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平衡是現在很多孩子的通病,影響他們每天的生活

如果我們的孩子花太多時間坐在書桌前,沒有生活在真實世界的足夠經驗,長大之後就不會知道怎麼在工作和生活之間找到平衡。
  • 書摘
  • 2017-07-13
  • 瀏覽數3,830

如果我們的孩子有太長的時間受到保護,就不會知道怎麼保護自己;如果我們的孩子花太多時間坐在書桌前,沒有生活在真實世界的足夠經驗,長大之後就不會知道怎麼在工作和生活之間找到平衡;如果我們的孩子花太多時間讀書或練習,沒有足夠的休息或放鬆,就會很難不要那麼緊繃;如果我們的孩子只會聽命行事,沒有時間靠自己解決問題,就會難以面對和應付自己的問題。一個在失衡狀態下成長的孩子根本不會知道平衡為何物。

 

虎式教養的負面效果

十六歲的桑傑在追求至高榮譽、參加各種志工活動和準備大學入學考試之間不斷奔波。他來見我的時候心煩意亂又無地自容,因為大家都覺得他「很堅強」,他卻需要看醫生。我發現他在萌生自殺想法之前的三個月每天只睡五小時。他和父母都知道睡眠很重要,但他就是沒辦法在白天把所有事情做完。他的雙親很慈愛也很擔憂,但沒有引導他減少活動帶來的負擔,而是輪流熬夜陪兒子,幫他泡咖啡,任他讀書讀到睡著。他們甚至在他的成績開始變差之後,請了一個昂貴的家教幫他溫習晚上的功課。

桑傑並不需要家教來讓成績進步,他本身就很聰明,只是需要一點幫助。但他陷入了惡性循環,把每一個「領先」的機會看得太重,導致愈來愈晚睡,失去清晰的腦袋,成績也每況愈下。他覺得自己要發狂了,最後會被送進精神病院,我也同意如果他再不好好睡覺,可能就是這個下場。

他不相信這麼簡單的動作能解決問題,他一向把睡眠時間挪來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我向桑傑說明,睡眠不足幾乎就跟長期抽煙一樣有害健康,他便答應我會多睡一點。過了僅僅四天,他注意到他的心情、活力、注意力和精神集中皆明顯改善。過了兩星期後,他已經恢復正常,一再感謝我救了他一命,而我所做的只是建議他多睡一點。我想補充的是,這種建議是任何具備基本直覺的人都想得到的,根本不需要任何醫學背景!

 

老虎家長讓自己的孩子忙到「不見天日」

根據報導指出,在主要東亞國家像是中國、南韓、日本和台灣,約百分之九十的兒童從小就有近視。相較之下,北美的亞裔年輕人只有百分之十至二十的比例,顯然近視的高發生率並非受到遺傳因素影響。

研究員認為原因是讀太多書和花太少時間待在自然陽光底下所造成的用眼過度。小兒科醫師也看到佝僂病在東方和西方國家重出江湖,並認為原因是缺乏維生素D,它需要身體曬太陽才製造得出來。(我猜打電動也是一大原因。)如果我們的孩子總是待在室內讀書或打電動,就永遠沒有時間享受戶外樂趣。沒有呼吸新鮮空氣也不曬太陽會帶來嚴重後果。

如果你待在室內一整天,筋骨不怎麼活動,很有可能體重就會增加。兒童肥胖自一九八○年代以來已成長至三倍之多,而且沒有趨緩跡象。兒童糖尿病也有增高趨勢,令人不禁懷疑「忙碌程度」增加、吃速食以及奔波於不同活動之間在車上吃晚餐的情形是導致糖尿病和肥胖症的部分原因。

不管你的看法如何,孩子都正在受到傷害。

 

虎子無法在真實世界裡競爭

許多父母和青年現在比較喜歡從事個人運動和音樂,不願參加團隊運動、樂團或委員會,主要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要「贏」比較容易。曾有家長告訴我,游泳、高爾夫球或單獨演奏一項樂器不用在團體裡去配合別人,比較能控制結果。一名在商學院前途看好的學生跟我說,她系上的同學都避開分組報告,因為他們比較不能控制分數。

試想一下:有多少行業的運作是不需要團隊合作的?

這種短視近利的狹隘觀念只著重立即表現,會嚴重損害一個人長期下來的實力。社交技巧與社會聯繫不足不僅有損就業前景,也會妨礙一個人在各方面獲得成功。人類是社交的動物,社交技巧和社會聯繫就跟睡眠一樣,是維持健康之所需。

 

身體傷害

在運動和體育方面被逼得太緊、操得太凶的孩子會受傷。急診室醫生看到愈來愈多孩子受到過度使用和運動相關傷害。同一批醫師也會告訴你,愈來愈多父母不聽從醫生建議,沒讓受傷的孩子休息或暫停運動。

這些傷害很嚴重,如果不讓受傷的孩子好好休息再回到他們被逼迫的運動場上,後果不堪設想。我看過扭傷腳踝的芭蕾舞者回到舞蹈教室;得了滑囊炎的網球員回到網球場上;閃到腰的划船員回到水上;以及膝蓋疼痛的溜冰選手回到冰上。

如果一個孩子在經歷腦震盪之後不久又從事運動,常見的狀況是家長內心的老虎在作祟,使他們將受傷的孩子逼向危險邊緣,或是默許別人這麼做。不管你的孩子是「真的想要」在康復之前回到場上,或是你「感受到」來自隊伍或教練的壓力,在我看來都不合理。

我們可是家長。如果連我們都不把孩子的健康放在第一位,還有誰做得到?

 

人格缺失

作弊和其他不道德的行為日漸猖獗,已經變得愈來愈常見。在競爭最激烈的運動中,孩子常常有不管怎樣都要奪第一的壓力。年輕運動員會「幹掉」敵隊最強選手,即使這麼做可能導致嚴重傷害。

媒體幾乎每天都會報導專業運動員的作弊醜聞,但我可以第一手告訴你,高中和大學運動員通常更容易作弊和使用禁藥,因為較為鬆散的管制可以讓作弊神不知鬼不覺。我常常懷疑這些專制的運動父母,對孩子的一舉手一投足都緊迫盯人,怎麼可能是最後一個知情的人。

我不是說所有家長都鼓勵這種行為,但拒絕承認的影響很大。

最近我和一名擁有三十年老經驗的教師安妮聊天,她透露教育者現在不能給學生太低的分數,更別說約束他們不要作弊,特別是在遇到老虎父母的時候。安妮告訴我,一名學生馬可的父母責怪她揭穿他考試作弊並當掉他。

她認為和馬可的雙親討論這件事是個好機會,在不造成「致命傷」的情況下讓他暸解到自己犯下的錯誤會導致什麼後果(他當時唸九年級,那次考試成績並不影響獎學金或大學入學)。可是他的父母很擔心他的名聲,以及反映在成績單上的影響,因此他們提出抱怨,要求把整件事壓下來。在壓力之下的老師和學校只好同意保留考試分數但將比重調低,馬可的成績便不會真正受到影響。更重要的是,所有跟作弊有關的痕跡全被清除得一乾二淨。

馬可從這次事件當中感受到的壓力微乎其微;他的父母替他承擔了所有焦慮、壓力和替他擦屁股的成本。

更有趣的是,馬可坦承考試作弊而且還怪他的老師「大驚小怪」,讓他的父母覺得他「受盡委屈」。這個例子顯示出虎式教養不顧一切只想贏和保護的心態可能導致價值觀崩潰,像是尊重、責任和道德都將蕩然無存。

就連當義工都可以和作弊沾上邊。許多年輕人當義工只是為了更容易申請上大學,最糟糕的是,這些為了得到利益才去做義工的人,無法體會真心對社區付出貢獻的幸福感。

【學習成為「海豚父母」】

 

摘自 席米‧康《哈佛媽媽的海豚教養法》/采實文化

 

 

Photo:Kelly Sikkem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