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同溫層,讓孩子看見不同

孩子很少去別人家,自然是不太明瞭其他家庭的樣貌,而我也是在醫院服務,有機會做到宅服務之後,才見識到許多情況。所以我也想讓孩子參與生活本身,看見不同的生活,別把許多事情看作是理所當然。
  • 南琦
  • 2017-03-10
  • 瀏覽數10,858

週六下午,孩子與同學約了說要去同學家裡玩,我和先生便開車送她過去。

那位同學只簡單描述地址,就那個某某路,看到空地之後一直走,就到了,我家是一棟透天厝。

某某路?在這裡住了10多年我竟不知有這條路。開了導航之後發現,咦,這離我們並不遠,隱藏在市郊馬路中難得的一大塊農地,說是農地並不是太精準,因為雜草叢生,土梗之間的田畦歪斜,沒有系統的種了一些作物,走到底,便是由兩排老舊社區包夾著這條狹長某某路。

農地中看起來超過半世紀的社區與其說是鬧中取靜世外桃源,不如說更像隨時會被政府徵收的土地。而同學口中的透天厝,是一整排連棟建築中侷促的一小棟,門一打開,唬了我一跳:進門右手邊放了一張床,上面有個臥床阿嬤表情痛苦的動也不動,但確定有氣息,「我阿嬤就這樣,都一直在睡覺啦」,小孩見怪不怪的回答。周遭堆了不少雜物,所謂的客廳僅剩過道。

孩子和另一位也是來作客的同學,3個人手牽手準備往客廳更裏頭的廚房時被我叫住:「小朋友,你家還有其他大人在嗎?」我看了看,不放心的問。

「我媽去買東西,等等就回來了。」小孩看到同學來訪很開心,用愉悅的聲音回我。那麼,一定要把門鎖好喔。我看著他們鎖好門後才放心離去,並交代孩子晚上6點以前要打給我們,農地裡入夜黑暗,沒有路燈。

回家之後,我問,好玩嗎。孩子說,好玩,接著就跟我描述,「她家好小喔,那樓梯好恐怖,是鐵梯,很窄很窄耶,我不敢走上去都要用爬的……」

同學的媽媽其實都沒有回來。我跟孩子說,下次不如約我們家吧,請同學過來,也很近的。

孩子很少去別人家,自然是不太明瞭其他家庭的樣貌,而我也是在醫院服務,有機會做到宅服務之後,才見識到許多情況。

我也想起門診的一個病友,她住在類似這樣的地方,每次來的時候我必問其吃過沒。她上工廠大夜班,下班後就直接過來,我知道大夜班有準備簡單消夜,但不見得有早餐。她的肥胖是因為營養不均,什麼便宜的垃圾食物都吃,每次看到她,總覺得又胖了一些。

我固定跟她約早上9點的晤談,正巧是下班時間,她就不必另外請假,可以把假拿來多休息,「今天這樣就可以了,可以直接回去不用批價,上次已經算過了。」我用這種方式來代替早餐,我想保有她的自尊,同時提醒自己保持禮貌,注意別做得太多。

這是我從她身上學習來的適度關切與付出,多給予不幸者一些理解,並再次提醒,別把許多事情看作是理所當然。

所以我也想讓孩子參與生活本身,看見不同的生活,這就是學習了。

網路上常說同溫層,指的是相同理念的人會聚在一起,但同溫層如果指的是故步自封,眼裡看不到他人的存在與痛苦,那麼同溫層的意義不過就是躲起來取暖,尋求少數人的慰藉,自說自爽,沒有成長。

如果人生就是一場修煉,我私心以為,遺世獨立修行實在沒意思,如果能在紅塵中修煉,得接受多少考驗與歷練,對我來說,那才是真正的學習。

不為孩子太早搭蓋同溫層,讓她有機會看見許多人的樣貌、家的樣貌,沒有美化,沒有修圖,也不扭曲,很真實的、增加對世界的認識。

Photo: Veronika Galkina/Shutterstock.com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