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聽過座頭鯨在唱歌?保護座頭鯨的人

可惜,即使座頭鯨是海中的低音歌王,人類還是不斷除滅這海中的聲樂家。

文│張文亮

座頭鯨是海洋裡,最會唱歌的魚之一。

只有公的座頭鯨會唱歌,牠的體長可達十三公尺,體重可到四十噸重,但是歌聲很柔和、低沉。每一隻座頭鯨唱的歌不同,唱出的音頻也不同,唱歌的數目也不同。

有的唱五至七首,有的會唱到二十首。每首歌的節奏、長短也不同,有些歌,約唱二十分鐘,有的歌可唱二十二個小時之久。原來,除了人類、雀鳥、蟋蟀等,海底的世界,還有愛唱歌的生物。這使得海水之下不寧靜,而是魚聲喧譁。

可惜,即使座頭鯨是海中的低音歌王,人類還是不斷除滅這海中的聲樂家。長期以來,人類不在乎這音樂家是在唱什麼歌,只在乎牠的肉好不好吃;人類也不在乎牠的歌聲好不好聽,只在乎牠體內的油夠不夠多。也許,有個很重要的任務,我們需要為人類開設「座頭鯨的音樂教室」。


多賓(William Dawbin, 1921-1998)是自然科學史上研究座頭鯨歌唱的先鋒。他從一九五一年開始,秉持著驚人的毅力,花費四十年的時間,約記錄一千隻座頭鯨的歌聲。他仔細地傾聽,了解每隻座頭鯨的唱法,以此了解座頭鯨在海洋的遷移、活動、繁殖、覓食等行為。他用此訂定保護座頭鯨的資料,突破長期以來人類無法了解鯨類的瓶頸。

我第一次遇到鯨魚的地方─舊金山海灣

 

一個島嶼一個兵

多賓是紐西蘭人,生於菲爾丁。他就讀紐西蘭大學醫學系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他被國家徵召,派到坎貝爾群島當情報官。他在坎貝爾群島中的一座無人島上當守衛,以監督日軍的潛水艇或是德國的戰艦是否出現。他從一九四三年開始守衛無人島,可是直到一九四五年他都沒看到過一艘敵軍的船隻,反倒經常看到成群的座頭鯨在海上活動。他大概是全世界最無聊的守衛,每天面對茫茫無人的大海,只好記錄所看到的座頭鯨數目,並嘗試辨識牠們每一隻的特徵。

 

探險南極海

一九五一年,他到「庫克海峽鯨魚觀察站」(Cook Strait Whaling Station)擔任鯨魚觀察員。庫克海峽位於紐西蘭北島與南島之間,平均寬度約四十一公里,是許多座頭鯨迴游的地方。當地的毛利人告訴他:「座頭鯨通過時,吵得很。不知道牠們在叫什麼?」這話讓他想到了他的無線電,於是他改裝無線電的收音接頭,放到水裡錄音,竟然清楚地錄到座頭鯨的叫聲。

 

鯨魚音域學

他將所錄的叫聲轉成音頻,訝異地發現座頭鯨的叫聲是有規律性地重複,而每一隻座頭鯨的叫聲都不同,他認為可以以此標示每一隻座頭鯨。這是近代海洋生物學的大發現,這種辨認方式後來稱為「鯨魚音域學」(Whale Acoustic)。

多賓寫道:「原來座頭鯨發出的是有意義的聲音,牠們在呈現水裡世界的事。讓我能夠從鯨魚的角度,而不是人類的角度,看海裡的環境。」他駕著小船出去追座頭鯨,觀察在牠們發出聲音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這是很辛苦的工作,船在海面上,座頭鯨在海面下,他經常會追丟。

他發現座頭鯨對船的引擎聲很敏感,感到緊張時會快速逃逸。他寧願不是追鯨能手,也不為了研究,加快船速去追逐。他堅持研究的重點是關懷座頭鯨,而非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傷害座頭鯨。

他不想追到底,而是與英國、俄國、日本、美國的愛鯨者聯絡,請他們協助,用錄音的方法,互相分享並比對的心得。這些人的合作,形成評估安全捕鯨的科學論證,後來,他們一起加入「國際捕鯨協會」,成為「科學委員會」的各國代表,促成日後全面禁捕座頭鯨的決策。一九五六年,多賓已成為著名的座頭鯨專家,並擔任雪梨大學動物學系的教授。

 

倡議具高度的國家海洋政策

但是,多賓寫道:「國家的海洋政策,不應該定在能得多少的漁獲量,或在爭取多少海域是自己的領海。而是長期投入認識海洋與海洋生物的研究,做為與國際合作,一起訂定保護海洋政策的基礎。」

 

座頭鯨的迴游及水下噪音

他也發現座頭鯨的幼鯨經常在淺海的珊瑚礁岩覓食,這證明戈斯在十九世紀提出的論點,珊瑚礁岩在保育幼鯨方面的重要性。他又發現座頭鯨經常接近海岸的原因,原來近海深度三十至六十公尺處有許多浮游性植物,座頭鯨在那裡攝食。

他提出:「如果人類活動,使得近海水色汙濁,減少浮游性植物的生長,將使座頭鯨失去足夠的食物。」

多賓為保護座頭鯨長期努力,但一直不滿意成果。這些都是重要的認識,但是大多數的人只在乎如何獵捕座頭黥,而非認識座頭鯨生長的所需。

他對外發表座頭鯨的遷移路徑,期待船隻避開座頭鯨迴游的區域。外界卻將這些資料當做更容易獵殺座頭鯨的資訊。他期待成立座頭鯨的安全水域,結果吸引更多賞鯨船前來。賞鯨船的引擎成為在水中傳播的噪音,干擾座頭鯨聞聲辨位。結果,一隻隻座頭鯨迷失在海洋中,孤單地死亡。

多賓向外界呼籲:「我們若要看座頭鯨出現,背後必須有百年的努力。鯨魚觀賞者,要了解鯨魚的習性與需求,不是為觀賞而觀賞。」

一九七二年,澳洲才訂定禁止捕獵座頭鯨的規定,但是偷捕者多,效果有限。

 

座頭鯨的保育價值

他一生所有的研究都是自費。海洋生物學不是熱門的領域,澳洲政府始終不認為座頭鯨有多重要。百年來,各國政府、企業、海產業,從海洋生物身上獲得很多利益,卻很少回饋海洋知識的了解。他為普世共有的資源——座頭鯨,默默地付出,他寫道:「座頭鯨是各國海上共有的資源,牠們是有智慧的生命,應該讓牠們在海上享有更多的安全與自由。

多賓的研究,對於海洋鯨類學有幾個貢獻:第一,人類對於座頭鯨不再是完全的無知,以致傷害牠們也不自知;第二,座頭鯨需要保護,人類不能只為獲得鯨油與鯨肉而不斷獵殺,如此將使這種鯨魚滅絕;第三,座頭鯨的歌聲可以幫助人類了解鯨魚的世界、遷移、飼食等;第四,座頭鯨的歌聲可以讓人了解海面下的世界,如洋流的運動等。

多賓寫道:「不要以為魚游來游去只是無意義的活動,或頂多是為了求偶與覓食。要保持好奇,持續地探索,才能更了解海洋生物的世界。」

 

科學研究者的眼光

多賓被普世稱為「座頭鯨的知音」,他卻寫道:「除非真心愛你所關心的生物,否則不要去研究。」多賓常為找不到座頭鯨而難過,不是擔心研究做不出來,而是擔心太多座頭鯨受傷、死亡,成群消失在大海中。

多賓把一生研究的成果都贈送給澳洲雪梨博物館,以分享給更多人,並且把成就歸功於與他合作的夥伴與學生。他寫道:「科學研究的榮譽,若只歸給一個人,就不能持續。」

座頭鯨之歌,仍然有許多待解之謎。

他晚年說:「認識座頭鯨,是上帝給我最好的禮物。讓我了解這些大型的生物,在大海中游來游去,是有其意義的。」

摘自 張文亮《有誰聽到座頭鯨在唱歌》/字畝文化

 

 

圖片提供:字畝文化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