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不在於你是否真的可以抓到孩子說謊,而在於他們相信你會抓到

由於父母與子女之間有太多衝突點,你可能會認為無法營造一個鼓勵誠實的環境,說謊難以避免。因為當你和孩子想要的東西不同,孩子就會傾向用說謊來得到他要的東西。

文│雷伯恩、佐曼

孩子往往不這麼想

你有自己想做的事,不單單想照顧孩子,但這利益就與家中的小不點衝突。你或許想跟朋友出去玩,但女兒可能想要你待在家跟她玩拼字遊戲。即使當你把全副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你們對於「該做什麼事」的認定還是常常相左。

不只對於未來的重視度不同。我們也知道,孩子往往喜新厭舊,但孩子自己往往不這麼想。十六歲的喬許可能認為他會永遠死忠同一樂團,應該把樂團名字刺青在自己的手臂上。然而喬許的父母知道,可能下個月他就對這樂團不再感興趣,遑論二十年後。

由於父母與子女之間有太多衝突點,你可能會認為無法營造一個鼓勵誠實的環境,說謊難以避免。因為當你和孩子想要的東西不同,孩子就會傾向用說謊來得到他要的東西。凱文不想寫作業,父母堅持要他寫。不過,只有凱文知道他有多少作業。父母要用什麼方法才能確保凱文誠實?

自然界中有利於欺騙的環境,也有方法確保誠實無欺的溝通。

 

找出無法做假的跡象

父母時常利用跡象來辨別真偽。一個我們都很熟悉的例子:想要確認孩子是否乖乖把藥吞進去,你要孩子張開嘴巴,把舌頭伸出來檢查。還有許多其他溝通方式,讓孩子很難造假:當你擔心女兒說自己有把玩具收好,其實是把全部東西塞進衣櫃時,可以請她指出玩具收納的位置;當你擔心兒子沒去看電影,而把買電影票的錢拿去買糖果,可以請他給你看電影票根;你是否擔心孩子故意虛報校服的費用,以偷藏差額? 可以請他出示購物的發票明細。

有時候,創造跡象並不容易。就像父母很難禁止凱文謊報作業量,他們或許可以每天打電話問老師,但這麼做問題也不少。這個做法不僅麻煩,長期也有後遺症,像是會造成親子間的不信任感,也無法讓孩子體認誠實的重要。

要懲罰孩子的說謊行為,你也必須要有察覺的辦法,畢竟你不能懲罰自己沒看到的行為。如果難以完全監控,就要讓懲罰有效,懲罰必須可信,你願意執行,或是已經預先保證(一旦發生就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執行),而且在孩子的眼中,懲罰帶來的損失必須大於說謊得到的利益。如果禁足不痛不癢,愛惹事的小鬼頭就會繼續溜出家門,因為他願意為整夜玩樂被禁足。

在不是完全監控的情況下,孩子是否誠實很重要,但當我們無法有效洞察孩子是否說謊時,我們又該怎麼做? 這看起來是個讓人束手無策的情況,我們只能祈禱孩子據實以告。但事實上,自然界已找到了一些解決方法。

 

斷絕說謊的好處

第一個辦法最有效:改變遊戲規則。你有兩個做法:降低說謊的好處,以及增加誠實的益處。讓我們以海鳥白腰叉尾海燕為例說明,這種鳥生活在太平洋與大西洋北方的島嶼上。就如許多鳥類,白腰叉尾海燕也會在捕魚後,帶回鳥巢餵食幼雛。白腰叉尾海燕不會頻繁餵食幼雛,通常每餐要隔上三天。(下次你兒子喊說肚子餓時,告訴他這種鳥的故事!)但與其他鳥類不同的是,白腰叉尾海燕「決定」完全忽視幼雛討食的行為,隨機決定餵食順序。這表示,若白腰叉尾海燕的幼雛對父母假裝飢餓,一點好處也討不到。

我們不是要你完全忽略孩子的行為,至少不是現在。但我們可以從白腰叉尾海燕獲得啟發,父母改變了誘因,所以孩子沒有說謊的動機。你要如何運用這個策略?

就如凱文的作業,父母可以斷絕所有他說謊能得到的好處。在被蒙蔽幾個月後,凱文的父母與老師見了面,發現凱文沒有誠實告知自己的作業量。父母了解到,不能輕信凱文每晚告訴他們的作業量。於是,他們要求凱文每晚花兩個小時復習作業,即便凱文說那天完全沒作業,父母也要他溫習功課或是做額外的數學練習題。因為說謊無法讓凱文更快看到電視,說謊的誘因也就自動消失了。

你也可以用其他方式,讓孩子從誠實得到更好的結果。父母可以藉著降低懲罰或給予獎賞,來鼓勵誠實的行為。有些父母會承諾,若孩子馬上承認自己的錯誤,可以減輕懲罰。父母也可以在孩子說實話時,直接給予獎賞,比方額外的電視時間。

在談到最後一個確保孩子誠實的機制時,我們要再一次回到自然界,以最炫目迷人的美麗生物之一孔雀為例。長久以來,孔雀一直是眾人驚嘆的對象。

「不利條件原理」是由一對生態學家夫妻阿莫茨(Amotz)與扎哈維(Avishag Zahavi),在研究野生動物行為多年後提出的理論。該理論指稱,尾巴是雄孔雀向雌孔雀展示健康的工具。在孔雀界,雌孔雀對擇偶很挑剔,牠們只跟少數素質佳的雄性交配。雄孔雀有多個方式能成為「高素質伴侶」:更強壯、行動更快、更聰明、比其他潛在對手更健康。

這個情況如你所料,賦予不誠實極大的誘因。素質較差的雄孔雀會想讓雌孔雀誤以為牠品種優良。在雌性很挑剔的物種,就特別有說謊的誘因:雄性沒辦法「告訴」未來伴侶自己有多健康,只能仰賴精緻但礙手礙腳的尾巴做信號,只有優秀的雄孔雀能扛得起它。

在扎哈維提出他們的理論後,一些生物學家就用賽局理論的語言,賦予「不利條件原理」可以數學計算的精準度。(扎哈維對數學沒有太感興趣,但沒關係,賽局理論家很喜歡!)這些數學模型顯示,該理論在某種程度上,是非常合理的。但唯有當健康雄孔雀在養成、維護巨大尾巴的成本上,比不健康的孔雀低,這理論才成立。比方,健康的雄孔雀可能容易取得很多食物,所以能把多餘的卡路里用在巨大尾巴上。或是牠很擅長躲避獵食者的追捕,所以不必擔心被尾巴拖累速度。反之,瘦弱的雄孔雀可能食物不多,所以沒有多餘的能量可用在尾巴上,也有可能牠需要動作非常迅捷,才能免於成為獵食者的晚餐。如果牠為了膨脹自己的能力,不顧一切的養成大尾巴,很可能在找到伴侶前就嗚呼哀哉。

你也可以找方法,讓孩子為不誠實行為付出高昂代價。

 

追問細節,讓說謊的成本大增

有個促使誠實的常見方式:詢問細節。當懷疑孩子說謊時,透過問問題,往往能確認孩子是否誠實。打從一開始編故事,孩子就要付出較高代價,說謊比坦承更困難,因為說謊很花腦力,孩子需要運用想像力,而講實話只要回想過去發生的事即可。編造故事很花精力,尤其對不常做假的小孩更是如此。

你問愈多問題,說謊的孩子就需要費更多心力去創造一個沒有破綻的謊言,也讓說謊的代價更沉重。

只追問一次用處不大。你必須讓自己養成問問題的習慣,讓孩子知道必須面對一連串問題的砲轟。他必須要花時間準備,想一個天衣無縫的故事才騙得了你。如果說謊只是為了少做幾件家事,他可能寧可做家事。不過,回答問題的代價必須大過說謊的好處。在說謊好處不大時,問一連串問題的策略很有效,但若這彌天大謊帶來的利益極大,很可能就起不了作用。

你也可以用其他方式,加重說謊的代價。凱文因為父親到德國工作,十歲時曾在德國住了幾個月。凱文很討厭他的學校,於是為了逃避上學裝病。父母一開始不敢把凱文的說法當耳邊風,但幾個星期下來,他的父母發現,凱文在週末從不生病,於是開始起疑。這時,不利條件原理可派上用場。若他們增加凱文留在家中的成本,凱文就失去欺騙的動機。比方,父母可以對凱文說,因為他週間沒去上課,週六必須留在家裡寫作業。凱文或許會發現,當他真的生病時,留在家裡才有意義。

摘自 雷伯恩、佐曼《賽局教養法:讓孩子學會雙贏》/天下文化

Photo:Richard Leemin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