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的耶誕節

孩子長大後,父母成了白開水般的存在,有沒有一起過節,是不是一定要綁在一起過節,其實也沒有那麼重要了。
  • 南琦
  • 2016-12-27
  • 瀏覽數4,539

耶誕節都還沒到,兩隻小孩就已經先來報備當天的活動了:「媽我晚上要和同學出去」,此為老大。「下午我想找同學來家裡玩」,此為老么。

和同學一起,是小鬼們生活最重要的命題,父母不是不重要,只是變成了白開水。再過幾年,家裡已不再是玩樂的的地方而是玩累了休息的地方,玩樂陣地轉移至各縣市的花火節,耶誕或新年晚會,與不同的夥伴駐足不同的餐廳。

聽孩子們興奮地聊著昨天去哪玩,交換了什麼禮物,聲稱是耶誕老人給的禮物的日子已然遠去,那些當年的寶貝已經早就不玩,失寵,遺忘在床底下,與朋友間交換固定金額的禮物才是現在的心頭好,連跟同學一起吃的東西都香。

早上我一邊喝著咖啡牛奶,桌上有煎蛋、培根和麵包、自製果醬,一邊和昨晚玩樂的老大閒聊,一邊遙想自己小時候過節都在幹什麼,雖然幾乎什麼也想不起來。

「你跟同學昨晚去吃什麼耶誕好料?」我問。

「麥當當啊~~」天,耶誕夜去速食店,這算是什麼好料?會比老媽我煮的熱騰騰食物還好吃嗎。

「哼,你都不知道,那真的很~好~吃~~」她露出一副「啊你不懂」的表情,我怎會不懂,吃什麼不重要,跟什麼人吃才重要,和朋友共享一包薯條,那薯條裡有那個世界才懂的秘密與笑話,有年輕的滋味。

以上那些也是我的曾經,現在的我早已不吃速食,那是陪小孩時偶一為之的勉強,速食早已沒有當年的滋味。

節慶會隨著柴米油鹽而逐漸淡去,而耗盡大部分青春與精力的我們,只要能舒服而安靜的坐著,看喜歡的球賽或日劇,啜一口自己煮的咖啡配一本書,似乎就是難得的幸福了。

前十大下午茶地點,台北必去前╳名義大利餐廳….這些排行背後需要新台幣,對我並沒有太大誘因。逛街已失去動力,購物必上比價網,可以網拍的話就絕不店面,多年養成的錙銖必較已成功謀殺了浪漫,並學會在極有限的條件下學會精神上的快樂(對,精神上的,不花一毛錢)。

社區樓下的轉角就是一間雅致的咖啡廳,但我從來沒想進去過,寧願自己煮,倒是老大自己曾在這裡買了一杯熱可可。熱可可,我自己煮的比賣的還好哩(還是捨不得花錢),心裡雖然犯點小嘀咕,但年輕人嘛嘗嘗鮮去不一樣的店,有什麼不可以?

悄悄地,我已經把年輕的權力交給她們了,頭髮尚未花白的我,已經有世事滄桑之感,我世界中的彩色正在褪去,淡與輕盈,才是現在適合自己的顏色。

各自的耶誕節,正如各自的人生,有煙火綵帶,也會踩到狗屎,而家,成為可以分享彩煙火照片,談談一路風光的地方,也成為可以清洗鞋底狗屎,準備好再出發的地方,有沒有一起過節,是不是一定要綁在一起過節,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Photo:Loren Kern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