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青少年正在改變世界,台灣的青少年卻在考試地獄裡

因為網路上各種資訊與知識的流通,以及各種行動載具的普及,還有參與社群的方便,使得實際上每個少年的成熟程度都可能遠超過學校及父母的認知。
  • 書摘
  • 2017-03-10
  • 瀏覽數10,686

文/郝明義

未滿十八歲的少年,正在改變整個世界

二○一六年的《財富》(Fortune)雜誌,有一篇 〈18 Under 18〉 的文章,報導了十八名年齡不到十八歲的少年做了些什麼事。從全方位育兒服務到服飾設計到全球最快無人飛行器公司的創辦,跨越多個領域。

年齡最小的入選者烏瑪(Mikaila Ulmer)只有十一歲,因為「從恐懼排斥到關心蜜蜂對整個生態系統的重要性」,創立了一家以蜂蜜加亞麻籽的檸檬水公司Me & the Bees Lemonade,並兼任執行長。

十四歲的班納傑(Shubham Banerjee),則創立了一家公司 Braigo Labs,生產低成本的盲人點字印表機,最新的機型可以使用無線網路與藍芽自動把網站上的內容轉化為點字印出來。

而像這本書前言所提到的印度十四歲少年札拉,發明空中拆地雷的無人機,例子多有。荷蘭的波楊.史萊(Boyan Slat)十六歲去希臘潛水後,開始發心清理海洋垃圾,今天已經眾所矚目。

英雄出少年。今天格外是。

但是,在今天的台灣,卻有著相反的事情在發生。

 

在台灣,少年被囚禁在虛幻的升學監獄裡

雖然人的壽命延長,求學的機會普及,各種書籍的取得更方便了,但是台灣十幾歲的少年卻被拘禁在考試的監獄裡,離社會上認定,或者起碼父母認定的成熟階段還遙遠得很。

諷刺的是:因為網路上各種資訊與知識的流通,以及各種行動載具的普及,還有參與社群的方便,使得實際上每個少年的成熟程度都可能遠超過學校及父母的認知。

今天的少年,只是被拘禁在一個虛幻的監獄裡。

但是經過太久的催眠,大家都接受了監獄的真實,並且即使到了要出獄的時刻,還都願意繼續接受催眠,寧可選擇留在監獄旁邊。

所以,中學階段的少年,如果確實體認到自己是置身於這個監獄之中,那有兩件事情可以做。

 

第一,我們要開始自己的越獄計劃。

越獄計劃不是要退學。而是從現在開始,就決心不要再被這個監獄所限。

大約一百年前,美國有一位教育家,也是哲學家的杜威(John Dewey),寫了一本《民主與教育》。

杜威在這本書裡談的許多觀念都是劃時代的,對今天的台灣,尤其有意義。

我從這本書學到最重要的三點是:

第一,民主並不只是一種政治形態;主要是一種共同生活的模式,一種協同溝通的經驗。正因為民主社會的生活形態中有不同利益的彼此交融,所以比其他社群更需要注重審慎而有系統的教育。

第二,這種教育不應該另有目的。教育過程的本身就是目的。也正因為如此,我們只有盡量善用眼前的生活,才是對日後的人生和工作最意義的準備。

第三,要在一個社會裡做個有用的人,就是讓自己從群體生活中得到的,與自己對群體的貢獻平衡。這些貢獻並不是看得見的財物,而是一個人有自覺地讓自己的生活更寬廣、更深化。

 

標準化的教育過程,變成難以掙脫的魔咒

不論從哪一個觀點來看,我們中學生都不能小看自己。

我們只是年齡剛好落在十幾歲的這個階段。我們有我們的不成熟之處,但年齡比我們大許多的人也有他們不成熟之處。

我們是完整的個人,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我們自己的人生,早已經開始,絕不是非得在幾年後進入什麼樣的大學才算開始。

在考試教育下的人生認知,是一連串講究「標準」過程的產物:標準的答案、標準的讀書方法、標準的升學路程、標準的人生路程。

這一連串「標準」的過程,形成一個魔咒。

中學階段的少年,要打破這個魔咒,可以從其中的一個環節著手:讀書的方法。我們就從改變自己的閱讀開始,打破這個魔咒的連鎖作用。

在網路時代,我們一方面知道如何活化自己的各種感官,從社群與協力合作中學習,也知道如何在黑夜中閱讀,孤獨地追尋閱讀與夢想的關係。我們現在就實踐自己相信的人生,也相信我們的人生可以經由一本書而改變,發生神奇的提升。

 

第二,是讓自己的父母認清這個現實,發生改變。

我請教台大的葉丙成教授,為什麼儘管有十二年國教,今天台灣的中學階段仍然擺脫不了考試教育。葉教授認為,現在許多中學老師已經在進行改革,但問題主要出在兩端。一端是大學,大學完全不顧這些改革,考招仍然以分數來標定學生表現;另一端就是許多家長不用功,不了解世界的新趨勢,只知道迎合大學的考招方式,來要求自己的孩子學習、補習,甚至排斥一些老師在學校裡進行的改革。

我認為:要說服這些父母認清現實,發生改變,他們自己最珍惜的子女可能比較使得上力。

父母,不會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在更好的環境裡成長。但是在今天變化這麼大的世界裡,很多父母可能沒有意識到環境的變化,也可能是對子女的「關注」過度,結果適得其反,反而成了阻礙改革的因素。

如果中學階段的少年能自己從閱讀開始改變,從而對世界的認知、對人生的想像與期許也都產生變化,是不難被父母所覺察的。有了這些變化,會不會比較容易和父母溝通,讓他們接受孩子需要改變,或已經改變的事實?

這件事情與其交給別人做,不如由少年自己來著手更有效。做這件事,也可能就是越獄計劃裡極其重要的一步。

告訴父母:你的人生,有比那些標準答案、標準升學更美麗又奇妙的可能。

我認為這值得一試,也必須一試。

畢竟,未來,是屬於少年人的新世界。

這句話由少年人告訴大家,最清楚也最有力。

摘自 郝明義《尋找那本神奇的書》/大塊文化

Photo:Þóra Kristí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