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話髒話該怎麼管?

別因表面的語言、字詞來責備孩子,你的驚恐反應只會更引起孩子更大的挑釁或反抗,最好的方式是冷處理,並試著反思自己對粗話的反應。你在擔心什麼?粗話真的等於學壞嗎?(如果是,可能還是跟你學的呢)粗話跟品德的關係大嗎?還是,那不過就是一句粗話而已。
  • 南琦
  • 2017-06-22
  • 瀏覽數2,278

粗話髒話該怎麼管?

小毛的爸爸去參加家長日的座談,會後爸爸拉著小毛到老師旁邊:「謝謝老師平時的照顧,不知道小毛平常的表現有沒有什麼問題?」

老師說:「是沒什麼大問題啦,就是有一點困擾的是,他太常說髒話了。」

爸爸馬上就朝小毛的頭拍下去:「馬的,不是叫你不可以說髒話的嗎。」

好的,這就是在告訴我們,如果你有辦法在家都不說髒話爆粗口,你才有資格、有立場要孩子別說。千萬別硬ㄠ:「大人可以,小孩不行」這種雙重標準,孩子不吃你這套。
我就做不到。以往不說粗話的孩子,在升上國中之後粗口愈來愈多,後來簡直如行雲流水般流暢,變成說話的語助詞了,尤其在晚飯間述說同學間相處動態、或對電視某則新聞發表意見慷慨激昂的時候,那個詞兒,單音或雙音節的,就這麼順勢夾帶出來。

干~~
馬der~
F***~~
S***~~(以上聲音已打馬賽克)


大人自己在做的事情,禁止孩子就沒有說服力

「喂~~不要在那幹幹叫的,如果說成習慣,到時在學校說溜嘴,被記過什麼的,就別回來抱怨。」

我只能很無奈的提醒她,誰叫我自己激動時也會來上一句,即使我不直接對著孩子,也會在電話中、與人交談中順瀉而出,這是一種成人的情緒發洩,表現出無傷的攻擊性,強調反對立場挑戰權威而已(大人的藉口真多),但要孩子別跟著學,就像叨著煙叫孩子別抽,很沒說服力。

孩子看大人的反應有趣,難免學了去,但孩子並不懂得踩煞車,不能分辨大人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能控制何時該說何時不該說,很可能不小心就說溜了嘴。目前為止,老師們對於孩子的態度都很寬容,小懲一下或告誡而已,但我仍必須做些溫和的提醒,免得遇到嚴格的老師遇到更大的處罰。

語言本身,我不甚在意。我不過度解讀粗話的意涵或行為本身,畢竟這要放在孩子的生活脈絡下而非大人的。孩子仿說的能力強,什麼都有可能學,俚語成語,當然包括粗話髒話。

在治療中的粗話,甚至是有幫助的。個案願意顯露出較真實的一面,他比較放鬆了,比較信任了,不害怕流露情緒了,這樣我們的對話才可以開始展開。

 

冷處理,大驚小怪只是自己嚇自己

別因表面的語言、字詞來責備孩子,你的驚恐反應只會更引起孩子更大的挑釁或反抗,最好的方式是冷處理,並試著反思自己對粗話的反應。你在擔心什麼?粗話真的等於學壞嗎?(如果是,可能還是跟你學的呢)粗話跟品德的關係大嗎?還是,那不過就是一句粗話而已。

也許有人不同意:小地方放縱久了會變成大問題,說粗話是開始變壞的線索…。我想說的是,說粗話到變壞,還有一大段很長的路,不用太大驚小怪自己嚇自己,如果你的粗口並非故意冒犯別人,那麼孩子也是。

更多時候孩子開始對成人世界探索,模擬,父母需要陪他好好走這條路,有更多比髒話更需要關心的事,還有,嗯,自己得少說一點粗話才行。

Photo:Caden Crawford,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