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孩子最好的愛,用祝福取代擔心

也許媽媽終其一輩子都無法停止對你們的擔心,但我會試著把擔心放心中,練習把擔心轉變成對你們的信心,然後說出祝福的言語。

親愛的雙寶:

懷孕四個月時,哥哥被醫生宣告是「單一臍動脈」的胎兒,醫生說有很多胎兒是單一臍動脈的情形,還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別人是兩條臍動脈,他只有一條也沒關係,搞不好他的管子比較粗,一點也不影響吸收。」但孕婦是全世界最容易緊張的人類,胎兒的一點風吹草動,都容易引發孕婦脆弱的情緒,聽到這個消息的我頓時就崩潰了,只要一想到哥哥有可能身體異常,就忍不住掉眼淚,情緒整整低落了兩個星期,直到爸比帶著我去做羊絨穿刺,用高額的檢查費換來你們安全無慮的消息,也順便拯救了我的擔心病。

你們出生時體重過輕,妹妹的體重甚至只有1650g,整個人看起來瘦瘦黑黑的,因為太虛弱連喝奶也沒有力氣,爸爸還為此買針筒,一點一滴餵飽妹妹,看到自己「把孩子生成這樣」,媽媽我整個人又開始不好了,擔心妹妹吃不飽睡不暖,一個晚上除了餵母奶的時間之外,還常常驚醒看望她,用手探探她的鼻息,新生兒每個3小時就要吃一次奶,本來就睡眠短缺的新手媽媽,又因為擔心病更加不用睡覺了,結果妹妹在滿月以後就變成一個吸奶小狂魔,還因此長出肉肉的嘴邊肉,妹妹用她堅軔的生命力再一次擊敗了我的擔心病。

兩歲時,爸爸遠渡重洋隻身到北京工作,為了減輕奶奶照顧你們的壓力,我和爸爸決定把你們提前送到幼兒園讀書,我很擔心才兩歲的你們,會不會因為年紀太小不斷生病、敢不敢跟老師報告自己的需求、有沒有在學校交到朋友、能否適應團體生活,那時還有工作的媽媽都快要被擔心湮沒了,總是下班時間一到就急急忙忙趕去接你們,結果才兩歲的你們勇敢堅強,還常常叨唸媽媽不要太早去接你們。

上小學時我們一家好不容易在異鄉團聚,雖然經過仔細的考慮,但仍舊無法停止我對你們的擔心,你們能適應異鄉的環境嗎?上海課業壓力這麼大,我是不是太殘忍了把你們帶來這裡?競爭激烈會不會讓你們萌生退意,對學習再也沒有興趣?

有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在睡前跟爸比說起這件事,我到底還要擔心你們多久,什麼時候才能放下擔心的重責大任呢?

爸比笑笑地回答我「唉呀!當媽媽都是這樣,按照你們搞操煩的母性,大概會擔一輩子的心。」

我心想還真的如此,隨著你們長大,我的擔心似乎從來沒減少過,會隨著你們的成長轉換成不一樣的事情。

「成績這麼差,以後考得上好學校嗎?」

「這麼懶散不修邊幅,以後找到另一伴嗎?」

「外面壞人這麼多,你們會不會有危險?」

寫到這裡不知道我才猛然發現,原本是出於好意的擔心,卻很容易緊接著負面的暗示性詞語,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會變成轟炸性的嘮叨詛咒,用來指揮控管孩子的人生,這些擔心是帶著恐懼的愛,是我對你們不信任的起點,不相信你們的能力,可是我不想讓美好的關心變惡意的擔心,我明明是深愛你們的!

 

該如何保留我的關心卻不造成你們的負擔呢?

我思索著如何打破這樣的慣性語言,這才喚醒我好多年前的記憶,基督徒好友曾經教我用「祝福取代擔心」,那麼,如何在親子關係中練習呢?用祝福的言語包裝善意的擔心,比如前面的三句負面的暗示性詞語,用「我相信」和「祝福」兩個詞語來取代它:

「我相信經過努力成續會有變化,祝福你以後去一間自己想要的學校讀書。」

「我相信整齊乾淨的外表會帶來好人緣,祝福你天天清新亮麗。」

「我相信世界就算再危險,你也有保護自己的能力,祝福你勇往向前行。」

每一句「我相信」的背後,都承接一份媽媽對你們的祝福,相信你們的能力,足夠去面對傷痛、孤單和挫折,每一次的失敗都是你們成長的養份,容許你們犯錯、嘗試錯誤然後自我調整,成為一個獨立自主又充滿靭性的人。

親愛的雙寶,我必須承認這對媽媽而言很困難,大多數的母親總是過份擔心孩子,只要是關於孩子的一切事物,大大小小無所不擔心,要放下這擔心要下很大的決心,也需要反覆不斷的練習,更何況媽媽自己都在控制性的言語和轟炸性的嘮叨下成長,要反抗這種刻畫在身體裡面的習慣不容易。也許媽媽終其一輩子都無法停止對你們的擔心,但我會試著把擔心放心中,練習把擔心轉變成對你們的信心,然後說出祝福的言語。

孩子,不要擔心媽媽做不到,如果你們願意,請給媽媽一個祝福,祝福媽媽練習成功,好嗎?


Hi!我是雙寶娘。

居住在上海的台灣媽媽,前半生的職業是和孩子一起玩的幼教老師

目前正努力在時間的縫細中,開創自己的第二人生,若您喜歡我的文字,歡迎大家到我的臉書專頁按讚加入。

臉書專頁:阿娘喂!龍鳳胎在上海

Photo: Podlesnyak Nina/Shutterstock.com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