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相信孩子會勇敢飛翔!

我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就是在平日理性時,知道不該要求孩子依照自己的期望走;但是當實際情況來臨時的第一時間,卻不自覺用以前爸媽要求我們的方式對待自已的小孩,要讓理論(理性時學習的親子溝通)和實務(面對真實狀況的第一反應)都內化成我自己的東西,我還有好長一段路要學習。

上週五上台北,其實是因為娘親老東家東森購物昔日同事,盛情找鰻魚去做廣告試鏡。由於鰻魚從來沒這方面經驗,我們討論後決定讓她去見見世面,也當回報同事器重之情。

輪到鰻魚時,導演要她自我介紹、吃東西做表情、表演等,鰻魚卻一反常態整個黏在我的身邊,好像變成了我是導演在下指令,我必須告訴她怎麼做;上述那些平日不論在家或在外,都難不倒她的事,全都比登天難!

我想,她應該是害羞,依著她不時跑回我身邊、希望給她信心和安全感可以一下就進入狀況,回到正常的水準好好表現。但事後發現:「我錯了,我根本就不應該陪著進去的。」鰻爸和我說,如果我們不和她進去,放手讓鰻魚自己去面對,依照她愛面子的個性會勇敢且堅強的完成被指定的任務。

 

「放手,相信孩子會勇敢飛翔!」是這次學到的第一個經驗。

再者回來聊聊我自己,我覺得這才是真正最大的問題所在。因為從頭到尾,我實在花了太多時間安撫和好言相勸,耐心也幾乎殆盡,心裡一直在想:「Maya你是怎麼了?到底在幹嘛啊?」坦白承認,我最後生氣了並不發一語,丟下她自顧自離開試鏡房間往外走去,留下鰻爸抱起她當避風港,但後來鰻爸告訴我,他有跟鰻魚說了一句:「你今天表現真的很不好。」(我明白鰻爸希望適時給予Maya挫折,但不會再多說,就這一句)

其實離開試鏡室後,我的心情真的異常複雜,快速陷入了一連串的認知失調和自我檢討,例如:

「鰻魚怎麼會沒有達到預期的水準?」

「我怎會因為鰻魚沒達到平日表現或要求,而如此對待她?」

「或許,是鰻魚根本不適合做這樣的事情?」

「她會不會只是初次搞不清楚流程,是否該鼓勵她再嘗試?或是,就不強迫她去做不擅長的事情?」

「接下來,我該怎麼重新面對我的女兒?」

和朋友一聊,試圖釐清自己的情緒,才恍然大悟我極有可能是因為「不好意思,造成別人困擾」讓導演一直等而感到困窘,因此對鰻魚發脾氣。這種大人為了維持自己成人世界的面子,而疏忽了孩子的情緒與狀態,我實在應該自我警惕與避免再發生。(朋友也告訴我,Maya也才四歲多,即使平日再如何伶牙俐齒,終究還是個孩子,會有這些反應是很正常的)

此外,我也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就是在平日理性時,知道不該要求孩子依照自己的期望走(這邊不是說我要Maya走演藝圈);當實際情況來臨時的第一時間,卻不自覺用以前爸媽要求我們的方式對待自已的小孩,讓理論(理性時學習的親子溝通)和實務(面對真實狀況的第一反應)都內化成我自己的東西,我還有好長一段路要學習。

經過這一連串的情緒轉折,是否錄取已經不重要,而是這難得的情境,讓我有機會去認真思考上述那些問題,其中包含了許多教養和育兒的東西在裡面,不只鰻魚,娘親也是!尤其是我居然不自覺的犯了「望女成鳳」給孩子無形中的壓力,這真的是讓我最懊惱的事情。

這一課,現在我也還沒有真想清楚所以然,但我知道當鰻魚唸國小後,如何把這份「阿母的願望」用更尊重、坦然的態度去面對,是接下來我自已需要認真思考的大問題。
從這個例子中大家可以知道,也是寫這篇文章最想傳達給爸媽的,是我平日遇到狀況的思考路徑。沒有一個父母是完人,更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如何當爸媽。娘親和各位毫無分別,沒有你們說的比較會教,也會迷網、也會自責、更有挫折,只是說不說而已!但不論如何,為了孩子,更為自己,我們都需要勇敢去面對每一次的考驗與挑戰。

Fighting, my friends!

 

照片提供:鰻魚媽媽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