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總是為孩子的成績憂心,但品格才是教育的根本

課堂表現不好的孩子,是不是就表示資質不好?是不是就沒有競爭力?我們可曾反過來思考,傳統的課堂板書教育模式,是否適合我們的孩子?每個孩子都有屬於自己的才能。

文/丁雯靜

孩子,是我們檢視自身的魔鏡

誠實而言,我厭棄成績至上的刻板教育。這意謂著,孩子從小被灌輸將別人踩在腳下,擠破頭爭奪第一名的思想;關懷社會、為弱勢發聲的素養,則備受忽略。

我們大人窮盡手段要他們以成績作為唯一存活指標,便會養成孩子自私自利的價值觀。

等到他們長大後,成為社會的菁英,成為掌控資源的人,他想到的、盤算的盡是自己的好處。人性該有的光輝、道德、準繩,就會很容易被收買、扭曲,甚至瓦解。

這樣講或許欠缺公允,但我向來經營公司的用人原則,即是捨棄名校迷思、重視個人特質。但是,眼見夏綠蒂的課業處於平均水平線之下,做媽的我不免替她的未來感到心焦。

「媽,請你搞清楚,我不是不愛念書,我熱愛閱讀,我只是不那麼愛教科書。你理解其中的區別嗎?」

夏綠蒂發動機關槍式的問句:「請問我不懂三角函數、不懂重力加速度的計算公式、不懂化學方程式如何氧化與還原,對我理解世界、領會人生,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將來出社會用得到嗎?」

你的孩子曾經這樣跟你說過嗎?你是如何回答的呢?

也許很多父母跟我一樣。第一個反應是:你很會找藉口,淨說些似是而非的論調。

「如果你無法盡力學習教科書上的知識,就代表你無法在其他事情上努力。讀書的苦頭吃不了,將來出社會如何吃苦、如何成事、如何立足?儘管書讀得好不好,跟未來人生不一定成正比。但沒有竭力嘗試就逃脫偷懶的行為,我無法接受。」

夏綠蒂用敷衍的眼神回應我的長篇大論。

她認為,媽媽是心口不一的「違心論者」。表面上,尊重她自主學習;實際上,就是要她當個典型的乖巧好學生。

我到底該怎麼跟她溝通對話?

於是我回溯自己的成長經驗。赫然發現,孩子是我們檢視自身的一面魔鏡!

 

年紀相仿的孩子,被區分為資優生和放牛班

一九七六年,跟綠蒂一樣年歲的我,就讀雲林最好的天主教學校—— 正心中學。校長由神父擔任,修女是老師。學校每個月舉行一次彌撒,有點像西方電影裡的教會學校,校風樸實而嚴格。

那是個以課業成績判定學生好壞的年代,我堪稱「文武雙全」的優秀生。

初二那年夏天,我返回鄉下過暑假,看到許多鄉下的國中生終日無所事事,經常和別村的青少年打群架,無人能管束。

為何他們年紀同我相仿,命運卻如此不同?只見他們眼神空洞、茫然無措,對未來沒有想法。究竟是臺灣教育體制唾棄了他們,還是他們選擇自我放棄?

難道除了念書,他們就沒別的天分和潛能嗎?為何他們要被歧視? 教育資源為什麼不能分配到他們身上?成長只有一次,無法重來。他們的人生是不是被毀了? 誰該為他們的人生負責?我陷入困惑。

對於教育體制如此簡化二分法的分類形式,我感到忿懣不解。突然覺得自己從小無意識的成為教育工廠打造的齒輪。再優秀的齒輪,也只是沒有思想靈魂的鑄模。我驚醒身處在被吞噬的體制胃酸裡,正逐漸無聲息的消化我的個人意識。

學校頓時變成一隻巨大怪獸,我好想拔腿逃走!那是個充滿疑惑的夏天。那年,我和夏綠蒂談戀愛的年紀一樣:十四歲。

初三開學後,我小腦袋承載不下這沈重的議題,每到傍晚就頭痛劇烈,我感覺到自己生病了。我向學校請假,搭乘三小時的公車到臺中,去榮總臺中分院做腦波測試,並請求醫生開立一張需要休學的證明。我累了,我要休息。休學的消息在家鄉迅速傳開。許多長輩顯得吃驚,我父母倒是鎮定。他們相信必定是我身體承受不起,才會提出如此重大請求。

「信任」是我父母親給我最好的人格教養,它讓我誠實面對自己,也勇於發現自己。

為人父母後,我常想,如果我爸媽是嚴苛的家長,當時強行要我繼續待在學校,最終我會變成怎樣的人?

休學期間,有一回到臺北探訪舅舅,見識到社會最底層混黑道的艱難日子,我決定重返學校念書。
我意識到,要改造體制,必先進入其中,並使自己強大到足以有力量改變,從中尋找機會扭轉社會。否則,一切純屬空談。

夏綠蒂跟我生日只差一天,原來她跟我一樣,對教育體制天生反骨。她渾然天成唱反調的叛逆,顯然其來有自。

 

丁媽寶點

關於孩子的課業,我想很多父母都會陷入一種倉皇與憂心。

課堂表現不好的孩子,是不是就表示資質不好?是不是就沒有競爭力?我們可曾反過來思考,傳
統的課堂板書教育模式,是否適合我們的孩子?每個孩子都有屬於自己的才能。

如果我們對孩子存有信念,他們就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用鼓勵替代挫敗,以讚美取代譴責。

我們只要堅信,只要願意陪伴他們去發現,他們就會對未來充滿自信,他們就能展現服務眾人的
志向。別忘了,所有教育的根本即是:品德人格。

美好的人品,是一切的根本。協助孩子找到人生方向,才是父母最重要的課題。


摘自 丁雯靜《親愛的夏綠蒂》/字畝文化


Photo:Marjorie Bertrand,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