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職媽媽是貢獻或損失?

你認為,女性為照顧小孩放棄工作,是造成國家經濟的損失,還是說,培育未來主人翁,長遠而言對國家絕對是貢獻?
  • 文/ 羽茜
  • 2017-03-15 (更新:2017-03-15)
  • 瀏覽數20,578

朋友傳了這個連結給我,想聽聽我的看法,就是蔡總統前日在婦女節活動上發言「女性為照顧小孩放棄工作,這是國家損失」所衍生的問題。題目很簡單只有兩個選項,就是:你認為,A.女性為照顧小孩放棄工作,是造成國家經濟的損失,還是說,B.培育未來主人翁,長遠而言對國家絕對是貢獻?

之所以問我大概是因為我是全職媽媽,而又符合題目中所描述的:高學歷女性為照顧孩子而放棄就業的類型,想聽聽我是否有「正在培育國家未來主人翁」的感覺,還是認為自己正在犧牲。

可是怎麼想,都覺得題目怪怪的,好像對也好像不對,後來才想通這種違和感出於何處,因為我們並不是受愛國教育長大,我們在民主國家裡,相信國家存在的意義在於保障個人追求幸福的權利,既然不是為黨國而活,我們所做的任何決定,不管是是否結婚、生小孩、生小孩後是否該退出職場專心育兒,都不是為了國家社會。

所以說,「這麼做能否讓我成為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在做決定時會納入考量的,不管是退出職場還是職業婦女,我們只想找到對家庭好的方案,考量個人的性格、家庭的經濟、孩子的教育等問題,最後選擇成為全職媽媽或職業婦女,只是這樣而已,並沒有甚麼為國為社會的崇高理由。

 

全職媽媽是貢獻或損失?不管怎麼選都是歧視

但是這個問題還是讓我覺得值得討論,或者是必須要被批判的地方是,當你提出「為照顧孩子而退出職場是國家損失」時,反過來說就是把全職媽媽劃分成對國家社會貢獻不如職業婦女的人,我覺得這是一種間接表達的歧視,在國家應該保障所有人民有追求幸福的權利的前提下,這種對某一種選擇、某一種生活方式的歧視,非常不可取。

身為全職媽媽我從來不會說我對國家社會的貢獻大於另一種人,相反的,也不認為自己的貢獻遜於他人。為什麼,因為國家社會需要各種人,就算不是媽媽,也總有一些人在為了家庭照顧(無論是照顧孩子或老人)必須要退出職場。所謂的「貢獻」,並不是用勞動參與率或國民GDP來計算,維持這個社會的健全運作所做的各種努力,有許多都是無法量化成經濟或所得的「看不見的付出」。

全職媽媽的付出應該算是這一類,就個人職涯考量而言,或許我犧牲了更高的所得(可量化的部分),但從家庭幸福感來說,我認為這麼做讓我獲得更多。而那個幸福感是按照各個家庭不同,也就是說對於自覺不適合在家帶小孩,渴望事業成就的女性來說,出去工作而孩子託付他人,可能才是她實現最多家庭幸福感的選項。當個人都做出自己覺得最適合的選擇時,家庭就能夠和諧,國家社會也因此穩定。

 

所以問題從來都不是,也不應該是,出去工作才對社會有貢獻、不工作就是沒有

問題的重點一直都在於,對於「女性選擇成為職業婦女或退出職場」,在台灣這個社會,一直都還是存在著壓迫,而對於這個壓迫,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有所意識和警覺,男性尤其是要注意,因為這些條件也同樣在欺壓男性。

不合理的勞動條件、過長而徹底侵吞員工家庭時間的工時、認為孩子就是要自己帶否則就是缺乏母愛的意識形態、良莠不齊讓人無法安心託付的育兒機構、完全不在乎員工個人健康只求人事成本降到最低的企業,以及保障這種企業對勞工不斷剝削的政府等等,這些不利因素讓台灣的婦女有時會呈現兩種狀況:

一、成為全職媽媽並非出於自願,而是為了降低成本、保障安全等考量,卻在有賺錢才能大聲的傳統家庭中無法得到尊重,日子過得不快樂,還得自己承擔職業生涯中斷的風險

二、成為職業婦女並非出於自願,而是為了降低成本、對抗家庭中的歧視,但是在不友善的工作環境中蠟燭兩頭燒,看似兼顧工作和家庭卻壓力爆表,在「孩子是媽媽的責任」的性別刻板印象下,即使工作也一樣要承擔旁人對於你沒有把孩子顧好的懷疑和指責

對孩子來說,最好的媽媽是快樂的、能夠在自我實現和家庭幸福中求取平衡的媽媽,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身教,而無關乎她是職業婦女或全職媽媽,但台灣的問題是,兩個選項,都一樣承受非常多不公平的壓迫和歧視,快樂媽媽變成是最難的,印象中看過一份調查,百分之八十幾還是九十多的媽媽,覺得自己並不快樂。

確保每個人民的平等自由,以及保障他們追求幸福、自我實現的空間,這些才是站在一個國家高度上應該做的事情,如果國家政府的領導人發言,是用「某一群人的這種選擇是國家的損失」,其實就是帶頭歧視,並且暗示了某種只能用經濟所得來衡量的價值才是唯一的價值,間接地,正當化了那些始終有工作卻不需要在此選擇中兩難的男性的優勢地位(同樣為人父母卻只有媽媽陷入兩難,其實這就是性別不平等),也強化「有賺錢講話就可以比較大聲」的價值觀,讓父權主義可以繼續遂行家庭中的言語暴力和壓迫。

我沒有辦法在「退出職場全心育兒是國家貢獻或損失」的選項做選擇,因為這個題目本身就有問題,除了掀起對立、強化歧視、巧妙地迴避國家政府該做的事情而把一切歸咎於人民個人選擇以外沒甚麼特殊的意義。

少子化既然是國安問題,國家政府應該做的是如何讓人民更有意願生養小孩,那麼實現一個讓女性在生養之後,仍然有選擇的自由和權利的環境,保障職業婦女和全職媽媽都同樣受到尊重而不被歧視,才是重點。

這種無論對哪一種女性來說都不公平的說法,若是繼續傳播並且強大下去,很快地,台灣的女性會越來越不願意生養小孩讓自己為難,如果這個社會都只有單身女性,或許女性勞動參與率就不會下降,但國家會因此更好嗎?沒有小孩的社會,才是更棘手的問題。

 

Photo:Jason Lander, Licensed.

數位編輯:楊逸慧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