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學習的責任還給孩子

我們為了要孩子做好他們的本分,開始成了一個天天提醒的機器,好似學習的責任是屬於母親,而不是屬於孩子。

最近孩子上學開始遲到了。

而我給自己的新功課是,把學習的責任還給孩子。

有一陣子,三三上學從不遲到,而且天天急性子的催促我載她去上學,就怕遲到了得不到老師給的獎卡。老師說,只要一個月不遲到,就可以用獎卡換禮物。三三如此積極了三十天,她終於得到最終獎卡換來的禮物後,但自從老師取消了禮物獎勵,沒了目標,三三上學不遲到的動力消失了,從那天開始,三三就開始遲到了。

許多同為作母親的朋友們,相信都有同樣的經驗:天天催促著孩子上學、吃早餐、盥洗、讀書、上床睡覺等等,媽媽這個角色,成了整天嘮叨催促孩子的,好像除了催促,再無其他事可做,但其實不是這樣,因為我自己也是個母親,所以我很明白,身為一個母親,我們想的心思是,孩子連最基本的事都做不好(學習的本分),做母親的還能怎麼奢望他們做其他事呢?

於是,我們為了要孩子做好他們的本分,開始成了一個天天提醒的機器,好似學習的責任是屬於母親,而不是屬於孩子。

我想起前一陣子,一位學習機構的老師,為了推銷她們的音樂課程給我的孩子,和我談論起三三的鋼琴課,老師表示,有太多媽媽也曾經讓孩子去上鋼琴課,上到最後,都演變成家長和孩子的戰爭,因為孩子上課不專心,回家不練琴,而陪課的媽媽擔心孩子跟不上,所以變成上課勤抄筆記,回家勤逼孩子練琴,而長時間下來,被逼著學習的孩子呈現煩躁,不願意學習的狀況,於是家庭戰爭開始上演。

機構老師問我,三三沒有這種情況嗎?我搖搖頭,表示她挺適應的。老師展現非常訝異的神情,然後淡淡的說:「也許每個孩子學習力不一樣,三三是屬於可以適應那種學習方式的孩子。」

其實,並不是三三適應那種學習方式,而是我把責任還給孩子了。

為了練琴爭執,我和三三也度過那時期,所以我很明白那滋味,當時在與三三核對過她對鋼琴學習上的渴望之後,我就放手把學習的責任還給了三三。

上課時,我從叮嚀的位置退下,成為一個陪伴者,三三得自己專注的聽課,遇到不理解的直接問老師,上課過程我僅是微笑陪伴,一切請她自主。

回家後,三三很清楚練琴是必須的,因為每每有練琴,在課堂上的表現就會非常特出,她自己喜歡那種感覺(成就感),因此她建立起晨起練琴的習慣。

所以,把學習的責任還給三三之後,三三知道我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會叨唸的母親了,所以她很自然的把責任擔起來了,從那之後,我們就不再為練琴爭執過。

因此,為了讓三三擔起上學的責任,我開始讓她學著自主起床,開始陪她遲到。

從開學至今,已經快要兩個月了,三三沒有一天是準時到校的。

遲到,在我的認知裡,是挺不好的習慣,回想從前我自己在學習的日子裡,長達三年的國中生涯,我鮮少遲到,因為晨時學校有晨考,錯過晨考是挺嚴重的行為,因此國中三年,我每日六點起床盥洗吃飯,六點半準時騎腳踏車離開家門,在只有半個小時的準備時間裡,我學會了善用時間,節奏清楚分明。

因此我知道,唯有孩子自己覺察了準時的重要,她才能開始學會善用時間。

在三三學會時間管理之前,我允許三三遲到,因為我知道這是必經的陣痛過程,她唯有在準時的路上嚐到讚賞,在遲到的路上嚐到失去,在兩相比較之後,她才能深刻體悟準時是必須的,也才能真正成為掌握時間的旅者。

在此之前,我陪著三三,過著大量的上學遲到著的日子。直至今日,遲到仍在持續著,但責任慢慢轉交的過程,我看見三三的覺察也慢慢在甦醒著。

李儀婷溝通vs教養部落格 

想追蹤更多李儀婷親子教養文章,請於粉絲頁按讚追蹤

Photo:Mi PHAM,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