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是怎麼讓事態雪上加霜的?

當你讓孩子去體驗錯誤行徑所帶來的痛苦,並試著從那份痛苦中學習的時候,你便是在全心信任孩子未來能成為可靠、獨立的成年人。

文│溫蒂.莫傑爾

當青春期子女違規犯法時,父母職責清單的首要之務便是停下一切動作,自問是否在無意間推波助瀾,促使家中青少年做出那些行為。正如獵人會用樹葉、藤蔓掩蓋陷阱一

般,父母的道德陷阱也會被掩飾在清白無辜的外表之下。

 

忠心的陷阱

父母對子女太過忠心的時候,便會把家中青少年不合乎道德標準的行徑歸咎於環境使然。他欺騙是因為老師教得不好或教練不公平;她霸凌是因為被同學帶壞了;他犯法是因為缺少法律知識或體制規定太嚴格。

當你支持孩子狡辯或找理由的做法,或是當你表現得彷彿世道難行,你家青少年要是沒父母保護便會應付不來,那麼你就是在忠於你家孩子仍是小寶寶的那段往日歲月。不過當你讓孩子去體驗錯誤行徑所帶來的痛苦,並試著從那份痛苦中學習的時候,你便是在全心信任孩子未來能成為可靠、獨立的成年人。

 

寬容地保持客觀立場的陷阱

在孩子發展道德感的過程中,父母有時表現得不像是道德管家,反而像是客觀無私的治療師。講求公正,或是在證據不足的情形下假定某人沒錯,這樣子沒什麼不好,不過如果你太超過的話,就會混淆了不當選擇的實際意義與引起的後果。當你把孩子的行徑合理化的時候,你不是在教他管好自己,而是在教他自我設限,教他認為自己太單純、不懂得自我克制,或無法學會怎麼不惹事生非地好好過日子。

 

拿過錯當有趣的陷阱

孩子的違法行徑是否讓你覺得很有趣?他們喧鬧作樂,是否讓你踏入了自己身為青少年時從沒造訪過的世界,或甚至是令你想起了那些愉快的時光?倘若孩子的行為逗得你發噱,倘若你太過自信滿滿,認定那些行徑到了他四十歲就會變成有趣的往事,那麼你的態度便缺少了父母應有的穩重。

 

疲憊的陷阱

管教、引領青春期子女得費不少工夫,不僅跟成天追在學步期的孩子後面一樣累人,還少了能把孩子摟在懷裡的立即回饋。有時候父母會淡化家中青少年的壞行為,藉此避免面對這份艱難的長期任務:日復一日地與青春期子女起衝突,為他們的行為設定後果,並且落實後果。要是你花了太多時間讓自己忙碌不堪、上網,或是跟朋友、老師討論孩子的問題,而不是跟青春期子女面對面好好談一談,那麼你就是個偷懶的家長。


 

是否曾經落入其中一種陷阱?或是落入不只一種陷阱?請別再浪費時間,由於自己有某些「缺陷」而鞭笞自己了。我們並不完美。請跨出下一步,改變對策。如果孩子做出壞行為的時候,你過於忠心耿耿、太容易原諒他,或是引以為樂,那麼你就是像戒癮療程裡所說的,正在增強那些行徑。


 

請戰勝自身對後果的恐懼感

青少年進行道德實地考察的時候,若未因為自身不當的決定而遭受懲罰,就會辨識不了社會行為標準的樣貌,因此孩子行徑惡劣時,你得強制實行後果。

許多父母都為了落實後果而感到心煩意亂或困惑不解,尤其是當他們自己成長的時候,父母所採用的管教方式比較像是嚴厲的懲罰,而非有效的教誨。

然而只要方式恰當,那麼處罰惡行或錯誤也是一種意味深長的教導手段。這些懲罰所傳達的訊息是:「哎呀。你沒事先想清楚。你做了錯誤的決定,結果讓我們花了錢,或是讓我對你說的話失去信心,或傷了我們家在這個鄰里裡的名譽,或讓我得擔心你,或害我被嚇得驚慌失措的。所以現在你得想辦法彌補。」

父母要怎麼樣才能在教導孩子時,既在彼此之間維持充滿愛意的親子關係,也保持青春期子女生氣勃勃的靈性呢?

 

悔改

請根據該為你們家庭,或是該為你們社區恢復些什麼(譬如信賴感、時間,或實質的物品),來為青春期子女不端的行徑決定出恰當的悔改。悔改可以很簡單:你說你會去看牙齒,結果沒去,所以現在你要打電話給施密特醫生,跟他道歉,然後重新約診。

你會超過規定的時間才回到家?下個週末你要待在家裡,這樣我們才會清楚你人在哪裡,用不著擔心你。

你跟朋友把客廳弄得一團亂。請把客廳打掃乾淨,並把星期天空出來幫忙我清閣樓。

當另一位成年人或某個機構為你家孩子的行徑決定了後果時,你該支持其做法,就算結果可能令人痛苦也一樣;而且除此之外,你還得加上自家的悔改:史丹利老師說,你考試作弊,所以他會當了你這門課。這件事在學校那邊就這麼處理,不過為了糾正你的行為,我們還要請你下個月每兩週去一次學校的課後輔導當小老師。

 

沉默是金

幫助青少年落實悔改的時候,毋須說太多。青少年會嗤之以鼻,甚至還會老練地反駁你:從GAP拿一小瓶爽身霧哪有什麼大不了?他們東西賣得那麼貴,我每買一件T恤,就好像被他們搶了一次錢一樣!我只是把事情扯平而已。

九十公里耶。爸,時速九十公里耶!這真是太誇張了。要是開時速九十公里的話,就算是開在外線道,其他的人也全都會超你車。而且你看,我前面沒半輛車。半輛也沒有。

結果我還被開罰單。真是有夠莫名其妙的。

我以前從來沒那樣做過,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小題大作。我就是太聽話了,問題就是出在這裡。現在我只要做錯一件事,天就好像要塌下來似的。

你家孩子會用「可是」開始說話,而你也會旋即奔上法庭捍衛立場,卻永遠找不著路回到真正的問題上。也或許你會想辦法把話說得更加誇張,好確保孩子接收到訊息了。我曾經幫一位母親做過諮商,她因挫敗而大為光火,結果脫口對兒子說:「你把我的生活給毀了,希望這下子你覺得開心。」她無意羞辱兒子,然而這句話的效果卻正是如此。

當你宣布後果時,請確定自己有把問題所在講清楚,不過別就這樣子說起教來了。反正你說了一、兩句話後,青春期子女就會自動把你的話消音。他們是行動派,若希望跟他們溝通奏效,那麼你也得當個行動派的父母。請簡潔清楚地把問題界定出來,當他們抗議或反擊時別去理會,然後說明你家青少年必須實行什麼悔改—亦即用哪種方式去彌補過錯。

 

堅持到底、貫徹始終

落實悔改需要全面犧牲,你家青少年得放棄某些東西(自由、玩樂、錢或時間),你也一樣。為了實行設定的後果,你也得有所付出。要是你家青少年被罰禁足,那麼你也得待在家裡;要是你家青少年落實悔改的方式是在課後輔導時間當小老師,那麼或許你得開車接他回家。若是你沒堅持到底,悔改就會變成用意良善卻空洞的宣言。所以,在你宣布後果之前,請先確認自己在這方面是否有任何弱點:

•你是否很忙、很健忘,或是做事欠缺規畫,以致於把為了讓青春期子女彌補過錯而訂下的計畫拋到九霄雲外?

若是如此,孩子就會把你的指責當成平常的嘮叨,只要別去管,那惱人的噪音自然會消失。

•你是否莽撞急躁,在盛怒之下訂出嚴厲的後果,然後又把話收回來?

你家孩子只會認為你是在「鬧父母脾氣」。

•你是否會把矛頭對準了孩子,把孩子以前犯的所有過錯全拿出來翻舊帳,或是說「你老是」或「你每次都不」?

這種態度會使你家孩子意志消沉,卻無法鼓勵他改善行為。

•你是否會做做懲罰「樣子」,讓孩子拜託你、求你、用甜言蜜語打動你,或是扯開重點,讓你忘了懲罰這回事?

若是如此,那麼你就是在教孩子用施展魅力的膚淺手段來操縱別人。

徹底落實壞行為所帶來的後果,或許比提供舒適衣物、營養食物更困難,但重要性卻不下於這些基本需求。正如讓孩子溫飽一樣,堅持落實後果不僅意味著你盡了本分,也展現了你對孩子的愛。

摘自 溫蒂.莫傑爾《孩子我不要你功課好,但是要你學會解決問題》/商周出版

Photo:Michael Mill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