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普生總經理王玲珉 晚餐,幸福家庭的日常

從女兒念小學一年級起,王玲珉週一至週五天天做晚餐,至今已有6年。掌管台灣愛普生公關、行銷、人事、總務、法務五個部門的她,每天忙得像打仗,卻依然堅持「一起在家吃晚餐」的家庭具體圖像。

從女兒念小學一年級起,王玲珉週一至週五天天做晚餐,至今已有6年。掌管台灣愛普生公關、行銷、人事、總務、法務五個部門的她,每天忙得像打仗,卻依然堅持「一起在家吃晚餐」的家庭具體圖像。

 

台灣愛普生(EPSON)品牌暨企業事務部總經理王玲珉每天6點準時下班,工作的戰事暫歇,準備迎接另一場硬仗:6:40接女兒下課、回家做飯、20分鐘後準時開飯。「 精神緊繃的程度絲毫不輸給辦大型活動亮燈、下音樂的開場前時刻,」王玲珉說。


把工作思惟和方法運用在做菜

王玲珉掌管公關、行銷、人事、總務、法務五個部門,每天忙得跟打仗一樣。她開放自己的行事曆,方便同事找空檔預約她的會議時間,預約以20分鐘為單位,不難想像忙碌程度。從女兒念小學一年級起,王玲珉週一至週五天天做晚餐,等家務忙完、9點以後再繼續加班工作到深夜,至今已有6年。為什麼工作如此忙碌,王玲珉仍堅持回家煮飯呢?

王玲珉說:「一個幸福家庭的日常,應該就是愉快的晚餐畫面。」她和先生有感於,許多社會問題背後的原因是家庭功能沒有發揮,兩人認真思考家庭的意義, 而「一起在家吃晚餐」就是家庭的具體圖像, 某種程度就是家庭功能的視覺化與行動化。夫妻倆因此堅持,晚餐和睡前時間留給女兒,親子關係十分緊密。


王玲珉把工作的思惟和方法,運用在做菜上,將流程最佳化。前一天晚上,她會先想好隔天晚餐的菜單,「就像工作簡報提案,必須事前做好準備。」並盤點、確認缺少什麼食材,利用隔天午休時間去採買。


講求效率的王玲珉連採購路線都會事先規劃。她摸熟公司附近的超市及商店,什麼菜要在哪買,她心中有個地圖,連同用餐、採買一氣呵成,絕對不浪費時間、多走一步路。


若是當天晚餐要煮湯或燉菜,王玲珉上班前會先將食材放進電鍋煮。例如蔬菜湯,早上先丟洋蔥、排骨下去煮,晚上回家再加入蕃茄等蔬菜煮開就好。下班回家的路上,王玲珉的腦袋也沒閒著,先預想、演練進家門後最省時的行動順序,十分有效率。


做菜講求環保和省時

愛普生商品設計重視綠能:製程簡化、材料少樣、容易使用分解;王玲珉做菜也講求環保:步驟簡單、材料單純、容易食用。王玲珉笑說:「這大概也是一種職業病吧!」


例如買雞腿,直接請攤商去骨、切塊,買魚也要求去頭、去尾,減少回家處理的垃圾及切工。週末買菜回家,先花點時間處理食材、分裝成小包裝;一切程序以「最省事」為最高指導原則。例如,刀子一定先切水果再切蔬菜,最後才是蔥,才不會因為有味道,不停的洗刀子,浪費水、紙巾及時間。


王玲珉做菜的程序簡單,不做太費工的菜。以女兒喜歡吃的焗烤花椰菜為例,花椰菜買回來先切小朵後分裝,要吃的前一晚汆燙過,隔天只需要灑起司、培根然後放進烤箱,省時又方便。


省時與營養均衡是王玲珉做菜的原則,基本上菜色為三菜一湯:魚、肉類,蔬菜或菇類,和雞蛋的組合。有時她會發揮巧思,做蓋飯或「三色飯」,在飯上鋪炒蛋、豬肉及綠色蔬菜,不僅顏色好看、營養均衡,「要洗的碗也比較少,」王玲珉笑著說。


王玲珉認為,做菜就是不斷的練習、改進,如何不受食材的刻板做法所框限。例如:金針菇通常都是煮湯或加入火鍋,但若與乾櫻花蝦和切絲洋葱同炒,再以鹽和胡椒調味,不僅做法簡單、快熟,且美味、容易入口;將洋蔥換成雞蛋,又會是另一種滋味。


時間,要用在值得的事情

王玲珉平均每個月會出差日本一次,即使出國,她也會打點好先生和女兒的晚餐。事前她會規劃一週晚餐計畫,列出每晚兩人份的菜色,準備適當分量,並且調理好。例如:花椰菜先燙熟並調味,或是煮好一鍋紅燒牛肉;將每晚的菜色搭配、做法統統寫下, 貼在冰箱上, 先生只要依執行步驟準備晚餐即可。


出差前3天正值工作忙得昏天暗地之際,還得花時間準備一週晚餐計畫,非常累人。但當王玲珉在日本看到女兒把當天晚餐拍下來傳給她,問:「爸爸這樣搭配對嗎?」她又忍不住覺得一切辛苦都值得了。

 

王玲珉:「我和先生認真思考家庭的意義,而『一起在家吃晚餐』就是家庭的具體圖像,某種程度就是家庭功能的視覺化與行動化。」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