會要他們不准哭,當他們心情不好,傷心、難過時,我會讓他們盡量地把情緒發洩出來,想哭就哭,其他人不能笑他的行為,或是說任何的風涼話,要讓當事人好好的感受情緒,接受情緒,然後消化與轉化情緒。傳統的華人社會,習慣讓男性壓抑情緒,其實這不但不人性,還有著扭曲人對情緒的觀感,一個人,如果沒辦法好好的處理情緒,與情緒和平共處,這樣是不健康的狀態。如果社會上有一半的人常常處於情緒不健康的狀態,這個社會也等同於是一個不健康的社會,這樣對大家都不好。

希望,大家可以正視自己的情緒問題,讓情緒來,讓情緒走,讓情緒流動,不要因為壓抑,而害了自己生病,這得,並不償失。


(圖:2006.11.父親在大姊家一同幫長子慶祝二歲生日)


(圖:2017.7.12.全家跟公公搭郵輪至長崎.享受健康生活的美好)
 

Photo:Francisco Osorio,CC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