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久病家人快點死掉,有這種念頭怎麼辦?

當所愛的人表現出憤怒與攻擊性時,不要把這種行為解讀為針對你,他們其實只是覺得無助。發揮同理心,我們可以助人助己,讓彼此都不再感到那麼無力。

文│貝瑞‧雅各布、茱莉亞‧梅爾

有時他的憤怒,只是無助的表現

傑佛瑞竭盡所能想讓母親高興,但不管他怎麼做,都無法讓她滿意。

有時嫌餐點不夠燙,有時又嫌太燙,有時挑惕吃的東西不喜歡,還有鋪床的方式錯了,幫她拿的衣服也不對,從雜貨店買回來的東西都不是她要的品牌。

每次到她的公寓去,他都會感到極度的焦慮與不安,幾乎要恐慌症發作了。他得一遍遍練習深呼吸,說服自己可以撐過去。

有一天,當他替她鋪床,再次遭到責難時,傑佛瑞突然有了新的領悟。他固然因為無法取悅她而覺得無力,但或許母親因為不得不依賴他的照顧也感到無比的挫。

於是他決定在鋪床時詢問她的意見,讓她坐在一邊旁觀。最初,她鄙夷他連這個都不知道,但他耐心地等她說完,又再問了一遍。這一次,她終於透露自己的喜好—床單的底部和側邊都要塞進去,被子和被單要往下摺。

其實這和他平時做的根本沒有兩樣,但他什麼也沒說,照辦了。等到接近午餐時間,他提出幾種選擇,問她想吃什麼餐點、想要什麼烹調方式。採購食物前,他也會和她一起列出購物清單,寫下她喜歡的品牌名稱。

傑佛瑞的母親依然會經常抱怨,但在她開始參與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以後,抱怨的次數明顯減少了許多。現在他們比較可以愉快的對話,也不再那麼憂慮、緊張,漸漸他發現,嘗試站在母親的角度去看事情,並想辦法降低她的無助感,這才是幫助她、同時也幫助自己的最佳方法。


當所愛的人表現出憤怒與攻擊性時,不要把這種行為解讀為針對你,他們其實只是覺得無助。發揮同理心,我們可以助人助己,讓彼此都不再感到那麼無力。


 

希望久病家人快點死掉,有這種念頭怎麼辦?

經過了無數個無法成眠的夜晚,霍華德下定決心,要與妻子好好談一談。

隔天晚上睡覺前,他敞開心房告訴雪莉,他有時暗自希望父親快點死掉,而這種念頭又讓他痛苦萬分,因為他真的很愛老爸。接著,羞愧讓他低頭痛哭。

夫妻倆已經照顧失智症的父親多年了。他的健康每況愈下令家人筋疲力盡。永無止境的制訂計畫、不斷的危機處理,還有堆積如山的帳單也讓霍華德很擔心未來的經濟狀況。

這時雪莉給了霍華德一個擁抱,她也愛他的父親。她知道要把這些話說出口,對他而言是多麼困難。她向他保證,任何與他有相同經歷的人,難免都會偶爾出現這種念頭,她承認自己也不例外。

把話說開了,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感受,使他們兩人都輕鬆許多。霍華德覺得能被理解真好。他鬆了一口氣,當晚終於比較容易入眠。


試著接受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去批判它,給自己多一點寬容與同情。畢竟我們都只是凡人而已。


摘自 貝瑞‧雅各布、茱莉亞‧梅爾《面對久病家人的勇氣》/三采文化

Photo: WEB AGENC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