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將邁入超高齡化社會,「生老病死」這堂課我們一定要教給孩子

雖然母親有老人失智的問題,但我們一起面對,只要母親多記些快樂的事,多回想起快樂的事,她記不記得我,其實也沒有那麼重要。

花開花落、生老病死,雖然都是人生的風景,人生會經歷的一些過程,但是當你短暫的經歷過初生之喜悅後,在面對後來漫長卻無奈的老病死時,那份糾結與難受,真的是一個嚴峻又殘酷的考驗。

 

母親年輕時充滿活力,與孫子們建立深厚感情

我的母親,年輕時充滿活力,臉上總是掛著喜悅快樂的笑容,所以在朋友們之間,有一個可愛的小名,叫做「愛笑」,因著愛笑,母親總是看起來比同年齡的人年輕許多。母親疼孩子們,也疼孫子們,不管是內孫還是外孫,母親總是一視同仁。

我的兩個兒子陸續誕生時,在家族的孫字輩排行,哥哥是第七,弟弟第八。

起初,在2004年11月哥哥誕生時,我住在媽媽家坐月子,因為之前安胎,已預請了一周產假,所以產後四十九天就回到辦公室工作。第一天上班,就忙到八點半,連警衛都嚇了一跳的問我,不是剛回來,怎麼那麼多的事要做?

工作幾天後,到了十二月底,母親問我:「妳可不可以不要工作了?自己回家帶孩子?」看著母親疲憊的雙眼透露出的懇求與無奈,我盤算著是該重新規劃一下人生的選擇。

那時,辦公室的人力吃緊,提出辭呈,幾經慰留,但是一方面母親的身體實在吃不消白天育嬰的辛苦,另一方面,我自己也無法兼顧白天工作,晚上育兒的疲憊與勞頓。幾經周折,在2005年的3月4日,我回歸家庭,成為全職的媽媽。

因為那時住在桃園,媽媽住在內壢,每周四晚上先生又會去竹東打羽球到很晚才回家,所以在週四先生要去新竹上班時,他會順便先送我們母子回內壢媽媽家小住,到周六放假時,再接我們回去,就這樣,長子小時候有很多和外婆相處的經驗與回憶。

因為不忍看著先生每天桃園新竹兩地奔波開車的辛苦工作,在2006年的4月底,我們在竹北租了一間小套房,同年底訂購了現在的房子。那時懷著弟弟的我,又因為子宮早期收縮,必須躺著安胎,我接受著婆家或娘家的照顧,輪流著住在北投或是內壢。

2007年1月弟弟誕生。我住在媽媽家坐月子。2007年7月搬到現在的家。

兩個兒子,從小都受著外婆的疼惜和關愛,所以他們和外婆感情融洽,很喜歡外婆,小時候弟弟還問我:「媽媽,為什麼我們常常回去北投奶奶家﹖卻沒有常常回去內壢外婆家?」我說:「因為外婆常常來我們家玩啊!」

那時,媽媽身體好,常常來我們家小住,共享三代的天倫之樂。三年前,媽媽因為胸痛就醫,原來是肋骨骨折造成胸痛,卻也意外發現糖尿病,但媽媽不接受西醫治療。在我苦口婆心的勸說下,來竹北看中醫,治療期間,換了三位中醫師,大概一年的時間過去,媽媽連中藥也不想再吃。

 

孩子們陪伴著自己面對母親的老化

老化,是一條不會回頭的無情路,一但老化開始啟動,那速度竟然快過嬰幼兒成長的速度許多,不過三年的時間,媽媽以前看起來比同年齡人年輕的優勢,都因為生病迅速地老化下去,一發不可收拾。

七月二十九日,要把媽媽從加護病房換到一般病房時,媽媽說她不要換來換去的,我說:「媽媽,因為您的狀況穩定了,才可以換到一般病房,在一般病房,大家隨時都可以來看您,現在,翔祺、小亨、小勳,都在外面等著想看您,但是在加護病房,有人數和時間限制,所以我們換去一般病房,好不好﹖」媽媽終於同意了。

因為媽媽的頭腦,被糖尿病造成病變與損傷,她已經有老人失智症的現象,很多事會交錯混亂在一起,只能耐著性子,慢慢地跟她一再說明。

那天媽媽的思緒穿越時空而錯亂,說話總是跳來跳去,其實我既無奈又傷感,好幾次對話想融入媽媽當下的情境,但就是走不進去媽媽封鎖著的自我記憶,讓我愈想探詢卻愈感失落與無力,長子在旁邊聽著、看著,也有一些意見,因為有颱風要來,我們也不敢待到太晚。

回程在車上,長子突然說:「媽媽,外婆有時候是聽不清楚您說的話,就自己產生了聯想,比方說您跟護士說到吃藥,外婆想成鑰匙,才會說現在她要拿鑰匙啊!您不要太擔心啦!」

我是因為擔心,因為兩地奔波的勞累與壓力,造成了生理期又提前來,心臟又開始不舒服,前一天九點半預約了看中醫,中醫說我壓力太大、太累,心臟才會又不舒服,醫師先幫我拔罐。

當護理師開始在我的背上進行拔罐時,那皮膚被吸拉的強大痛楚,差點讓我忍不住,但也因為那劇烈的痛,暫時讓我轉移了因為快速心悸的痛苦造成的胸悶之感,十個圓形的拔罐印子,全部都是深紫紅色,孩子和我自己都嚇了一跳,但是我的心臟還是很不舒服,只好吃心臟科的藥來緩解。

那天夜裡,翻來覆去的實在睡不著覺,我問孩子們:「你們今天看到外婆有甚麼感覺?」長子幽幽的說:「我有嚇一跳,外婆的腿怎麼變得那麼細,那麼瘦,跟以前不太一樣,有時候他還叫我小勳,把我跟弟弟搞混了!」是啊!媽媽現在常常會有錯亂的反應,弟弟也說:「對啊!外婆變得好瘦,和以前好像不太一樣,有時說的話也好奇怪。」

我說:「因為外婆的腦子,被泡在糖水裡泡壞了,產生病變,現在有老人失智症,媽媽之前問過你們,如果有一天,媽媽因為老了、病了,而忘了你們是誰時,你們要怎麼辦?那時你們都說,會一直跟媽媽說你們是誰,讓媽媽想起你們!」兩個兒子都說:「對啊!」我說:「對啊!今天醫生也說,就是要多跟失智的老人聊聊天、說說話,刺激他們去想、去思考。」

長子說:「媽媽您都說您很聰明,您那麼聰明,您放心,您以後不會老人失智的!」

在聊天中,因為超過十一點,弟弟不知不覺地睡著,我幾次要哥哥睡覺了,他都說睡不著,但我明白,他是想安撫我的情緒,他一直要我說,要我發洩,這是長子特有的溫柔,雖然他的個性很強勢,平常得理不饒人,但是在這種媽媽陷入情緒困頓中,他會顧及對方的感受,他想分擔我的心事與壓力,所以一直陪著我說話聊天。

漫漫長夜,我們母子就這樣聊著天,長子溫柔的陪伴與對話,確實讓我不安又浮躁的心,得到了療癒般的安慰與紓解,不致帶著沉重的壓力與擔心,而影響夢境。

 

只要可以生活得自在快樂,記不記得其實沒有那麼重要

曾幾何時,孩子們全心全意地接受著我的照顧與教養,我只能義無反顧的付出再付出,也不過十幾年的功夫,我就可以在他們的陪伴與安慰中,得到心靈的療癒與抒發,開始享受與接受著他們對生活人事物的看法與見解。

親子之情,是人間最美妙的投資與儲蓄,現在,我是母親生存下去的力量;現在,孩子也是我生存下去的力量。雖然母親有老人失智的問題,但我們一起面對,只要母親多記些快樂的事,多回想起快樂的事,她記不記得我,其實也沒有那麼重要,只要母親可以生活得更自在快樂,我願意全力以赴的幫她達成與完成。

要珍惜跟家人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多多善待彼此,體貼彼此的心意與想法。人生苦短,現在雖然壽命不停的一再延長,但很多老人深受病痛與老化的折磨,所以,一定要有健康的心靈搭配健康的身體,每天都要把生活中的不如意與不開心消化掉,很多疾病,都是心念卡關走不出而造成的。讓孩子從小就可以有適當的情緒抒發,懂得表達與分享自己的內心世界與想法,真的很重要,這樣在漫漫人生路上,才比較有轉念的能量,不會被困境或困難所囿限住。人生,是一路披荊斬棘才能前進的挑戰之路,每天,都認真又努力的讓孩子蓄積更多的能量吧!

(圖:2010媽媽過生日帶媽媽去南庄玩,遇上大波斯花田)

(圖:2017初二回娘家在內壢海豐餐廳聚餐)

Photo:Philippe Pu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