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如何改變我們的大腦

好的睡眠是睡眠系統、清醒系統和生理時鐘三者協調運作的結果。

睡眠與排毒

睡眠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只是被干擾了,才會出現失眠。有很多失眠的患者,他們通常都是最認真負責、最在乎自己表現的一群人,很努力地要去找出躲藏的睡眠。

好的睡眠是睡眠系統、清醒系統和生理時鐘三者協調運作的結果。

失眠的第一個原因可能就是睡眠驅動力不足。睡眠系統對每個人來說基本上是恆定的,就像每個人有自己的食量一樣,因此白天睡得太多,晚上自然就不好入睡,叫做驅動力不夠;另外,白天活動太少,也會影響睡眠的驅動力,只有一定程度的勞累,才需要睡眠進行修復。

第二個原因就是生理時鐘失調。日光燈、電腦、手機這些藍光也可能影響我們的生理時鐘,所以晚上八點後不要再接觸這些光線刺激,會有助於我們的睡眠。

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清醒系統。遠古時候,為了防止夜間被動物掠食,所以一旦偵測到危險的信號,就不敢入睡,否則這個物種就可能滅亡了。現代人雖然沒有了生存的危機,但是過度的焦慮和緊張,哪怕只是擔心睡不著覺,不管什麼壓力,大腦只要偵測到壓力,就會啟動這個清醒系統,干擾睡眠。

 

失眠的3P模式

科學家提出了失眠的3P模式,分別是失眠的前置因素、(Predisposing factor),誘發因素(Precipitating factor)和持續因素(Perpetuating factor)。

前置因素決定了我們是否是容易有失眠問題的人,但不見得會造成長期的失眠,這點應該和遺傳有一定的關係,睡眠混亂和失眠也有家族傾向性。

性別也有一定的關係,與男性相比,在女性患者中,失眠是更常見的主訴,首次發病經常與孩子的出生或停經期有關。還有擁有「過敏的大腦」的人,有著比一般人更加恐慌的大腦,因此是特別有失眠體質的一群人。

誘發因素,就是是家裡突然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或者是出國、出差、上夜班,這些都是誘發因素。這些誘發因素人人都會遇到,但是有失眠體質的人,遇到就容易誘發失眠;而沒有失眠體質的人,雖然經常上夜班、時差顛倒,但還是很容易倒頭就睡。我們可以把它叫做「事件性失眠」,當事件過去了,大部分人的失眠現象也就逐漸消失了。

 

過敏的大腦引起失眠

在容易失眠的易感體質和慢性失眠的個體中,過敏的大腦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失眠的時候,大腦的「核廢料」不能排除乾淨,於是就累積在大腦裡,這些對大腦來說是一些異物,積累多了,就會對這些「核廢料」產生炎症反應,波及到不同的腦區,產生不同的症狀。

如果波及到情緒系統,就可能產生一個「恐慌的大腦」。而恐慌的大腦因為做了太多工作,又會產生過多的蛋白廢料,大腦的炎症反應會更加嚴重。大腦會變得更加恐慌,睡眠的清醒系統會更加靈敏,因此難以入睡。恐慌的大腦和失眠的大腦可能都是由過敏的大腦引起,但是又互相影響,惡性循環下去。

 

食物如何改變你的大腦:吃進去的東西如何引起大腦過敏?

簡單地說,我們差不多是由三根管帶衍生而來,第一根管帶就是血管系統,中間打個結就是心臟;第二根管帶和脊背平行,是神經系統,管的一頭膨脹就形成了大腦;第三根管帶由上而下,縱向貫穿整個身體,這就是原始腸管。長久以來,其他兩根管帶的代表作,心臟和大腦,因為它們有重要的功能和非凡的才華飽受美譽;對於腸子,大家都覺得只是打個嗝、放個屁、安置一下便便而已,這真是大大低估了腸道的作用。

 

腸道是人體的「第二大腦」

腸道配備了各式各樣的化學資訊元素,還擁有很多身體其他部位沒有的特殊神經,所以腸道的神經網路系統也被稱為「腸腦」或者「第二大腦」。

有句話說,你吃什麼決定了你是怎樣的人;其實不僅僅是你吃下去的東西,你的腸子對什麼敏感、能吸收什麼,也決定了你是怎樣的人,有著怎樣的生活品質。

 

腸道和大腦之間有直達專線

腸道的資訊多會到達島葉、邊緣系統、前額葉、杏仁核、海馬體或者前扣帶皮層,這些區域分別負責自我感知、感情處理、道德感、恐懼感、記憶的區域。當然這不代表我們的道德感是由腸道決定,但是腸道確實會產生一些影響。

「迷走神經」(第十對腦神經)是連接腸道和大腦的高速直達通道,它穿過橫膈膜,從肺和心臟間穿過,緊貼著食道向上,穿過喉嚨直抵大腦。用不同的頻率去刺激迷走神經,可以讓實驗動物產生不同的感受,可以是舒適,也可以是恐懼。如果大腦是中央指揮部,腸道就像是地方的外派專員和民間臥底,而且是絕對的親信,將各種資訊傳遞給在皇宮裡的大腦,而迷走神經就是它們之間的直接聯繫通道。腸道就像是大腦的一個後臺系統,感知著身體的內部世界。


如果腸道出了問題無形之中會導致我們情緒低落,而一個健康營養充足的腸道則會悄悄改善我們的情緒。

當情緒感到緊張焦慮、恐懼的時候,大腦就會向血液裡注入額外的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因子,不僅大腦能夠釋放,胃腸道細胞釋放的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因子也和大腦相同,腸道也會感受到壓力和威脅,於是胃腸細胞感覺到大事不好,還是吐吧。

這也是為什麼偏頭痛發作時,噁心嘔吐症狀如此顯著。其實是因為腸子也感受到了大腦所承受的壓力,而想減少胃腸的工作量,節約能量來助大腦一臂之力,渡過難關。

這也提供了一個治療「過敏的大腦」的思路,就是如果我們不能找到作用於過敏的大腦的藥物,可以積極地改善腸道的狀況,畢竟藥物進入腸道吸收比通過血腦屏障進入大腦要容易得多,副作用也少得多。

 

摘自 賴仁淙《過敏的大腦》/平安文化

 


Photo:Stacey Rozel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