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表演怎麼看?

除了血腥的畫面,其他的,孩子應該知道。孩子「還小」,沒錯!但是我什麼都沒教他們,他們看完畫面就懂了。因為正是在這個是非對錯顯而易辨的純真年紀,他們還會誠實地面對內心的柔軟,會從心底去感受、去發想,然後,正確的觀念會最清晰地烙印在他們腦海裡!

各式各樣的動物表演,引發保育爭議

擁有146年歷史,經歷世界大戰和大大小小的金融危機仍屹立不搖,就連經典電影小飛象都曾描繪其演出盛況的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S),宣布在今年(2017)五月底完成最後一場表演後,永遠謝幕。

除了日漸無法負荷的成本,玲玲馬戲團的致命傷是動物團保組織的常年抗爭。隨著科技與網路的普及,近年越來越多的真實畫面流出,包括馬戲團如何用粗暴的方式逼迫(那些手段已經不能稱作為「訓練」了)動物們做出人類想要的特技;如何殘忍地對待企圖逃跑的象寶寶,影片中在旁目睹一切的象媽媽所發出的淒烈哀嚎,能讓每個母親都心碎…。

玲玲馬戲團只是動物表演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大小規模的動物表演,在世界各地進行著,取悅著人們。

 

不完美的表演,有著尊重動物的用心

昨天,氣溫不高但陽光普照,帶著孩子們到雪梨的動物園散步了一圈。中午過後才出發,趕上下午3點的飛鳥秀。這是我們第N次看飛鳥秀, 但卻是連續第二次看見『不完美』的表演。

第一次,老鷹先生一直假裝沒看見訓練師的招喚,無視他們手上鮮美的肉塊,說什麼也不願意結束表演回到鳥圈裡,頑固地只想站那欣賞雪梨港的美景。(PS 雪梨的Taronga Zoo擁有全雪梨最好的百萬海景,動物們可以一路從雪梨歌劇院看到雪梨大橋再到安薩Anzac大橋)

老鷹先生不走,接下來的表演者也無法出場。畢竟是掠食性動物,萬一不小心把下位表演者吃了,我們怎麼受得了啊....

(就算沒被吃,鳥類的天性也會感到掠食者的侵略性,很可能從此就拒演了,可就白費了那些訓練。)

訓練師非常有耐心地反覆誘導,一個訓練師不成,換個訓練師碰碰運氣,連換了3位訓練師,老鷹先生就是不買賬。每次訓練師伸長手靠近他老兄,他就默默往旁邊移兩步。

這次,換靈巧的小鸚鵡!本該飛往觀眾席銜取志願者手上錢幣的小鸚鵡,今天選擇不拜金。無論觀眾如何移動、揮動、靠近,無論訓練師怎麼指示,小鸚鵡就是不願意。最後勉強飛了一趟,但今天的心情表示:視金錢如糞土。空「嘴」而回。

除了飛鳥秀, 這個動物園最受歡迎的海豹表演,Seal Show,偶爾也會突鎚。

對於「不如預期」的表演,訓練師會向觀眾解釋:

在我們的動物園裡,使用的是『正向訓練法』,就是只用獎勵來訓練,而不用處罰或威嚇來達到目的。當動物不願意完成某項表演,我們用不同的方式誘導,但是如果他/她不願意,我們也不勉強他們!

每次所謂的「失誤」、「出包」、「開天窗」,訓練師都會在旁邊配上幽默的旁白,一半跟動物溝通,一半自嘲,觀眾們總是被那些「不完美」的互動逗得哈哈大笑,笑聲甚至比平常「完美的表演」還多很多!

造訪動物園的遊客很多是本地人,尤其是像我們這種反正買了年票沒事就去逛逛的家庭。即使是遠道而來的遊客,這些表演的費用也都已經包括在門票裡了,並不額外收費。

但對於收取高價費用的其他表演,包括馬戲團,他們禁得起「不完美」的表演嗎?花錢買票的人能接受花大錢看不到預期的完美嗎?

而在這樣的壓力下,對動物的訓練、甚至對「人」的訓練,是抱著什麼樣的標準、運用什麼樣的手段呢?

 

看不看動物表演,孩子有自己的選擇

憑良心說,父母在教親生的孩子時偶爾都會脾氣暴躁失控,對無法用言語溝通的動物,要求違反動物天性的訓練,我們如何用對人性的過度樂觀假裝說服自己,「應該不至於太糟吧?」

馬戲團表演孩子想看,我也一直想帶他們去看,還有,到東南亞騎大象和看表演,也很吸引人!但在付諸實行之前,我們”不小心“看到了許多殘忍卻真實的訓練畫面,還有表演動物們糟透了的生活環境以及牠們所受到的對待。

孩子說:「我不想看了,沒有人應該去看。」

孩子的爸爸曾經問我:「他們還小,你給他們看這些畫面會不會太殘忍了?」

不看、不聽、不想、不談論,殘忍不會消失。

不看、不聽、不想、不談論,錯誤的期待會一直存在,而且,存在的越久,人會變得更不願意面對現實,更想用假象粉飾太平,用一些自己都覺得可笑的理由搪塞過去,只為了讓自己心安。

除了血腥的畫面,其他的,孩子應該知道。孩子「還小」,沒錯!但是我什麼都沒教他們,他們看完畫面就懂了。因為正是在這個是非對錯顯而易辨的純真年紀,他們還會誠實地面對內心的柔軟,會從心底去感受、去發想,然後,正確的觀念會最清晰地烙印在他們腦海裡!


關心更多澳客媽在澳洲當Nurse、帶孩子、過日子的生活大小事,歡迎按讚加入「二花小姐」的粉絲專頁 

更多文章在部落格

Photo:  Cristian Borte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