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意中:別讓過動兒一個人

「每人一生中,總會遇上一位值得你惦掛著的好老師!」我知道,對於過動兒來說,那位老師就是你。

在演講中,我常常說過動兒在人際關係上,其實他不太去挑選小朋友。其實,當中原因,很是心酸。因為,如果再挑,那麽這些孩子就沒有朋友了。

不像亞斯伯格症的孩子,對於人際互動的需求或許相對過動兒來說少了一些。亞斯伯格症的孩子多少也比較容易往內在尋求一個人的獨處。但還是必須要強調,對於亞斯伯格症孩子仍然會希望能夠有人際互動。但如果互動會給自己帶來災難,那麼亞斯伯格症孩子寧可選擇一個人。

但自己一個人,對過動兒來說,總是難熬,畢竟強烈的人際互動需求沒有被滿足。我常常在想:為什麼這些孩子在校園裡、在班級中,很容易陷入一個人的窘境。當然,老師您或許會說,誰叫他在教室裡話那麼多、動作那麼大、情緒那麼衝動。只要他自我控制能力再好一點,那麼同學自然而然就會來找他一起玩。

話這麼說,看似有理。但換個方式來想,如果今天這群孩子在自我控制上的切換能夠那麼的乾淨俐落。我想,今天注意力缺陷過動症這幾個字眼也不會跑到這些孩子身上。

 

老師小小的動作,就可以給學生大大的感動與滿足

我常常強調一件事:如果老師願意接納這群孩子,其實班上的小朋友自然而然就會散發出一股友善的氣氛。同樣的,如果老師在課堂上可以使用轉移的方式,取代在教室裡打地鼠,例如以指名道姓、提醒、叮嚀、指責、糾正孩子。或許,轉為以較為細膩的方式,來轉換孩子的活動量及衝動。這對於過動兒在原班來說,是可以維持一個相對比較好的情境。

否則,當一個孩子不斷地在教室裡,被老師叫「黑」了,叫「壞」了。說真的,這時,很容易讓其他的孩子強化對過動兒的負面刻板印象。而這種印象一貼上去,少則一學期,多則同班那兩年。

我想,在老師心裡,也感到相當的無奈。對於班上有過動兒,其實對老師的班級經營的確是一門很大的挑戰。

但有時,真的是舉手之勞。無論我們採取的是「公開版」例如直接請班上幾位小朋友,試著和這位孩子做朋友。另外,還有「隱藏版」,也就是說,在同儕的安排上,老師會很技巧性地選擇幾位特定的小朋友,時常和過動兒互動。

如果,我們願意的話,其實只要我們一個小小的動作,對這些孩子來說都是一股大大的窩心、感動與滿足。

 

成為一個孩子生命中,最值得遇見的人之一

請別再說,班上沒有小朋友願意和他們玩。面對這樣的一段話,有時我心裡面在想:「然後呢?」然後我們就狠心的看著這個孩子在班上就這樣子被疏離、被孤立、被邊緣化嗎?

我還是要強調,面對班上的人際關係,沒錯,孩子本身是需要不斷的調整自我控制、提升察言觀色能力,及發展出適當的社交技巧,以維護他在班上的友伴關係。

這一點,真的無庸置疑。這也是ADHD孩子,他在成長過程中必須要不時的精進自己的人際以及社交能力。

只是,如果我們願意扶他們一把。如果我們願意在孩子的人際關係上,輕輕的施點力。我想,這群ADHD孩子真的會由衷地在心裡面感謝。因為老師您了解他,以及細膩讓他在教室裡可以從容,而不尷尬。

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裡,有一段話:「每人一生中,總會遇上一位值得你惦掛著的好老師!」我知道,對於過動兒來說,那位老師就是你。

Photo:Marco Giumell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