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的無奈:明知道補習不好,卻又擔心孩子成績不如人會失去信心

從這個定義來看,小傑對老師教育的方式有意見,這是學習權中「持續疑問與深入思考的權利」。妳想,如果學生、家長甚至是老師對教育的方式和內容沒有懷疑或者思考的權利,我們怎麼能夠確認我們受的教育內容合不合適?是不是受到政黨或特定的意識形態的控制?所以學習權的道理和民主體制其實是一樣的。

文/侯文詠

教改一直改,孩子還是一樣辛苦

「我真的不曉得教改到底在改什麼?」老媽一臉沈重地抱怨了起來,「行政體系、老師、家長這個權又是那個權的,好了,大家權力都增加了,最可憐的是學生,課業壓力愈來愈重,從數學、英文、鋼琴、電腦、游泳,沒有一樣不用補習。現在當家長實在很無奈,你明知道補習這麼多不好,可是不補習小孩子成績不如別人,你又怕他喪失信心……哎,我真的搞不懂,大家不是都說要減輕學生的課業壓力嗎?

「或許大家不太習慣或者是搞不清楚教育改革,其實教改就是要鬆綁,把過去以國家為主體的教育改變成以學生為主體的教育。」郝老師堅定地說:「而學生主體的教育裡面,最重要的核心就是學習權。所以才會有教師專業自主權、家長參與權和選擇權的設計,這些其實都是為了保障學習權而產生的。」


沒有學習權,怎麼知道教育內容合不合適?

「妳說的學習權到底是什麼?」

「過去大家可能都以為學習權只是學習讀書、寫字這些事情,其實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的內容,學習權除了學習讀與寫的權利之外,還包括了持續疑問與深入思考的權利,想像與創造的權利,閱讀自己本身的世界而編纂其歷史的權利,使個人與集體發達的權利,和獲得一切教育方法的權利這六種內容。從這個定義來看,小傑對老師教育的方式有意見,這是學習權中「持續疑問與深入思考的權利」。妳想,如果學生、家長甚至是老師對教育的方式和內容沒有懷疑或者思考的權利,我們怎麼能夠確認我們受的教育內容合不合適?是不是受到政黨或特定的意識形態的控制?所以學習權的道理和民主體制其實是一樣的。妳想,如果憲法不賦予人民投票選擇政權的權利,那麼國家怎麼會有不斷地改善、進步的動力呢?」

「我不明白,」老媽說:「既然妳說學習權這和民主體制一樣,學習者有懷疑和選擇教育方式的權利。既然已有法律明文保障,為什麼當我們行使這種正當權利時,會和老師和學校搞得這麼不愉快呢?」

 

各方都有自己的利益,舊有的架構難以撼動

「教育改革才是這幾年的事情,而妳現在面對的卻是一個舊有的龐大文化與習慣。就像妳當初明明知道詹老師是個明星老師,即使他的教學方式不正常,還是想盡辦法請託,把小孩子送進他的班級一樣。同事之間為了彼此的人情以及教師共同的立場,對於這些老師通常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行政單位為了獲取社會資源擴張行政權,也樂於庇護這些老師,以換取家長的合作。明星老師為了達到教好班、收好學生、增加補習收入的目的,有時甚至樂於屈從學校的行政措施或者是向教師會裡面的某些強大勢力靠攏……大家都為了各自的利益考量,彼此照應遮掩,所以我說妳面對的實在是一個龐大的共犯結構。」

「所以,妳是說我們小孩被這個龐大的共犯結構綁架了?」

郝老師點點頭。「我很不願這麼說,不過,這個共犯結構龐大到恐怕連妳自己都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不自覺。一旦妳抵抗其中的一小部分,很難不觸怒其他的部分……」

 

媒體介入,往往讓教育權的討論更加複雜

「嗯。」老媽似乎在咀嚼著郝老師的話,過了一會,她看著邱倩,問她:「邱倩,妳有什麼意見?」

側著頭傾聽的邱倩一直沒有說話,也許是太專心的緣故,她左側的頭髮落到額頭前面去了,遮住了一部分的臉。這時候她總算抬起頭來,撥了撥頭髮說:

「剛剛我一直在思考,媒體到底是介入好,還是不介入好?老實說,如果只是老師處罰學生的方式對不對,或者是學生對老師禮不禮貌的爭執,這些事實在是枝微末節,我個人倒不覺得有必要去浪費報紙的版面報導。不過,在郝老師談起龐大的共犯結構這件事之後,我就不這樣想了。我開始覺得,或許過去的許多衝突事件都牽涉到這個共犯結構。問題是這個共犯結構太隱密又太完整了,甚至還包括了我們自己,因此根本無從捉摸,以至於最後事件被報導出來時,往往被被引導成類似我剛所說枝微末節的爭執,根本吸引不了輿論,到最後只好不了了之。因此,這類的問題,如果能夠好好地去報導或者討論,對於整個社會,或者整體性的教育環境,或許是正面的。」

「妳覺得我應該開記者會,請媒體來報導這件事嗎?」老媽看著邱倩。

「我不適合做這樣的建議。畢竟我只是從整體面來思考這個問題,如果妳們決定這樣做,這背後必須付出的代價,恐怕不是媒體可以幫忙承擔的,」邱倩想了想說:「還有,一旦妳決定這樣做,我們就變成了報導者與被報導者的關係,雖然我們是老朋友,可是新聞工作應有的客觀立場和分際,我最好不要混淆。」

摘自 侯文詠《危險心靈》/皇冠出版

Photo:Tiago Lima,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