筋骨痠痛,只能用藥醫?

退化與年齡之間,是沒有絕對相關性的,套用到筋骨系統上,是組織受損、卻還未修補完全的狀態,差不多就是「年久失修」的意思。

文│潘健理

無藥,如何醫?

依照常識判斷,筋骨痠痛的西醫治療,不外乎:吃止痛消炎藥、肌肉鬆弛劑、再加一些胃藥;嚴重一點的,就打局部類固醇;萬一打類固醇還是沒有效,就考慮開刀。於是,治療痠痛的邏輯,就變成固定的三部曲:吃藥→打類固醇→開刀。

但,事實並非如此。近年來,復健醫學(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medicine)的興起,逐漸將這樣的制式觀念做了部分的解放,許多筋骨痠痛的患者,可經由各式的物理模式(physical modality)、徒手治療(manual therapy),以及運動治療(therapeutic exercises)等所謂的物理治療(physical therapy),來緩解諸多急慢性的痠痛疾患。藥物,不再是治療痠痛的唯一選項。

 

無藥,還是可以醫!

然而,光只有物理治療,其實仍無法完全滿足筋骨痠痛患者的需求,原因有三:

1. 由於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並非所有痠痛患者,都能隨心所欲地接受全程的物理治療。

2. 光靠物理治療(俗稱做復健),無法解決所有的痠痛問題。

3. 物理治療強調逐步解決痠痛問題的步調,並不為所有患者接受。大部分的筋骨痠痛,雖然短期內不危及性命,但苦於痠痛的人,還是盼望醫界能提供比做復健還要快的復原方。

像打葡萄糖這類增生注射療法的治療方式,依我所認知,仍屬於上述復健醫學的範疇;只是因為治療本身是侵入性的,必須由醫師親自執行,卻與一般藥物注射不同,在此我們稱之為:功能性注射(functionalinjections),藉以區別物理治療或一般藥物注射。

功能性注射有幾樣特色:不靠藥物化學作用、利用物理特性、醫師親自執行、療效明確迅速、副作用極少等。所以,當其他醫師束手無策時,筋骨痠痛、無藥,還是可以醫!

 

something's right!

2005年5月,我在美國AAOM增生療法課程結業,歸國之後開始在部落格《疼痛書房》中推廣增生療法;而「增生療法」這個名稱,就是當時我翻譯而來的。

2005年冬,我受長庚醫院復健科鄧復旦教授恩師指示,於當年復健醫學會期中會,以增生療法為題,正式將此專業介紹給復健科的同道;至此,部分開啟了日後增生療法的萌芽與成長,也見證了現今增生療法醫學會從創會到茁壯的歷程。

西醫治療筋骨痠痛的模式

 

退化是老化?

每回跟患者解釋疼痛病情時,就會聽到類似下面這種劇烈的反應:

醫師:「你的問題是網球肘,表示手肘過度使用,肌腱『退化』了。」

患者(倒彈半步):「啊,瞎⋯⋯毀,肌腱『退化』?醫師,我才30歲而已,怎麼可能會『退化』呢?」

要不然就是在建議年輕患者,因其關節退化疼痛,應該適度補充葡萄糖胺的時刻,患者驚訝地說:「這⋯⋯這⋯⋯(面紅耳赤),潘醫師,葡萄糖胺不是給老人家吃的東西嗎?」

我想,對年齡如此敏感的患者,此時應該寧可聽到他哪根筋斷掉了,也不想聽到「退化」這兩個字。而積非成是的結果,就是當你想平凡地說些再普通不過的實話時,也會感到無比疲累與無奈。

 

必也正名乎?

「退化」這個診斷,其實占了所有筋骨疼痛一半以上的比例;但因為實在太多民眾誤解了這個診斷,以至於到後來,醫師反而不太敢用這個名詞來解釋病情,深怕引起患者的誤會與恐慌。然而,由於「退化」是醫學上的正式用法,也最接近患者的真實病況,因此絕對有必要再說個清楚、講個明白。

「退化」這個字眼,其實是從英文翻譯過來的,原文是:Degeneration。這個英文字,可以進一步拆解成兩個部分,也就是:de-(字根) 指「去除」、「移離」、「無力達成」等意義。

generation 指「生成」、「發動」等意義;將兩個意思組合起來,degeneration 這個字,就變成「無力再生」的涵義,套用到筋骨系統上,就會是:degeneration (退化)=組織受損、卻還未修補完全的狀態。

 

退化=年久失修

套一句俗話,退化差不多就是「年久失修」的意思。所以,20歲的足球國腳,因為長年征戰,可能X光上膝關節退化的程度,跟一般人70歲的狀況相當;而60歲的長者,如果保養得當,X光照起來,也有可能一點骨刺都看不到呢。因此,退化與年齡之間,是沒有絕對相關性的,換言之,年輕人也會退化,而老人家也不一定會退化比較厲害。

以下,就列出幾個常見的「退化」診斷,讓讀者可以更進一步瞭解問題的本質。

網球肘:手臂伸肌群的肌腱「退化」,而非「肌腱炎」。

高爾夫球肘:手臂屈肌群的肌腱「退化」,而非「肌腱炎」。

跳躍膝:膝蓋的髕腱(patellar tendon)在近端產生「退化」,亦非肌腱炎。

足底筋膜炎:最常見的位置,是足底筋膜靠近跟骨的附著點退化,組織學上其實並無發現局部有明顯的發炎。

這麼多日常生活中可見的疼痛症狀,本質上都是筋骨組織退化(請記得,沒發炎喔!);這也再次解釋了,許多疼痛的問題,因為被當作是發炎,而開立了許多消炎藥,打了一次又一次的消炎針(如:類固醇等),但都無法治癒疼痛,原因很簡單:因為組織裡面根本沒有發炎。

 

談「組織再生治療」

那,面對因為退化所產生的疼痛,究竟該用哪種治療思維,才能真正根治問題呢?

問得好! 既然「退化」代表組織受損而修補不全的狀態,那根本解決之道,便會是:「組織再生治療(regeneration therapy)」。這個中心思想,就是本書的重要主軸,舉凡葡萄糖增生注射、PRP 注射、解套注射、玻尿酸注射、維生素D 補充,乃至於乾針鬆解,都是圍繞著「讓組織達到最佳修補狀態」來思考的。

下回,當醫師再次說出「退化」時,相信你一定會心有所悟地說:「喔⋯⋯醫師,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的組織受傷,可是還沒好,對不對?」我保證你的醫師會瞪大眼睛看著你。

摘自 潘健理《攻疼新醫》/三采文化

 

Photo:KeangPen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