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投射

投射,說的是我們把內心否認或忽視的自己,放到他人身上,或是把內心的抗拒或自我批判,放到別人身上。要怎麼樣收回投射呢?需要時刻的察覺與自律,讓很多真誠進入自己的生命。

這幾年,投射,逐漸成為一個普遍的概念,而不只是心理學的術語。

投射,說的是我們把內心否認或忽視的自己,放到他人身上。

投射,說的是我們把內心的抗拒或自我批判,放到別人身上。
 
一個對自身美貌有缺憾的女性,會羨慕美女,或是嫉妒漂亮女孩。
一個厭惡自身貧困且偏激的人,會批判富有,會仇視有錢階級。
一個過於潔身自律,而無視於內心慾望的人,會對他人權力濫用無法平靜。
害怕自己成為同志,對於同志的接受度,就難以彈性,因為害怕會把關不讓人自由。
 
一個對死亡有焦慮而無察覺的人,看待世界是危險的,於是過度保護孩子的叮嚀,成了孩子的束縛與抗拒。

 一個不允許自己自由表達而對壓抑無察覺的父母,可能會得到的就是孩子以極大的叛逆來表達:「我絕不會像你一樣,那麼壓抑!」

一個期許養出完美孩子的心願,則會讓孩子難以碰觸到自身的心靈自由。
  
一個放下自我成就需求,而當全職家管或父母的人,在一開始從職場退下來的休息與時間自己安排的浪漫期過後,若長期沒有得到敬愛,以及從生活中獲得成長與成就滿足,就難免開始把孩子或配偶的成就,當成自己努力的目標,而這,也是投射。(註)
 
有人在同事關係僵住,勢如水火,最早的開始,可能是彼此投射,而擴大了戰局。

有人親密關係鬧擰,看不慣彼此,動輒拌嘴,可能是伴侶在自身壓抑的項目,過度恣意展現。

孩子的手足爭執,引爆點過低,是自己也渴望得到對方擁有的,而挫敗,而爆發。


 
要怎麼樣收回投射呢?

這需要時刻的察覺與自律,讓很多真誠進入自己的生命。

這裡,是我的日常祈禱:

親愛的OO,我願意向我們的相遇至上敬意,並決心收回我在你身上的投射。

在相遇時,被引發的種種生命的匱乏和沒有完成的慾望,我至上愛與敬意。

在相遇時,被引發的,對自己的不信任與沒信心,我至上愛與敬意。

在相遇時,被引發的,覺得不公平或哀怨,我至上愛與敬意。

在相遇時,被引發的,自覺優越而輕視不敬重你,我至上愛與敬意。

在相遇時,被引發的,創傷和過往的受苦....,我至上愛與敬意。

我願意請求宇宙的慈悲,療癒我,讓我有足夠的力量,收回所有對你的投射。


 
這些投射,是我的,而不屬於你。

我願自己的陰影回到我這邊,若我被療癒了,讓陰影隨著歌聲的光離去。

讓我有更多往內的力量與清明,不會再次拿你當作投射的對象。

接著,我向我們兩彼此的共振,至上愛與敬意。

謝謝慈悲的宇宙,祝福並清理這些共振的區域,因而,我與這些共振的自己,以愛相處,因而,不會有坑洞,引發你投射在我身上。

若你真的繼續投射在我身上,我也能在平和中,不起反應,因而鬆手。

祝福我們,各自走在自己的路上,而相遇時,有清明與和平相隨。 

註:我們在此使用投射,以大眾化的慣用語為標準,把心理學的細節分類略去。

Photo: Sonny Abesamis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