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豔,抱著孩子猛親的時刻

清楚可見的綠光變化舞動,弟弟這才明白,原來姊姊嘴裡說的會跳舞的不是甚麼人,而是這綠光!

在瑞典的公路上,很多路段是前不著村後不著落的,而且行駛中「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單車行駛也是正常現象。

早上的雪上摩托車體驗結束後已經是下午一點多,我們直接開車進城去覓食。約克莫克市是個人口僅僅五千多人的城鎮,主要街道上還是有兩三家餐館的選擇,真不容易。方才剛回到活動中心老闆家,弟弟是一邊卸裝一邊哭著的,但老闆隨後很熱情的用他夏天的朋友房客印製贈送的相冊,介紹他在近芬蘭邊境的夏日民宿,其中一張照片就像電影《真愛一世情》(Legends of the fall, 1994)裡男主角布萊特.彼得站在河中央甩竿釣魚那一幕,老闆說照片裡釣起來那條北極紅點鮭約有四公斤重!

此時孩子們一邊聽,一邊讓老闆的可愛幼犬逗笑,方才的刺骨凍寒已經完全置之腦後,午餐時商討決定離晚上尋找極光之前的活動時,孩子們也興沖沖的一臉期待。

把拔因為工作業務知道一處滑雪勝地地處山丘上,可眺望城市全景就位於約克莫克市北邊單程約一個小時車程的耶里瓦勒市。「我們要找暗一點的地方才看的到極光我想?」老大說。把拔補充認為高一點的山坡上看到的天空範圍廣闊,真會有極光出現的話,和市景呈現的光景效果應該會不錯。反正極光預測網站顯示晚間六點以後,我們當地時間七點以後,在天清氣朗的情況下,可見極光的機率極高。當下只想著現下空檔有兩三個小時,去耶里瓦勒市山丘上的某處,把拔要架好行前加購的專業腳架,就算不滿意那山丘地點,回到約克莫克市這樣來回車程時間上也是綽綽有餘。

到了把拔提議的山丘上,因為是滑雪勝地的旅館,沿路路燈和滑雪區域間的照明,我們欣賞了小鎮夜景後就決定來去鎮上吃個點心喝杯咖啡就回約克莫克去等極光。

車行間儀表板上的室外氣溫已經降到攝氏零下36度,完全不可置信,女兒查證自己的手機,也是顯示零下32度,後座的車窗還因此結晶模糊,以至後來跟我坐同一邊的二女兒無法確認我猶疑所見的窗外光束。直到把拔路邊停車我們全都下車抬頭觀看。「那是嗎?」二女兒說。就這樣,墨黑的四周,五雙眼睛看著那道似雲非雲,像銀河般劃過半個天空的淺灰白綠光。遲疑的驚奇,在相機拍攝下的景象得到驗證。「真的耶!就是極光耶!」大女兒和我互望驚叫!相機擷取出來的天空正是類似我們書上、網站圖片上熟悉的極光景象。把拔急忙也拿出13年老的大相機,沒想到電池在這低溫連開機都不成!

孩子們耐不住寒溫坐回車內,把拔也在車內試著起死回生老相機,但是電池不給電就是不給電,美景在前他索性放棄,盡情飽覽綠光亮度越來越強的天空,更同我一起開心著小相機捕捉下來的極光。孩子們從後座看到我相機上檢視拍攝的結果,懊惱著她們再怎麼用刮板清窗戶和車頂窗玻璃,車裡的暖氣無法抵擋車外零下37度C的冷空氣,孩子從車頂窗刮下來冰霜像綿綿冰一樣!離約克莫克市還有二十多分鐘車程,我驚呼著天空的極光越來越綠,我們忍不住再次靠邊停車,這回兒清楚可見綠光變化舞動,弟弟這才明白,原來姊姊嘴裡說的會跳舞的不是甚麼人,而是這綠光!

照片提供:番薯媽文瑄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