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福氣,享受三分

即使一碗白飯也自有它的甜味,一樣可以體味出屬於你的那一份幸福來。而很多人往往是在饑腸轆轆時,才知道一碗白飯的香味。

什麼是幸福?古人在造字時,就已告訴我們答案了。「幸」字,上方是「土」,下方是錢的符號「 ¥」;「福」字,左邊是「衣」,右上是「一口」,右下是「田」。也就是說,有地、有錢、有衣、有食,而且全家團團圓圓,這就是幸福。

從這個標準上說,我們大部分人都是幸福的。誠然,我們的人生有種種的不幸,富有的人雖然不缺衣少食,可是,他們也有這樣和那樣不開心的事。甚至,有些富有的人,只能用錢財打腫臉充胖子,家庭失和,兄弟反目,仇家遍地,醜聞不斷。你能說他們幸福嗎?為什麼我們明明什麼都有了,還不幸福呢?這是因為,人心不足,欲望過多,不懂得惜福。

古人還用種比較迷信的說法是,你的命不好,福薄,享受不了那麼多的福氣;或者你一下子把一輩子的福氣用完了,好日子就到頭了,所以,不幸就要降臨了。就好像一塊糖,你放在嘴裡慢慢含著,一點點地化,就能甜好久,如果你一口氣把它咽下去了,你以後只能痛苦地看著別人吃糖了。

惜福並不是我一個人的主張,就是淨土宗大德印光老法師也是這樣,他老人家性情剛直,平常對人只問理之當不當,情面是不顧的。前幾年有一位皈依弟子,是鼓浪嶼有名的居士,去看望他,和他一道吃飯。這位居士先吃好,老法師見他碗裡剩落了一兩粒米飯,於是就很不客氣地大聲喝斥道:「你有多大福氣,可以這樣隨便糟蹋飯粒!你得把它吃光!」

 

不愛惜物品的人,肯定是沒有福氣的人

弘一大師認為,十分福氣只消享受三分就可以了,這就是我們常說的不要把福氣一次用盡。如果一個人過早地用盡福氣,就像一棵生長過快的樹,一朵盛開過早的花,反而容易在中途夭折。

在泉州時,弘一大師告訴曇昕法師:「我這幾天在想,如果我能喝喝雪峰茶,那我就很好了。」雪峰茶是指南安楊梅山雪峰寺所出的茶。曇昕法師說有一點點,就去把茶葉取來,弘一大師泡了茶,喝了一口,大讚:「呵!很好!很好!這茶一喝入口,身心就進入一種清靜的境界,這茶的功用真好。」稍頓,他又說:「但不能常喝!這茶對過午不食的人不大合適,因茶對消化很有幫助,多喝不得!」

好東西不能常享用,這也是惜福的一種表現。如果我們經常享用好東西,便會日久成習慣,一旦沒有,就會感到不舒服、不自在。如果一個人的日子過得太好,一旦發生什麼變故,身體可能就會吃不消。

雪峰禪師和欽山禪師一起在溪水邊洗腳,欽山見到水中漂有菜葉,很歡喜地說:「這山中一定有道人,我們可以沿著溪流去尋訪。」

雪峰禪師回答他:「你眼光太差,以後如何辨識人?他如此不惜福,為什麼要居山!」入山后果然沒有名僧。

雪峰禪師根據一片菜葉就斷定山中無道人,那麼,我們是否也能根據一個人是否珍惜自己所使用的物品來判斷這個人呢?那些因為自己有錢便不愛惜物品的人,肯定是沒有福氣的人,至少,不會是一個有真正幸福感的人。

 

要什麼就有什麼的孩子,不會快樂

如果一個人過早地用盡福氣,就像一棵生長過快的樹,一朵盛開過早的花,反而容易在中途夭折。

其實,養育孩子的父母都會有同樣的體驗,小孩子是很容易滿足的,如果父母每天都給孩子很多糖吃,這個孩子未必會覺得有多麼開心,但如果每週只許他吃一次糖,他就會很期待,也會覺得糖很甜,感到很滿足。這個孩子長大了,在生活上也會比較節制,相反,那些從小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孩子,因為父母在他們小時候就把這一輩子該享的福氣享盡了,長大了,他反而因為自己要什麼有什麼而絲毫感覺不到快樂。

 

等到失去之後,才會知道自己以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們總是抱怨自己擁有的太少,卻忽略了我們已經擁有的。其實,如果一個人生活富足到了揮金如土的地步,也就是他的福氣即將用盡的時候。也直到那時候,我們才會知道以前自己是多麼的富有,可惜的是,在富有的時候,我們卻一天快樂的日子也沒有享受過。即使我們的日子並沒有那麼富足,但只要用心地安排我們的生活,一樣可以體會到幸福。即使一碗白飯也自有它的甜味,一樣可以體味出屬於你的那一份幸福來。而很多人往往是在饑腸轆轆時,才知道一碗白飯的香味。

我們總是習慣向上看,和那些比自己過得好的人相比,所以,無論我們擁有多少,都不能令我們幸福。如果我們能夠低下頭,看一看那些比自己擁有更少的人,就會知道自己何其幸福。因為,擁有生命本身,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摘自 弘一大師原典、宋默整理《人生沒什麽不可放下:弘一大師的人生智慧》/木馬文化

Photo:Rodolfo Mar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