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洋裝的祕密》作者林滿秋 跨性別尊重與家的力量

童年時因為不懂,學著其他小孩粗魯對待認識的跨性別者;這本書動筆之後,遺忘多年的記憶竟然被喚醒,青少年文學作家林滿秋決定放棄已經寫了一半的故事,重新開始,詮釋跨性別的概念,以及家人之間愛的力量。

童年時因為不懂,學著其他小孩粗魯對待認識的跨性別者;這本書動筆之後,遺忘多年的記憶竟然被喚醒,青少年文學作家林滿秋決定放棄已經寫了一半的故事,重新開始,詮釋跨性別的概念,以及家人之間愛的力量。

中國現代作家茅盾曾說過,「一個作家應該同時是一個思想家,對時代提出的問題作出回答,指引人生走向更美善的將來。」

在性別平等教育吵得沸沸揚揚的風頭上,青少年小說家林滿秋所寫的新書《黃洋裝的祕密》,觸及性別認同和跨性別議題,備受矚目。林滿秋明白新書出版的時機有點敏感,但她創作的念頭很單純,「就是從關懷人的角度出發。」透過書中主角——一位12歲孩子的角度和眼光,學習如何尊重與包容多元的性別差異。

 

英國對性別議題持開放多元態度

從前年開始構思,去年5月動筆,林滿秋在創作過程中,曾和很多台灣的朋友聊跨性別主題,他們嘴裡說出的負面、惡毒話語讓林滿秋十分吃驚。

林滿秋旅居英國倫敦多年,創作這本小說的契機來自於英國對跨性別的報導及討論聲音很多。她觀察,整體社會的氛圍是比較包容的,「跨性別的議題不僅關乎性別,也是一種對待生命的態度。」

林滿秋分析,歐洲國家重視人權,不因性別、性傾向或宗教而有所差別,回過頭來看,這樣的結果是經長時間的醞釀和爭取,像英國同性婚姻從1980年開始爭取,一直到通過同性伴侶法也不過這幾年發生的事。

「任何觀念的改變或傳遞,除了需要公開、透明的理性討論之外,時間是很重要的催化劑,可以沉澱、消化一些想法和情緒,」林滿秋說。


除了談跨性別,更想傳達家的力量

林滿秋原本想寫的故事,是一個對性別認同迷惘的少年,在自我掙扎後,決定面對自己,並取得家人諒解的故事。但寫著寫著卻想起記憶深處,小時候曾認識一個跨性別者,70年代還沒有「跨性別」這個名詞,他被當成了人妖、精神病患,遭受許多粗魯的對待。

林滿秋說,很多童年記憶看似淡忘,但在某些時刻會突然冒出來。那個時候林滿秋對跨性別根本不理解,沒有人教過她,她跟其他小孩一樣,笑他、對他丟石頭,直到她長大後才理解他的故事。也因為他的形象太鮮明,林滿秋因此改變故事方向,寫到一半的小說整個重新來過。

在《黃洋裝的祕密》中,除了談跨性別,林滿秋更想傳達的重點,是「家」的重要性。「家是勇氣與希望的來源,」偏偏很多時候必須在符合家人的期許下,才能獲得他們的支持,「難怪很多人心中的重大祕密,家人總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林滿秋認為,無論遇到什麼事,家人就是應該互相包容、彼此支持與尊重。在她創作小說的過程中,常投射自己的生命經驗和情感在裡頭,包括:《腹語師的女兒》、《替身》等,都可以看到她成長故事的影子。


家的理解和包容,讓孩子做自己

《腹語師的女兒》女主角渴望父愛,和林滿秋的成長背景類似。家裡有7個小孩,她排行老4,父親跟著國民政府從福建來台,為了延續香火想生兒子,卻連生7個女兒,可以感覺到爸爸內心的遺憾。

在她成長的過程中,永遠穿姊姊的舊衣,不能出去玩、要幫忙照顧妹妹;因為媽媽很忙,所以女兒清一色留西瓜皮,但她內心其實很羡慕同學、渴望媽媽幫忙編辮子的母女親密時光,所以她從上大學以後一直留長髮、再也沒剪過短髮。

寫《替身》的背景則是,林滿秋小時候曾差點被換掉,換一個男生回來,還好媽媽最後一刻後悔。小學五、六年級知道這件事時對她非常衝擊,「如果我被換掉的話,人生會變得怎麼樣?」這本書在這樣的感情下完成。

林滿秋指出,創作小說對她來說,有某種程度的心靈洗滌和療癒效果。雖然兒時物質生活有限,但爸媽還是盡力去愛孩子,林滿秋長大後回頭再看,可以理解和包容成長經驗的缺憾。她強調,「這正是《黃洋裝的祕密》想傳達的,一個家的理解和包容太重要了。」這是影響一個人會不會走偏很重要的力量,偏偏這個最基本的道理在現代社會卻常被遺忘。「因為父母給我很大的包容和理解,所以我長大後才能做自己,」林滿秋說。

 

關注青少年的心理發展

林滿秋曾三度榮獲金鼎獎的肯定,近幾年她平均一年寫一部青少年小說,在台灣,像她這樣持續寫作不輟、作品題材多變的小說家,已寥寥可數。理由無他,寫青少年小說無論是複雜度、廣度和深度都超出童書許多,不僅故事要吸引人,且牽涉許多心理層面,寫作難度很高。

比起童書,林滿秋認為,青少年小說可以探討的議題更多元,如:家庭、友情、愛情、自我探索,挑戰難度雖高,但來自年輕讀者的直接回饋也更令人感動。

 

摘自《黃洋裝的祕密》 黃立佩 繪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