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心愛的東西vs.沉靜的陪伴與對話

陪伴不是為了解決孩子悲傷的問題,而是為了讓孩子能夠得到支持的力量,讓孩子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她,她不是孤單一個人。

這週二(3/7),三三上學前,我看見客廳裡,有一只三三以前用拼豆做成的黃色公主吊飾,我突然想起三三書包上,原本的吊飾壞掉了,於是憑著直覺,我說:「三三,你的書包上沒吊飾了,我們把這個別在書包上吧?」

三三沒有反對,就這樣,我把吊飾幫她別在書包的拉環上了,當時我還不知道這個吊飾只能陪三三一天的時光。

放學後,我去接三三,當時吊飾還在書包上,而三三很得意的跟我分享,同學都很驚訝這麼美的吊飾竟然是她自己做的。

就這樣,我牽著她,走在細雨中,慢慢的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路途中,我們去買了一把雨傘,一起在公車站牌下等著遲遲不來的公車,一邊叮嚀三三,待會兒回家應該做的事,因為我們回家短暫的停留後,就得匆匆趕去褓母家接妹妹,這天是妹妹試上鋼琴課的日子,遲到了怕影響妹妹的心情。

就這樣,我們一路聊著玩著,回到家,直到開門的那一刻,三三發現她的書包上居然空無一物,漂亮的公主吊飾什麼時候不見了我們都不知道。

三三崩潰的哭著,她不願意進家門,就這樣站在門口哭著,嚎啕且傷心的哭著,她一邊哭,一邊悲傷的說著:「那是我最心愛的公主吊飾,我本來不想別在書包上的,是媽媽說要別的,如果不別上去,她就不會不見了。」

三三把懊惱與悔恨找了個出口,發洩在我身上。

我看著三三,理解她是個愛惜物品的孩子,也很心疼她失去心愛物品的景況,我腦子不斷的想著,在時間的壓迫下,我該如何陪孩子走過失去心愛物品的傷心?

陪伴不是為了解決三三悲傷的問題,而是為了讓三三能在這次事件中,得到支持的力量,讓她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她,她不是孤單一個人。

決定了以後,我告訴自己,別去在意時間了,因為唯有放下時間,寬容的陪伴,才不會讓自己焦躁,而陪三三走過悲傷,遠比任何事情都來的重要,川川上課遲到就遲到吧。

我抱著三三,低頭跟她說抱歉,我說:「我如果知道公主吊飾會不見,媽媽怎麼可能還會讓你別在書包上?媽媽和你一樣很喜歡那個吊飾,而且那還是你親手做的,媽媽懂你的心情,飾品不小心掉了,媽媽很抱歉。」我又說:「媽媽知道你很難過,現在我能幫你什麼?」

三三哭著說:「我要一模一樣的公主吊飾。」

我搖頭:「媽媽可以陪著你哭,可以陪著你回去找,可以不去上課,就是陪著你,但把公主吊飾變回來可能沒辦法,媽媽不是魔術師。怎麼辦呢?吊飾變不回來的話,你還希望我陪你嗎?」

三三停了哭聲,想了會兒,說:「媽媽你陪我回去找。」

我說:「好,我們放下東西就回去找,但是媽媽不能保證一定找得到哦!因為不知道吊飾掉在哪裡了,如果找不到我們就得接受她不見了的事實哦!」

三三聽了又悲傷的哭了,我知道她不想接受可能找不到的事實,但生命就是如此,即使不願意,有些事情還是會發生,我們得學習著接納。

就這樣,我帶著三三,撐著雨傘,沿著來時的路,一路尋找回去,到了公車總站,我們敲了停在路邊的公車門,懇請司機讓我們上車去尋找遺失的東西,因為不知道我們究竟是坐哪一台公車回來,因此只要是路線號碼相同的公車,我們都上車去尋找,就這樣,三三上上下下了五六台公車,都沒找到她心愛的物品,三三絕望的對我說:「媽媽,東西真的不見了,我們別找了吧。」

我說:「後面還有一台,我們再去看看吧,沒看完所有公車,我們先別死心。」

我會如此堅持,是因為我是認真的在陪著她,我把三三失去東西的悲傷當成是自己的東西在對待,因此在盡自己最大能力之前,我的信念是:不到最後關頭,永遠別死心。也就是因為這個堅持,三三知道我的陪伴不是敷衍,而是真心的對待,甚至超出她的想像,她會在這裡得到更多支持的力量。

最後,我們又多爬上了兩台公車,結局依舊,飾品真的不見了。

我和三三回到家,三三坐在客廳的椅子上,一想起飾品就悲傷的哭著,而我選擇坐在她的面前,看著她的眼淚,嘩啦的流著。

三三說:「媽媽,我好傷心,我好難過。」

我說:「我知道,我懂得你的傷心,那種失去心愛東西的感覺,媽媽也曾有過,媽媽不知道該怎麼幫你,但媽媽知道,你很努力去找了,媽媽也很努力了,我想吊飾一定也非常努力的想回來,所以我們都盡力了,盡力就好,我會一直在這裡陪著你。」

三三哭著問:「媽媽你也有心愛的東西不見了嗎?那是什麼?」

我說:「有阿,我最寶貝的老爺(我的父親,三三外公)走了,當時我就像你一樣,好悲傷,難過。」

三三想到傷心處,又放聲的哭著說:「媽媽,我覺得我的公主吊飾好可憐,她一個人掉在外面,她好想回來卻回不來,她好可憐。」

我說:「可是我並不這樣認為她可憐,你覺得她很可憐,那是因為你這樣想的關係。」

三三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就像老爺過世了,你覺得老爺可憐嗎?我總覺得,如果可以選擇,老爺一定也不想離開我們,所以他肯定也非常努力的想留下來,但是老天爺給的時候到了,他努力過後還是回不來,這樣的老爺,如果我覺得很可憐的話,老爺可能就飛往可憐的地方,那這樣他真的就會變得非常可憐,可是我不願意老爺飛到可憐的地方,所以我總是想,老爺是幸福的,因為他努力過了,走的時候也沒有病痛,有些人走的時候是很痛苦的,但老爺沒有,所以這點老爺很幸福,不是嗎?而且,老爺走的時候,有我們這群非常愛他的孩子陪在身邊,老爺一定也感覺很安心吧。」

三三似懂非懂點頭,又反駁:「可是我還是很難過呀,東西不見了,我心情不好,媽媽你可以補償我一個嗎?因為是你幫我把飾品別上去的,所以是你害她不見的。」

我搖頭:「我沒有辦法補償你,因為沒有一個飾品能取代你的公主吊飾,而且我並不認為是我害的,因為早上我幫你別在書包上的時候,你是同意的,不是嗎?我想,我們都得接受飾品不見的事實,」

我不給予補償的想法很簡單,因為東西丟失並不是我所願意的,而且當初三三是同意把飾品別在書包上,所以東西丟失,我們需要共同承擔結果,孩子不能把過失都推給我,而且孩子必須學習接受失落、悲傷的情緒,往後當她面臨相似問題時,才能有足夠的力量面對。

三三說:「可是我很難過,沒辦法停下來呀。」

我說:「當然要難過,老爺走了,我也很難過!難過是很正常且很棒的事,因為那代表我們很愛他。告訴你一個秘密,其實老爺走了以後,教會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那就是我學會更珍惜留在我身邊的人,比如三三,比如川川,比如一一和你們的爸爸。我想,你的公主吊飾不見了,會不會也想教會你珍惜其他留下來的玩具,比如長頸鹿,比如兔子,比如積積……,他們都等著你去愛他們,他們都渴望你開心的樣子。」

三三問:「為什麼他們都希望我開心?我很想我的公主吊飾阿,我一想到她我就想哭阿!」

我點頭,說:「就像老爺走了,我也會哭,但是如果我一直用哭來想念老爺,那麼留在我身邊的人,肯定也會跟著我一起悲傷吧?三三如果看到我每天都在哭,會怎麼樣呢?」

三三:「我也會一直哭吧?」

我說:「肯定是呀,每天哭,心情都很不好吧?那留下來的人不是很可憐嗎?每個人都不能快樂,都要陪著我一起哭!我想這不是老爺希望的,所以我決定把對老爺的愛,放在我心裡,我還是可以繼續愛老爺,想起來的時候當然還是會難過,但是不會像一開始的時候那樣悲傷,因為老爺已經飛到幸福的地方了,所以我要好好珍惜留在我身邊的人,讓身邊的人都過的快樂,這樣以後我們才能一起飛到幸福的地方呀!」

三三哭泣停止了,她上前抱著我很久很久,親了親我,之後便靜止不動了。我就這樣靜靜的抱著她,不在乎時間滴答。

時間就像是靜止不動的棉絮,那樣的柔軟,那樣的沉靜。

許久之後,三三抬起頭,眼裡沒有淚水,只有堅定的目光,她告訴我:「媽媽,該去洗澡了,等等要趕快去接妹妹,不然她上課會遲到的。」

我笑了,我知道她悲傷的歷程在我專注的陪伴下,已經完整的走完了,而現在的她所展現出來的樣子,比起飾品丟掉前的任何一刻,都還要有力量,這是失去飾品所得到的珍貴禮物。

李儀婷溝通vs教養部落格 

想追蹤更多文章李儀婷親子教養文章,請於粉絲專頁按讚

Photo: greg westfall,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