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才是最大的難題

孩子忘了笑容,因為他們仰望的父母,很會加班,但不太會笑。

第一口菸,讓苦,更苦

我的第一根香菸,是在母親車禍病危住院時抽的。那時,父親在醫院照顧情況不明仍危急的母親,妹妹去姑姑家住,我一個人獨自在家中,每天自己騎著腳踏車去南一中上下課。我看著窗外的安平古堡,心中苦惱憂愁,我無心即將來到的大學聯考,我害怕難過,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想到人們憂煩時,好像都會點上一根香菸。於是,我跑去雜貨店,買了包菸。看著窗外翠綠金黃,陽光燦爛,卻與我無關,就在我眼前,但我卻看不見,看不見任何希望。我要點菸,卻又發現自己並沒有打火機,煩上加煩。終於,想起,翻找某個抽屜裡停電備用的蠟燭旁,有盒火柴。

我劃開火柴,辛辣味傳來,燙,點上菸,猛吸,大嗆,痛哭。

並且,愁煩依舊。或者,加劇。

抽菸對我的幫助是場誤會,是個錯誤,而且沒有美麗。

 

那具體且集體的苦悶

我後來戒菸了,因為沒用,對我的煩惱沒用,深呼吸,喝口水還比較有用。

運動和閱讀,還比較有用。但我太晚知道了。

現在的我,望著現在的大學生,只望見他們的苦悶。他們不像我讀大學時的無憂由你玩四年,他們苦惱的模樣,我覺得在哪裡見過,卻又有點想不起來。上了幾個月的課後,我終於想起,那些一個個苦澀臉龐,是二十幾年前為了母親安危擔憂的自己。

他們的苦惱不是因為眼前的痛苦,他們是意識到自己將要成為領二十二K的上班族,他們恐懼、他們茫然,還有,他們看見自己的父母不快樂。

做為父母輩的我們那麼害怕「沒錢會死」,讓我們集體地失去對快樂的想像力,我們匱乏、我們假裝貪婪、我們假裝努力、我們甚至假裝賺到錢,而我們唯一真的賺到的,只有苦惱。

他們意識到,如果連他們視為榜樣的父母,都不知道得到快樂的方法,而資源更加短絀的他們,有什麼機會快樂呢?他們該怎麼辦呢?他們被迫試著去世界裡尋求救贖,而找到的,可能比我當年學抽菸的誤會,還大。

 

面對問題,可能是答案的開始

過去,我一直以為毒品是壞人喜歡的東西。後來,才知道,它是很多可憐人不小心碰上卻又擺脫不了的夢驗業魘。他們一開始只想擺脫眼前的不如意,沒想到,卻讓自己陷入更糟的情境裡。然後接著更有極大的可能,讓自己在別人的生命裡創造可怕情境。

而那不是別人家的事,你以為你在家顧好你的孩子就好。做為父母的我們重視各種教養理論,努力學習,但是,任何人在染上毒品後,所有的教養基礎恐怕都會崩盤。那我們那麼用心鑽研、字句必較,卻不顧這社會的毒品問題,不是很怪嗎?

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一如我面對到的其他重大問題,我其實沒有答案。

但我傾向我們可以試著來面對問題、理解問題,也許就會有夠棒的人想到好點想到串連資源的方法,然後我們有點機會。

 

台灣沒有經濟問題,只有心理問題

我們的孩子因為不快樂,需要同儕團體、需要認同感,因為這些在家庭、在課堂上不一定能得到,於是可能在校園外遇上幫派。在那裡他們獲得了成長過程需要的夥伴,他們有了被注視的機會,他們甚至可能覺得有人願意關心他們,甚至因此接觸到確實會帶給他們短暫快樂的毒品。

說他們不會想,但他們說不定其實都有在想,他們想要快樂,只是得到的是虛空的快樂。

我們這些大人們也沒好到哪去,只關心GDP成長率如何,我們只擔心經濟沒有被拼起來,事實是,經過好多年的拼搏,我們只有拼掉快樂、拼掉健康,甚至拼出了因為不快樂而帶來的藥物成癮問題。

我們擴大了貧富差距,我們讓年輕人失了盼望,讓孩子忘了笑容,因為他們仰望的父母,很會加班,但不太會笑。

說不定,我們都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如果孩子遇到毒品?

我想不出方法,因為毒品就是藥,藥是有藥效的。我不會騙願願你說,吃藥沒有效果,但,我會想讓你知道,如果是要追求快樂,還有很多其他方法,其他風險和付出成本較低的方法。還有,我也會全力支持你、盡量陪你、讓你快樂。

也許,我們永遠無法得到經濟上的充分滿足,因為總是會看到別人數千倍於你的財富。
也許,我們不是沒有,我們只是看不到自己有的。
也許,習慣追求的人們,搞到後來變追殺,追殺別人,有時追殺的對象,成了自己。
也許,台灣不是有經濟問題,而是有心理問題,無法處理自己獨力獲得快樂的問題。也許,台灣就算有經濟問題,也不一定要靠經濟手段解決。

最重要的是,我想跟願願你說,當你不快樂的時候,你可以跟我說,我們可以一起去想辦法找到快樂。

就算一下子沒找到,至少我們一家人是在一起的,沒有什麼是你不能跟我說的,我們可以一起討論、一起試看看,這樣好嗎?

因為快樂才是真正的目的地,也是真正的難題。

 

導演爸爸的亂亂想

‧ 討論什麼讓你們快樂。
‧ 討論如何頻繁且合理讓它發生。

 

摘自 盧建彰Kurt《世界不會變好, 但你可以》/三采文化

 

 

Photo:Sim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