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的價值觀偏差的時候,要反省的是我們給孩子的教育

不能怪現在的孩子不懂得節省和衡量自己的能力,因為我們總是把身上最好的都給孩子,我們總是希望孩子能過最好的生活,當孩子的價值觀偏差的時候,要反省的是我們給孩子的教育,而不是那個我們寵著、慣著、任由予取予求的孩子。

現在的老師沒有搜查權,孩子要學習自己保管物品

最近常常看到果凍筆的相關文章,我認真的找了原文來看,很好奇的問了班上的孩子,鉛筆盒裡面有兩百元果凍筆的孩子有6位。他們大概也有聽說這個新聞,聽到我問,怯生生地舉手。

我跟他們說,我沒有要沒收和禁止果凍筆,但是我想跟他們討論一下帶果凍筆這件事。

在我們班上,只要不是學校規定不准帶的違禁品,我是不太管他們的,但是前提是不可以干擾上課,不該拿出來的時候不可以拿出來,無法管理自己的人就不准帶。

帶來的人要自己負完全的責任,因為現在已經不能像以前的老師一樣,孩子的東西掉了老師是沒有搜查權的,不能搜同學的書包。所以如果掉了,可以告訴我,我幫忙問問,可是找不到的機會很高。

如果你要帶,那就要好好保管。

 

要不要買?是想要還是需要?可以和孩子討論的議題

要不要買果凍筆?不是看別人有沒有,而是要看家裡的狀況和自己的能力,如果你真的很需要這枝高價的筆,父母也有能力有意願買給你,你當然可以選擇買。

可是如果父母覺得太貴不想買給你,要請你們體諒父母賺錢的辛苦,我也覺得我沒辦法供應我的孩子一枝200多元的筆。

上次他們要求的時候,我告訴他們有兩種狀況可以買,一個是當作生日禮物我送他,另外一個是他自己存錢去買,這時候兒子就哀嚎說「蛤~~那麼貴!!我怎麼買得起?」

如果這枝筆要花自己的零用錢來買,你真的還是買得下去嗎?真的覺得很值得很需要嗎?如果別人有果凍筆你就要有,那別人都考100分,你的父母也可以要求你都考100分嗎?

最後我們以果凍筆為題,請孩子們今天的小日記想一下這件事情,也可以跟父母討論一下這枝果凍筆的意義,我很期待孩子們星期一寫出來的想法。

 

當孩子價值觀偏差,要反省的是我們

我想起小時候穿著將門(台灣本土運動品牌)的布鞋、拿著100元的桌球拍去比賽,看到同學動輒上千的Nike鞋和幾千元的蝴蝶牌球拍,我也是羨慕得要命,那時跟男同學打架時,小腿被Converse的籃球鞋踢得都是血,我也好想買一雙來報仇!!

可是我從來不會跟媽媽說我也想要,因為我看到媽媽總是為了我們的生活和學費辛苦工作。不能怪現在的孩子不懂得節省和衡量自己的能力,因為我們總是把身上最好的都給孩子,我們總是希望孩子能過最好的生活,當孩子的價值觀偏差的時候,要反省的是我們給孩子的教育,而不是那個我們寵著、慣著、任由予取予求的孩子。

如果什麼都要禁止

那可能要禁止小孩坐賓士和保時捷來上學.....因為我們教孩子的是態度和價值觀,而不是把所有不一樣都刪除。每個老師的教育都有不同的方向和基礎,沒有誰是誰非,那老師一定有用心觀察孩子的互動,一定有衡量了輕重。

我只是寫出自己的想法,提供另一個思考的方向。

 

Photo:Tim Gouw,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