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必須什麼都懂?

一個好老師的價值,不在於本身知道多少,而在於能讓學生學到多少。

「你好,我是Vinay,我現在已經到斗六車站了,我放完腳踏車後,就會到你們那邊去喔。」

電話一頭傳來讓我嚇得半死的流利中文。Vinay之前在新加坡當電腦工程師,後來把工作辭了,在亞洲各國旅行。去過韓國、越南、馬來西亞、寮國及中國大陸,最後來到臺灣師大學中文。

他在回印度前騎腳踏車環島,途中來到了我們學校。他只上了九個月的課就可以說得這麼好!想到我學了十幾年國文,還處在一種很悲劇的狀況,而他竟然還可以用中文寫網誌!

要不是大三去過印度,不然我對這個全球數一數二奇妙的世界,應該也和眾小鬼們一樣,完全霧煞煞。就連老師們,也對這個會講中文的印度男生非常好奇。

其中一堂課一開始,Vinay簡單地自我介紹說他的國家是印度。當他在黑板上畫出印度和新德里時,老師舉手發問了:「請問杜拜在哪裡?」
「蛤?」
「那個......杜拜在阿拉伯,離印度有點遠。」我分別向Vinay和學生解釋這個狀況,接著學生們就一陣爆笑。

講到印度食物時,Vinay提到印度吃素的人口很多,老師又舉手了:「印度人是不是都不吃豬肉?」
「不是豬肉,我們通常不吃牛肉,不吃豬肉的是穆斯林。」學生們又發出爆笑。我當時也跟著笑,但是隱約發現怪怪的。後來老師又第三次舉手:「你們是不是有食物,是很多肉串在一起,然後把肉削下來放在麵包上的?」
「蛤?」
Vinay再度對不到頻率。
「那是Kebab,沙威瑪......應該是土耳其那邊的。」

我再度向兩邊解釋。學生拍桌大笑,還一邊起鬨老師好傻好天真。此刻,我才發現事情已經嚴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因為接下來,老師不敢再問問題了,學生更是沒有一個敢舉手,而我當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窘境。

的確,老師原本對印度的印象有著不少錯誤,所以常常問錯問題,但那又怎樣?
我相信有不少學生也不知道杜拜在哪裡、搞不清楚印度教和伊斯蘭教的差別,而且我確定絕大部分的學生,根本不知道沙威瑪是土耳其的。

如果老師不問這些傻問題,我根本不曉得他們可能會把印度和杜拜搞混,或是把印度人和穆斯林混為一談。就是因為她問了,學生們才有機會知道這些啊!
「如果不讓學生犯錯,要怎麼指望他們學習?」一位無緣來到學校的土耳其沙發客曾這樣對我說。

因為我們不許學生犯錯,老師們更不被允許,搞得整個社會都處在一種「不做就不會錯」的擺爛泥沼裡。臺灣學生不敢舉手發言早就不是新聞了,而這件事情也不是單純由老師鼓勵就能改善。大部分的臺灣學生,包括學生時期的我,根本不願意在課堂上表達自己的意見。學生擔心問蠢問題被嘲笑,更擔心太積極發問、表達,會讓其他同學不滿:「你跩什麼?」所以寧願一知半解、繼續裝懂。這是一件非常非常恐怖的事情,不要再把這個問題推給什麼「臺灣人比較害羞」或是「學生不想學」,如果我們不再因為學生寫錯答案就責備他笨,而是為學生慶賀即將要學會了;如果老師不再堅持自己必須當個什麼都會的完人,而讓學生了解「老師也是會犯錯、需要不斷學習的普通人」,學生們會不會比較有勇氣,和老師分享他們的困惑?老師會不會也教得比較自在?

對我來說,一個好老師的價值,不在於本身知道多少,而在於能讓學生學到多少。

___________________
我向學生簡單介紹了印度,也教了他們一點印度語。學生們真的都精力充沛,我很高興能夠認識這邊的學生,並稍微了解了一點他們的世界觀。我變得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學生無法認真學英文,學語言應該要很好玩、實用而且有互動才行,我建議不要只有短期的拜訪,長一點的時間才能幫學生培養更深入的世界觀。
Vinay

 

摘自 楊宗翰《沙發客來上課:把世界帶進教室》/時報出版

 

 

Photo:N i c o l 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