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的人情味,適應瑞典個人主義的親情價值

每個人的生活選擇,成就我們周遭環繞著各形各色的人,成年之後,親戚之間只有關懷與接納,沒有人必須活在別人的期望之中。誠如印度領袖甘地曾說:”Live life simply so that others may simply live.” 簡樸過我們的人生好讓他人也能好好過他們的日子!勉勵自己!

孤老死很可憐嗎?端看你用什麼角度

崇尚個人主義加上篤行自由社會主義的瑞典,孤獨老人在自宅中過世超過兩個月還無人發現的現象並不罕見,甚至是全球比例最高的國家。我的婆婆早年喪偶,五十四歲就寡居至今,最近這幾年,高齡八十五歲,去年還和閨密兩人自己報名旅行團到義大利一週遊的她,今年初因腳趾拇指外翻才動手術,身體上的酸痛等也不少,但是她熱愛保有獨自的生活空間,目前還無須申請福利制度提供的到家照養服務。

可是手術後造成行動趨緩,視力聽力的退化,讓她也越來越常提起她若能幸運地在自宅客廳內,那張她最常坐的皮椅上悄然離世,那真是人生夫復何求的美好。所以在一般社會讀來令人鼻酸的孤老死現象,究竟是我婆婆口中的福氣願景,還是他人想像中的悲哀淒涼,端看讀者看事件的角度而定,正如我們消化所有新聞事件一樣,好與壞,對與錯,角度立場不同就不能輕易任由數據簡單推論評斷。

 

男女平等,跟誰姓、怎麼姓,都尊重夫妻自己的選擇

講求女男平權又標榜個人主義的瑞典社會,很多新婚夫妻早就沒有所謂的冠夫姓習俗,就算有也是因為兩人協調下選擇其中一個比較好聽或較有意義的姓,絕不是為了甚麼祖譜輩分好追蹤而延續香火的原因。在報紙上看到很多是新郎改從新娘的姓(註一),更有兩人自己發明,提出充足理由向警政所申請,只要拼字發音不誇張的奇怪,通常不難獲准通過。我和外子結婚時,就一起決定用我婆婆她芬蘭原生家庭的姓當我們這小家庭的姓氏。當年我老爸就說:「凹屋按內ㄟ,紮波ㄟ阿ㄟ盪改姓喔!」(有這種事,男生也可以改姓喔!)

孩子出生之後,我和外子又決定要孩子能同時擁有我們雙方的姓,而依照瑞典擁有複姓的規定,我必須改回我的本姓,孩子才能有複姓。所以再申請更改,順利登記孩子戶口。我的紅利女兒,當初未滿18歲時,在她生母過世後申請改跟她的繼父姓,我也沒有聽到閒言閒語的任何意見。上個月她和現任男友交往穩定,來電邀約並安排好上週日去他們倆工作的餐廳郵輪上,希望我們一家子和親家們相見歡!

 

沒有任何試圖干涉孩子的言語、也沒有對隱私的評論

來回三個小時遊覽哥登堡群島的同時,我們兩家子六大三小享用海鮮自助餐,我和未來親家母閒話家常,聊著墜入愛河兩年多的兒子女兒種種,未來親家母還不忘和三隻小的聊天,看紅利女兒和弟妹們開心的,相機拿起就直拍照,辰儂還和我眼神示意表示,原來愛拍照的馬麻我還不算甚麼哩!大家美食當前,聊得盡興,當下番薯媽我根本沒空想像一些一般會有的意見,例如:「當廚師喔,薪水好嗎?」、「不再念大學,做服務業能做長久嗎?」、「他大你幾歲會不會要馬上生小孩啦?」

就連婚期也沒人提問,因為這完全是當事者的事,18歲以上的孩子,瑞典人/父母就算問了也不會有任何想影響當事人/子女的心態才問。紅利女兒成長階段,幾乎沒有和我們同住過,這一餐飯結果是孩子們的雇主請客,這讓我們當長輩的更加驕傲,23歲獨立自主租屋的同居生活,還托他們工作表現的福,宴請家人們一餐遊客超夯的海上自助餐。親情緊密程度、試圖干涉評論孩子的言語、計較孩子薪水成就的高低,和孩子健康快樂自主生活不依賴原生家庭,孰輕、孰重?要孩子一輩子都聽話重要?讓孩子將來怨懟過著父母影響的人生比較好?

外子有一位青少年期至今就差沒結拜了的好朋友,去年一月間在自己獨居公寓內被發現已撒手人世。這位大外子僅一歲的男子,二十年前離婚後一直無法諒解前妻走不出家庭破碎的傷痛,無法在自己原有的電工事業上振作,卻一味消極地借酒澆愁。這些年間,我們也曾一起去看足球賽,我和外子的婚禮也有他和他一對子女來參加,可是每次和他聊天,無不是老生常談的童年往事,每次碰面他身上的酒味更加濃烈。外子為此非常難過困擾,於是跟他認識的一位心理諮商師提起好友的狀況,這位諮商師只告訴外子,將他名片交給好友,督促好友來尋求協助振作起來。幾年過去,幾次在市區瞥見好友,外子看他的身形衣著就決定不上前打招呼。直到參加好友喪禮時,我們和他的家人包括他的一對子女聊起,好友兒子告訴我們,大家如何勸進他好好重整自己的生活,但都無人能夠改變他。

 

家人間偶爾見面,也不忘表達對歡聚的感謝

這個月初,外子的姐姐選擇提早一年退休了,母親節在我們家碰面的時候,她帶著一些喜悅一些憂慮的說她得找個目標,好好安排退休生活。大姑姐育有一子一女,都成家立業了,兒子住得比較遠更少見面,但住同一個城市的女兒至少兩個孫女生日時一定都會聚會碰面之外,其他週末等也因為孫女們都有體育活動競賽等,屈指算來一年間見面也不超過十來次吧,而且有一年母親節計畫來我家之前,我直覺地要知道總共多少人會來家裡,就問大姑姊,姪女不一起來過母親節嗎?大姑姊還不慍不火的回答我說,因為姪女(大姑姊的女兒)自己也是母親了,她有他們家過母親節的方式所以他們一家不會來。

然後每次母親節聚會結束,婆婆和大姑姐和姊夫離去時,就算大姑姊姊夫順手帶來了大部分的餐點,他們都還是歡喜非常地道謝,謝謝我們敞開大門的和他們歡聚閒聊家常。我這台灣媳婦著實敬佩瑞典人這樣對任何人一丁點的付出,都不忘表達感恩之情,就是家人也不例外。


親情薄弱的背後,是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人生負責

這些年來我感悟到,西方人和成年子女之間親情薄弱這現象,其實賦有一層深層涵義,因為他們崇信每個人都應追求成長獨立生活,並對活出自己負責,偶爾見一次面聊聊自己這期間是否又成長了一些,是否多體驗了一些人事物來和家人分享,已經足夠。好事、壞事、或是一成不變的生活,在一年間少少的幾次聚會中,分享的內容有趣無趣,聚會後各自私下八卦難免,但是通常就是結論一句話:It's none of our business, it's their life!

每個人的生活選擇,成就我們周遭環繞著各形各色的人,成年之後,親戚之間只有關懷與接納,沒有人必須活在別人的期望之中。像我婆婆、紅利女兒、外子已故好友,和大姑姐與她女兒的母女關係,在自家中有尊嚴的老死、選擇服務業經濟獨立自主的同居生活、從自小企業主變成酗酒窮途潦倒,不被親情綁架的母女互相尊重過母親節;因為瑞典社會福利制度間接促成個人自由主義的實行面,所以也刺激個人得以在生命的不同階段中,自在選擇學業事業,豐富自己生命並為之負責。無論如何,誠如印度領袖甘地曾說:”Live life simply so that others may simply live.” 簡樸過我們的人生好讓他人也能好好過他們的日子!勉勵自己!

註一 :瑞典人一般情侶訂婚和結婚時會登報昭告親友,登報內文就包括訂/結婚日期,男女雙方姓名和婚後決定使用的姓氏,如果有變更的話。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避開關係勒索陷阱,才能建構家庭「無條件的愛」的堡壘

孩子,我不能幫你,你必須自己學著承擔後果並試著處理!

Photo:Myles Ta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吳佩珊(2018.12.12)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