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點同理心,一點溫暖,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表達自己的意見

不要用自己的想法想去改變他人;有時候,用一點同理心,一點溫暖,站在對方的立場,用別人可以接受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意見,效果一定會更好。

北風與太陽

故事採集.改寫/陳郁如

故事來源/伊索寓言

很久很久以前,來自北方的風神跟來自東方的太陽神,因為個性不合,常常爭吵,最常吵的,是誰的本事比較大。「我是風神,」北風冷冷的說,「只要我開始用力吹,這個世界就會非常非常的冷。大地的溫度下降,天空會下雪,湖水會結冰,樹葉被吹落,所有的生物都躲起來,他們都會害怕我的出現,我的力量是無比的強大呀!」

「我是太陽神,」太陽的口氣熱切激昂,「我的熱力四射,我散放的光芒可以照亮大地,讓萬物甦醒。我的出現,讓天空湛藍澄清,讓山上的積雪融化,讓土裡的種子發芽,樹上的葉子茂盛,花朵盛開。所有的生物都會跑出來迎接我,我才是最強大的神!」

北風和太陽常常這樣爭論不休,沒有結論。這時候,有個旅人走在鄉間的路上,趕路要回家。

「我們每次吵,也沒什麼結果,」北風說:「不如這樣吧!我們來比賽。」

「比賽?怎麼比?」太陽好奇的問。

北風指著路上的旅人,「看到那個人嗎?他穿著厚厚的外套在趕路。我們來比賽,看誰的力量大,可以讓那個人把外套脫掉。」

「好主意! 你先來吧!」太陽神便把自己隱身在厚厚的雲層裡。

北風自信滿滿的出現,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力的對著旅人吹出冷冷的風。

「怎麼說變天就變天了?」旅人抬頭看著天色,皺著眉頭抱怨:「好冷啊!」

北風用力的吹,大風揚起旅人的外套, 差點兒被風吹掉,北風得意的暗笑。

「什麼鬼天氣!怎麼忽然風這麼大?」旅人冷得發抖,兩隻手用力的抓緊外套,趕快把拉鍊拉上,扣子扣好,繼續趕路。

北風見狀,更是用力的吹, 努力的把風灌進衣領、衣角,用盡力氣,企圖把衣服吹離旅人。只是他愈是用力吹,用力鑽,旅人愈是用力的拉緊衣服,怎麼也不肯放手。

「怎樣?不成功嗎?」太陽問:「換我了吧?」

「哼!我就不信你可以!」北風悻悻的說。

太陽從雲層後面露出臉,光芒四射,周圍的溫度也慢慢高了起來。

「呼!總算風勢過了。」旅人吁了一口氣,不再拉緊外套了。

太陽神看了更是加緊放送熱力,冰冷的空氣開始暖和, 旅人的額頭也開始流汗。

「怎麼變熱了?天氣變得可真快!」旅人抬頭看天,一手支著額頭,遮擋刺眼的陽光。

太陽神繼續用力,旅人開始覺得熱,打開了扣子,拉下拉鍊。

太陽神微笑著,再度散發熱力。

旅人全身流汗,終於受不了了,不僅把外套脫了下來,還把裡面的毛衣也脫了。

太陽看了,忍不住微笑。北風點點頭,真心的認輸說:「好吧,我承認你贏了,你真的讓他把衣服脫了。」

 

難忘心情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也常常跟別人分享這個故事。很多人在跟別人意見不合時,喜歡用強迫的,一定要用力讓別人接受自己的意見。可是, 卻常常忘了,你愈是強迫,愈是使用蠻力,愈是讓人不能接受;甚至起了反感,更不願照你的意思去做,就算本意是好的。

我常常用這個故事警惕自己,不要用自己的想法想去改變他人;有時候,用一點同理心,一點溫暖,站在對方的立場,用別人可以接受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意見,效果一定會更好。

 

說故事的人

陳郁如,出生於臺北,中原大學化學系畢業後,到美國念藝術碩士,曾在臺灣、美國,舉辦過多次繪畫展覽。從小喜歡閱讀,一直想要用東方文化做為寫作元素,寫出給華人孩子們看的奇幻小說。她希望孩子們能在心中構築一個有趣的世界, 同時又能學習到知識與文化,並能對大自然,有溫暖的同理心。作品有《修煉》系列、《仙靈傳奇》系列。

 

摘自 四十位臺灣兒童文學作家 跨世代故事採集 聯手鉅獻《111個最難忘的故事:第2集》/字畝文化

 

Photo:字畝文化提供

數位編輯: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