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孩子內心的壓力,陪他走過成長的「難」

我們越是要求孩子跟別人一樣,越是為他設立目標,他就累積越多的壓力和負面情緒。每個孩子都有他的特殊之處,當家長的,若能看見孩子心裡的壓力,接受他的與眾不同,將更能陪伴他走過成長過程中種種的「難」。

我的兒子將近八歲了。他喜歡跟著我做飯,喜歡拿著玩偶和玩具自編自導表演給爸媽看,喜歡科學實驗、喜歡打鼓、游泳、打網球。同時,也喜歡按照熟悉的時間表完成熟悉的事物,喜歡把東西按照顏色或大小等屬性排好。

他在班上不太主動說話,在外更是靦腆不懂得跟人打招呼,走在路上如果碰到有人出來遛狗,他會慌亂得不知所措。到一個新的環境,他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適應。緊張的時候,他會不願意在家以外的地方上廁所。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特殊兒,但我知道,每個孩子都有他特殊的地方,我也知道,不管是不是特殊兒他都是他,而我對他的愛也不會改變。

在美國,國民教育是從大班(Kindergarten)到高中。我兒子上大班那年,鎮上的學校只提供半天公立教學。當時我有個全職的工作,所以孩子公立學校下課以後,就搭校車去以前念中班和小班的教會幼稚園,一直到五、六點我才去接他。

在他上中班以前,幾乎和其他孩子沒有互動,當其他小朋友圍著聽老師講故事或跟著唱歌的時候,他也似乎像個局外人,只在旁邊靜靜地看著,很少真正地參與。他從兩歲半就開始上小小班,但上到大班每天早上還是會在上學的時候抱著我不讓我離開,而幼稚園老師總是很正面的跟我說,以後慢慢就會好了,但我心裡是忐忑的。

其實,在他中班下學期的那段時間,我明顯看到他的進步,當時,他的班上來了一位新同學,那個新同學成為他有生以來第一個好朋友,他每天都非常開心。但很遺憾的是,大班以後,那個同學所屬的公立學區不同,我兒子就很少有機會看到她了。

接下來便是我噩夢的開始,原本在學校安安靜靜不主動找同學玩的兒子開始出現行為的問題。他在公立學校那半天還算好,但在教會幼稚園的那半天會尖叫,學怪聲音,甚至情緒不穩的時候故意弄壞同學的勞作,打翻同學的午餐,爬到桌上,在遊戲場裡推人。

教會幼稚園的處理方式是正面的,他們會短暫把兒子隔離開來,讓他和園長或副院長說說話,看看書或玩個遊戲,脫離負面的情緒。但這樣的情況持續一段時間以後,園長還是給我們下了通牒,要求我們尋求專業的協助。

我們找了專業的輔導員入園評估,輔導,後來甚至自費讓ABA(Applied Behavior Application)的治療師進行密集的改善措施(Intervention),但我兒子的情況還是不穩定,甚至動不動就生病,終於,還是被教會幼稚園拒收了。

過了半年多,兒子被正式診斷為高功能自閉。我和先生也因此有過一些爭執和不愉快,我當時比較悲觀,覺得自閉的孩子一輩子就是自閉,永遠不可能和別人一樣。而我先生的想法是,每個孩子都不一樣,我們的兒子好好的,他不喜歡在團體裡待太久,不擅長交際,你別逼著他就不會有問題了。為甚麼要他和別人一樣?我拋開診斷結果,照著先生的想法做了。

我不再帶他去ABA把他當動物一樣做行為的訓練。試著用RDI(Relationship Development Intervention)的邏輯,讓他慢慢和鄰居的孩子熟悉,接著請鄰居孩子來家裡玩,我也主動認識更多家長,從一對一開始幫他找更多的玩伴。在他情緒爆發的時候,我試著傾聽,試著表現我的同理心,先幫他找台階下再引導他處理問題。從確診到現在一年半了,兒子現在可以每天開心地上學,也交了一、兩個好朋友,過去這一年在學校完全沒有出過行為上的問題。

有一天,開車帶他回家的時候,兒子跟我說:「媽媽,二年級是我最喜歡的一年,因為比大班和一年級容易。」二年級怎麼會比大班和一年級容易呢?後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大班和一年級的時候,他經歷了很多在大人無法看見的挫折,我們越是要求他跟別人一樣,越是為他設立目標,他就累積越多的壓力和負面情緒。

跟別的同學一樣找小朋友玩,對他來說很難,跟別的同學一樣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情緒,對他來說很難,像同學一樣開口回答老師的問題,對他來說很難。又為什麼要逼他呢?我們可以做的是鼓勵同學找他玩,在他友善回應的時候稱讚他,在他無法用言語表達情緒的時候,讓他用符號或動作等方式替代,在他無法開口回答老師問題的時候,讓他點個頭,搖個頭或用手指出一個圖像。慢慢,才能跳脫一次次的惡性循環,讓他有所突破。

每個孩子都有他的特殊之處,當家長的,若能試著看見孩子心裡的壓力,接受他的與眾不同,將更能找到有效的方式,陪伴他走過成長過程中種種的「難」。

Photo:Jane Kostenk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