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路漫漫,但出路只有一條

你哭完了,擦乾你眼淚的只能是自己。而面前的這條河,你終究還是要自己去蹚。沒人知道你下一步是高是低。

經常有一些才畢業或者即將畢業的青年給我寫信,內容大多很相似,我歸納了一下,大致如下:

純迷茫型的,這類人要克服的是情緒問題,大部分迷茫來自對未來的擔憂、害怕,甚至是恐懼。很多人在來信的字裡行間夾雜著不自信,甚至常常會說,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幹什麼,我會什麼,什麼地方會需要我呢?這種面對社會的膽怯多數來自四年的象牙塔享受,缺少對社會的接觸,因為未知,所以才覺得害怕。

一旦不得不走出去,焦躁的情緒就會適當地減少,當然,不排除還是會有人上了幾天班之後憂心忡忡地想,難道我一輩子就這樣度過了?凡事如果套用上「一輩子」的這種句型,你就知道這份工作他可能做不長了。

我給這類朋友的回信大部分是揭穿事實,剔除情緒,鼓勵他們走出去試試看,有些事沒試過,你怎麼知道不行呢?這些徘徊在河邊的小馬,總要憑藉自己的意志踏出人生的第一步,幸運的是水很涼,心裡卻踏實了,覺得社會這條河原來沒那麼可怕。不幸的是也許第一步扭傷了腳,甚至有的連續跌跤,又濕漉漉地跑回岸上。人們受挫之後會撒嬌叫苦,這是常態。這時候安慰其實起不了任何作用,所以,一部分這樣的來信我都不回,因為無論多麼溫暖的話語都抵不過時間的安撫。

你哭完了,擦乾你眼淚的只能是自己。而面前的這條河,你終究還是要自己去蹚。沒人知道你下一步是高是低。

我這個大叔能做的也只是用自己這不長的人生故事,給你看看過去我摔跤造成的傷疤而已,但說一千個道理,都不如你邁出去一步。

勇氣這東西,從來都不是別人所能賦予你的,你只能在內心裡為自己加油。

還有一類人自認為自己是「選擇恐懼症」類型,來信的內容大概都是,A和B如何選─考研究所和找工作,如何選?回家鄉還是留在大城市,如何選?錢多但不喜歡和喜歡但錢少的工作,如何選?

這種難下判斷、經常把自己逼到兩難位置的人,多數和我一樣,性格很拖泥帶水。其實說白了,不是不知道怎麼選,而是怕選錯,所以就給自己弄了很多事,看著好像選擇挺多,沒事瞎煩惱,但你只要從自身的原點出發,就會發現很多事都擺在檯面上,清清楚楚。

今天有位朋友寫信問我,工作了一段時間,目前薪水不錯,但是做得十分煩躁,自己大學的時候業餘喜歡設計,但是沒正式學過,也完全沒經驗,如果去做設計,估計只能從最底層開始做起,工資又接受不了,這兩難的境地讓她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這個妹妹覺得自己是兩條路不知道選什麼,我卻覺得她已經很實在地選了,只是自己嘴上不肯承認而已。因為從頭到尾她其實最在意的還是「工資」,待遇不好她不幹。

但是,既想老闆給她開高工資,又讓她去積累經驗,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那麼說白了,設計不可能是妳的主業,頂多算是妳的加分項,它最多是一個錦上添花的愛好,妳又有什麼可苦惱的呢?

也許有的人會和這個妹妹一樣苦惱,而且會說:「因為我苦惱的點在於我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去有系統地學習一下設計啊!」

學習這種事靠的是下定決心,你的決心有多大,你的行為就會有多堅定。

你怕花錢,又擔心收入,這種舒舒服服就能學習的好事怎麼可能落到你頭上呢?所以我才說,很多人看似所謂的有很多選擇,其實不過是沒分清楚自己的主業和愛好而已。

愛好不是不可以變成主業,但是需要投入,需要理性地看待,甚至是系統性地籌畫。比如,你說你喜歡設計,玩玩PS、用個美圖秀秀就叫設計了嗎?你自己對什麼設計最擅長呢?海報、廣告,還是網路裡的各種美圖?設計需要素材和模仿,你為此有針對性地做過資料收集和整理嗎?你嘗試過自己為自己命題做一些「作品」嗎?比如,給某個你喜歡的電影設計一款海報,或者給你喜歡的品牌設計一些網路廣告。

你只有帶著你的愛好系統性地進入這樣的實操練習,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可以依靠這個愛好討得一碗飯吃,也許測試完你才發現,你所謂的設計水平連玩票都算不上。

退一步來說,即便你真的需要去設計公司嘗試面試,也要有一些自己的設計作品吧?那麼這些自我命題其實就是嘗試自學並進行系統性整理思路的一個過程,沒有這些命題的練習和作品的積累,你就空口說「我覺得我設計水平還不錯」,你是哪裡來的自信呢?

所以每次我遇到這種迷茫一派,多數都是耳光啪啪作響,毫不留情。

有時候我總愛說,每個人的迷茫都只是一個必經的過程,你不能跨越,或許可以縮短,但這需要你從情緒到思路的自我調節,旁人只能當作一個陪伴的對象而已。

很多年輕人愛問我關於選擇的問題,總覺得川叔作為一個過來人,一定會有自己獨到的看法和見解。當你覺得你是在黑暗中摸索,眼前無路的時候,其實不用害怕,因為你只要記得,路其實就在腳下,只要你向前走,不停下,就會等到天光放亮的時候。

當你覺得前面岔路很多,似乎難以取捨的時候,先不要急著讓別人幫你出主意,或者是求神問卦,而是要好好穩定一下自己,嘗試著獨立思考一下,問問自己的內心:我喜歡什麼?我最想做的又是什麼?而眼下我可以做的、我能做得到的是什麼?很多時候,答案自然就浮出水面了。

有時候,我們為什麼內心糾結?是因為大多數時候你心裡喜歡的那件事,恰恰是你最不敢付出以及冒風險的事。就好像我覺得我從小學時代就很喜歡畫漫畫,甚至一度希望成為一個漫畫家,但是我畢業來北京之後,第一次轉行依舊沒去做一個漫畫家,甚至是漫畫助理。

為什麼?是因為那時候漫畫市場不景氣嗎?不,其實是因為我一直不樂意承認自己漫畫的基本功很差,但是不得不承認,我所謂的愛漫畫、喜歡漫畫,其實更多的是喜歡看,而不是畫。

最後我選擇去做動漫雜誌的一名編輯,依靠文字養活自己,而不是靠畫漫畫。我的情緒上有很多糾結,不想自己的工作偏離愛好太遠,其實我下意識做出的選擇讓我始終處於一個最安全的位置。

你看,這就是你最直接的選擇。

當你情緒上還在糾結的時候,其實潛意識已經幫你做出了最好的選擇。如果你不想安於現狀,那就嘗試著讓自己向自己嚮往的那部分去做更多的努力,從而獲得更大的安全感。

沒人敢真的沒有一絲把握就「孤注一擲」,即便真的是孤注一擲,你手裡好歹都有一個賭注,那麼那枚籌碼是什麼?它能讓你堅持多久?能讓你付出什麼代價?這些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取捨,是每一個人遲早都會面對的事情,我們總要學會為自己的選擇找到一個最恰當的平衡點。也許我們每天會想很多,苦惱很多,也許我們有時候迷茫,有時候恐懼,但最終的出路只有一條。

無論你糾結也好,難過也好,最終你都需要去做這個決定─屬於你人生的、屬於你自己的決定。

這是你的人生,你隨時都有權更改。但決定之後的猶豫、抵觸,甚至是不適應,如果你覺得無法平衡,川叔樂意做你最忠實的樹洞,聽你說說。

有些話你我都明白,你只是說說而已,而日子還是會按照原本的軌跡繼續。

有些夢想,你越說也許就會越充滿勇氣,當有一天你可以為此承擔的時候,你就會有力氣和決心去做更改和修正。

我們總要走一條路,不論它是曲折的還是筆直的,不論它有多少路口和轉彎,決定權始終都在你手裡。

你害怕也好,孤獨也罷,都要邁開雙腳,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每一步,都迎向長大。

 

摘自 小川叔《你的努力就差一點堅持》/高寶書版


 

Photo:Philippe Pu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