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無法培養出道德心

想培養心中的道德本質,單單懲罰或說教是不夠的。不可欠缺的是愛的基礎。

我們生活在不安的環境中

「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說著這種話,犯下無差別大量殺人的青少年們,成績雖然不錯,卻不擅長人際關係。然後在某一個階段,他的學校生活、家庭生活或社會生活遭遇挫折。「不擅長人際關係」這件事情本身並不是什麼壞事。往外看,不擅人際關係的藝術家、電腦技術員,比比皆是,他們在社會上有一定的能力,朋友雖然不多,仍有幾位好友,身邊也有好的家人,過著幸福的日子。

但是,無差別大規模殺人者們,彷彿孩子般不斷地執著於親子關係,嘆息著沒有朋友,或感覺自己的人生比實際上更悲慘。他們憤恨社會,不能滿足於打破學校玻璃,所以在路上無差別殺人。

 

懲罰無法培養出道德心

你的心裡也有某些憤怒或憎恨吧?或許也有誘惑你去犯罪的種子。青春期、青年期時,你也曾經很不穩定吧。現在的孩子們也一樣。但大部分青少年不會犯罪。你呢?你為什麼沒犯罪?是因為不想要被警察抓?還是因為害怕刑罰?

根據調查,非行少年們也會做壞事,但是想逃避處罰,有時甚至因此犯下更嚴重的罪。奈良放火殺人事件的犯案少年說了謊之後,因為想要逃避父親的懲罰,所以放火把家燒了。

正確的想法是:不是因為會被懲罰,所以不做壞事,而是因為壞事就是壞事,做壞事是不可以的。的確,在幼兒時期,一定的強制力是必要的。對於想摸熱爐的孩子,家長會打一下他們的手吧,某些時候有必要用威脅或強制的方式阻止小孩子做壞事。

但總是用這種方式管教,無法培養孩子的道德心。使孩子恐懼或使用強制力管教,只會教出懂得逃避挨罵的孩子。在他們年紀還小的時期,有必要順勢逐漸減弱強制力。這麼一來,孩子就會把父母的憂心內化,想做壞事的時候,內心就會感到痛苦。

想培養心中的道德本質,單單懲罰或說教是不夠的。不可欠缺的是愛的基礎。孩子應該在被愛著的實際感受中,培養出好好對待自己的能力,要想著:因為是這樣珍貴的自己,所以不可以做壞事。如果感覺連父母都不愛自己、自己沒有價值,很難想像這樣的人會提醒自己不要做壞事,而要做個好人。

青少年們會失敗,也會不小心做壞事,但很重要的是:不要讓他們絕望。犯下凶惡犯罪的青少年們,都是被孤獨及絕望感壓垮的孩子。

做了壞事,就斥責他們做錯了,但不要總是以父母立場去逼迫孩子,想控制他們,要讓他們自發性地不去做壞事。讓孩子知道,不管是怎樣的大失敗,或是做了什麼壞事,父母絕對不會丟棄他們。

 

享樂原則與現實原則

人都想做快樂的事情、想照自己的想法過活,在傷心的時候想要有人安慰,這在心理學上稱為「享樂原則」;也會想著就算再怎麼辛苦也必須努力讀書、努力工作,這稱為「現實原則」。

就算一個人做了什麼壞事,有時候也有必要原諒他,給予慰藉。

在幼兒階段,有的孩子會有咬人的習慣。以大人的善惡判斷來說,當然這是一件壞事,不過幼兒並不瞭解。

當小孩子與其他小朋友發生衝突,絕望的情緒如暴風雨般席捲而來,在這樣的痛苦中咬了人。媽媽過來了。小孩子在這樣的痛苦中想著媽媽終於來了,但媽媽可能會嚴厲斥責孩子。一般來說,這當然是正確的行為。但是從小孩子的角度來看,他正在痛苦中,而終於來到身邊的媽媽卻嚴厲地斥責他,他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有必要教導小孩什麼是壞事,問題是該怎麼教?

在上述情況中,給小孩一個擁抱可能才是必要的。緊摟著他,讓他安心,然後冷靜地告訴他咬人是不對的。

 

先瞭解孩子的心情

我想說一件事,是從霸凌者的心理諮詢師那裡聽來的。注意,不是「被霸凌」者(受害者)的心理諮詢師,而是霸凌者的心理諮詢師。在這個心理諮詢師面前,自信滿滿的霸凌者來了,一開始就一副嘔氣、彆扭的樣子。對他來說,需要的是什麼呢?是處罰嗎?如果被斥責、說教就會反省,那可以說是心理問題還比較輕微的孩子吧。

這位心理諮詢師笑著問這個嘔氣的霸凌者:「欺負人,開心嗎?」

心裡想著心理諮詢師八成又是要說教了的霸凌者,微微愣了一下,然後嘻皮笑臉地開始說明被霸凌者可憐的樣子、欺負人之後爽快的心情。諮詢師也不對他說教,只是回應:「喔喔,是這樣喔。」

他說了一段話之後,諮詢師又溫柔地問他:「那麼,你還想要繼續這樣欺負人嗎?」

一直擺出一副令人生氣態度的少年,這回沉默了,低著頭,眼睛含著淚水,說:「已經,不想再繼續這麼做了。」

從人權問題來看霸凌,霸凌者是百分之百的壞,但是從心理學來看,霸凌者也是需要援助的孩子們。

對拒絕上學的中學生說教,要他們上學,大概沒什麼效果吧。我身為學校輔導顧問,反倒會對學生說:「放心,你什麼壞事都沒有做。」很多拒絕上學的孩子,且不論他們嘴裡說些什麼,心裡總是埋怨自己:「連學校也不去,我真的很沒用。」他們覺得沒臉見人,所以連外出都不肯。

有很多孩子在一般白天盡可能什麼都不做,等晚上才出來活動,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我們必須把這些孩子從晚上的世界,帶回白天。以這個目標為前提,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很丟臉的孩子。

首先,要讓他們在家裡時精神安定,也要讓他們勇於外出。在此基礎之上,一一除去拒絕上學的障礙物。讓他們瞭解:什麼時間上學都可以,想回家的時候就回家;到學校,但只到保健室裡待著,也沒關係,待在輔導室也可以。這不是寵他們。

「上學就必須正常上學,就必須過著完完全全的學校生活。」其實不需要這樣,而是從可以做到的程度開始就好。光是讓他們知道這件事,也得花不少時間。
然後,不管是哪一種形式,能到學校之後,讓他安心於這樣的上學方式,慢慢地等待他到可以上課為止。接著再進入下一個階段。

用現實原則對拒絕上學的孩子說教,只會有反效果。一開始可以用享樂原則對應。
但如果一直使用享樂原則,只順著他意思,就沒辦法進入下一個階段。

我們需要訂下一個目標。譬如,一週到學校三次,或者是九點之前到校。如果我們進行得太快就容易失敗,反倒要幫助馬上就想訂下高困難目標的孩子,降低目標到可能實現的程度。

「現在開始也來得及!」這樣的想法會給孩子的心帶來元氣。

 

摘自 碓井真史《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時報出版

 

 

Photo:Caroline Hernandez,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