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救援的流浪貓,成為我們的家人

狐狸說的「馴服」指的是「建立關係」,一種彼此了解、相互需要的特殊關係。而,想要建立起這樣的關係,需要「時間」,花時間在對方身上,看見她的好、接受她的不那麼好,關心她、了解她、在意她,還有,讓她成為她自己希望的那個樣子......

黑糖。我們家的貓咪。一位愛好自由、獨立自主的女性。

黑糖六歲。荳芽蝴蝶在放學途中把她從垃圾堆救出來時,她才三個禮拜大,轉眼間,她來我們家都要六年了。

黑糖剛來時,我的前貓咪kiki剛過世不到半年,我還在療傷止痛,說好了家裡不再養貓了,有melon 狗狗就好了。荳芽蝴蝶把黑糖帶回來時,我只答應讓黑糖待到找著願意飼養她的人家,算是寄養家庭。

荳芽蝴蝶應該是一開始便打定主意要收留黑糖,每回我問她們黑糖找到飼養家庭了沒,總是含糊拖延帶過。我也不能把黑糖趕出去流浪,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

過世的kiki陪伴我多年,溫馴可愛,一輩子沒給我惹過麻煩,我至今仍然想念他。黑糖活潑好動,整天在家裡橫衝直撞,和melon 對峙、抓我的沙發磨爪子,她想出門遊盪時還不能關住她,否則她就唉叫,吵得人不得安寧。簡直是個惡魔,我實在不喜歡她。

一歲的黑糖還是不討我歡心,我時刻想把她趕走,但這個撒野慣的魔女,誰會要她啊!我對荳芽蝴蝶預告,我要帶黑糖去做結紮手術,然後請動物醫院幫我找願意飼養她的人家。

倆姐妹自知理虧,我從來沒有答應過她們要收養黑糖,她們硬是拖延了一年,這下也不敢吭聲。倒是黑糖像聽懂了我的話,出了門竟然就沒回家了。

荳芽蝴蝶很難過,問我:「黑糖會回來嗎?」我有點心虛,好像是我傷了黑糖的心,她才決心出走的。

過了一個禮拜。黑糖竟然回來了!

好吧!都過了一個禮拜了,她還是認得回來的路,她是把這裡當家了,這幾天她可能也掙扎著回不回家,最後顯然還是想回來(也可能是我想太多?反正不管如何,黑糖回來繼續我們的緣份。)我有點感動,正式答應接受黑糖成為家人。我帶她去醫院健康檢查,醫生說黑糖要當媽媽了!

我忍不住咒罵她:「黑糖,妳才多大!妳自己都還一天到晚闖禍!妳準備好要當媽媽了嗎?」氣死我了!

懷了孕的黑糖還是橫衝直撞,想出門就出門,她想回家才出現在家裡。我想我是管不住她的,便幫她開了個小氣窗,讓她自由進出,隨她愛去哪去哪,哪時候回家也看她高興。

醫生說黑糖懷了四個寶寶。怎麼辦?我沒有照顧過生寶寶的貓咪。醫生說黑糖會自己處理,要我別擔心。我心想:醫生,你太高估這個小姐了吧!


陪貓咪當媽媽,才發現生命的驚奇

黑糖生寶寶那天,只有我一個人在家。那天,我去幫黑糖倒飼料時,發現她奄奄一息躺在她的軟墊上,身旁有ㄧ團黑黑溼溼的東西隱約抽動。我被嚇傻了,幾乎是落荒而逃。黑糖在生寶寶了!

黑糖住在我房間樓下,我躲到我的房間,小心翼翼的掀了窗簾縫隙,往下偷瞄黑糖的動靜。不時的打電話向獸醫報告黑糖的生產進度,頻頻追問醫生:「怎麼辦?怎麼辦?她可以嗎?我能幫她做什麼嗎?......」醫生笑問我:「妳要幫她接生嗎?」的確,我是什麼忙都幫不上的,只能關心她。

黑糖看起來很虛弱,但她還是很努力的把四隻貓寶寶都生出來,還把新寶寶舔得很乾淨,照顧得很好。當黑糖把她的寶寶圈在身旁時,我看著看著,感動得眼眶泛紅。躲在窗簾後,小小聲的說:「黑糖,對不起,是我誤會妳了,原來妳準備好當媽媽了。而且看起來妳還可能是個不錯的媽媽呢!恭喜啊!」

黑糖親自餵養她的寶寶幾個禮拜,我們也幫黑糖加了一些營養品,讓黑糖有力氣照顧她的寶寶。

現在,黑糖的其中一個寶寶在我高雄的家,他叫白糖,是弟弟女兒的好朋友。

黑糖還是獨來獨往,優閒自在。白天她出門遊盪、我上班,有時候我回家時,都還沒見到個貓影!

 

建立關係,一隻浪貓教會我的事

荳芽蝴蝶住校以後,黑糖陪伴我的時間比較多了。我看書時,她會把頭枕在我腿上,瞇著眼,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那模樣,似乎很幸福;夜裡,窩在我的床邊睡著,冬天天冷,有時她也來跟我擠著暖被。週末,她會特別早回家,可能知道荳芽蝴蝶要回家了。她還是冒冒失失的,偶爾不知從哪裡抓隻蟑螂小蟲回來嚇得我尖叫;她還是跟melon 不合,兩個一碰面就齜牙咧嘴,相互叫囂,誰也不讓誰。

「小王子」裡的狐狸曾經對小王子說:「對我來說,你只不過是個小孩,跟其他成千上萬個小孩沒什麼兩樣,我不需要你,你也一樣不需要我。我對你而言,也只不過是一隻狐狸罷了,就跟成千上萬其他的狐狸一模一樣。但是,假如你馴服了我,我們就彼此互相需要。對我來說,你就是獨一無二的,對你來說,我也將是世界上僅有的……

狐狸說的「馴服」指的是「建立關係」,一種彼此了解、相互需要的特殊關係。而,想要建立起這樣的關係,需要「時間」,花時間在對方身上,看見她的好、接受她的不那麼好,關心她、了解她、在意她,還有,讓她成為她自己希望的那個樣子......

黑糖很難被馴服吧?我想。但我跟她的確在這六年間已經建立起了像家人一樣的關係,她有些我熟悉的小習慣,也有某些我不理解的私人生活。我已經都接受了。

黑糖從小氣窗跳進來時,我問她:「妳到底一整天都去哪裡了?妳需要上班嗎?為什麼每天出門?」

黑糖對我喵了一聲,算是打招呼嗎?然後,又開始在家橫衝直撞,過她自在的生活去了。

(圖:可愛的黑糖)

Photo:torne (where's my lens cap?),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