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適合你的方式,你也可以付出偉大的愛

「付出」有助於我們原諒自己的過錯,而寬恕自我是幸福感的關鍵。

文│史帝芬‧波斯特、吉兒‧奈馬克

免費的神奇新藥

關於愛的研究中最驚人的發現是,付出對整體健康的保護能力,比阿斯匹靈對心臟疾病的預防能力,還要高出一倍。如果付出不是免費的,製藥公司肯定歡天喜地迎接這項發現,並推出一種神奇的新藥,叫做「付出樂」而不是「百憂解」,然後在電視上為「愛」大打廣告。

有些研究者甚至試圖把愛帶到醫生的診間,請醫生開立「慷慨」這個處方。 賀許菲德(Adam Hirschfelder)就是這樣的先驅之一:他主持一項名為「處方:志願工作」(Rx: Volunteer)的新計畫,從加州一家大型醫療管理機構的醫療服務中心裡,徵求接受醫生開立志願工作「處方」的病患進行研究。 付出,對於任何年齡、任何生命階段的人都有益。

我們常說好人不長命。當然,好人有時候確實不長命,而且所有人最終難免要面對自己無法控制的病痛。但是一項值得注意的好消息是,過去十年來,已經有大約五百項嚴謹的科學研究證實,無私的愛確實有益人類健康。

一個人在高中時期若開始付出,可以預測他在未來五十年直到成年後期,身體與心理都會比較健康。這個發現來自心理學家魏克(Paul Wink)的研究,可能是該中心所贊助的研究當中,最令人印象深刻也最有說服力的一項。他的研究是從1920年代開始追蹤將近兩百位受試者,其中有些人當時才剛出生。這項研究由研究者每隔十年對受試者進行一次長達四到五小時的訪問,可說是心理學研究的白金級標準,因為其中包含了相當多細節,時間又長達數十年,讓我們得以真正看到一個人的生命如何開展。

「付出」降低青少年罹患憂鬱症與自殺的風險。無限大愛研究中心贊助了四項針對青少年的研究,結果發現助人行為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有重大影響。根據明尼亞波利研究院(Search Institute in Minneapolis)的班森(Peter Benson)研究顯示,愛的感受和助人行為對男孩子的益處尤其明顯。同樣引人注意的另一項研究,則來自當代偉大演化生物學家之一的大衛.威爾森(David Sloan Wilson),以及提出「心流」(flow)來描述某種特別強烈的創造狀態而聞名的心理學家契克森米哈賴(Mihaly Csikszentmihalyi)。他們發現,青春期的女孩子比男孩子更會付出,而且樂於付出、懷抱希望,此外,善於人際互動的青少年,相較於不擅付出的同儕,較為快樂、主動、積極,也比較活躍、喜歡接受挑戰。 「付出」比「接受」更有助於降低死亡率。一項重要的科學文獻證實,高掌控感和高自我評價都對身心健康有益。

此外,密西根大學公共衛生學院(School of Public Health)與老人學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Gerontology)的柯勞斯(Neal Krause)則以三年的時間,追蹤九百六十七位經常去教堂做禮拜的成年人,來測試這個論點。柯勞斯發現,有經濟壓力的人如果對他人提供社會支持,他們自己的經濟焦慮將會降低。他猜測這項結果也可以應用在其他壓力上,也就是說若一個人能夠付出,將會降低其生活壓力,因此延長壽命。

「付出」有助於我們原諒自己的過錯,而寬恕自我是幸福感的關鍵。柯勞斯在研究中發現,某種付出方式具有特別強大的力量。柯勞斯和同事訪問了九百八十九位平均年齡為七十四歲的年長美國人,當中46%是白人,54%是非裔美國人。結果顯示,除了參與正式的志工計畫之外,對他人提供情感支持,將大幅提升一個人原諒自己的能力。幫助朋友、親人和鄰居,以及支持伴侶,都會降低死亡率;但接受這些幫助,不會產生正面影響。

 

為什麼付出是良藥?

一個人在付出的時候,往往會把壓力反應先關閉起來。付出會排除那些籠罩你的負面情緒,例如憤怒、憎恨和嫉妒,而這些負面情緒顯然跟壓力引發的心理與生理疾病有關。 早在1988年,路克斯(Allan Luks)博士就提出「助人者的快感」(helper’s high)這個名詞。有50%的助人者表示他們在幫助別人時感到「亢奮」,還有43%的人會覺得自己變得比較強壯、有活力。令人驚訝的是,甚至有13%的人身體疼痛減少了。確實有證據顯示,「同理心」等心理狀態是人類天生的本能,可以用大腦的功能性核磁共振造影(fMRI)觀察得知。

此外也有證據顯示,培養對生命的欣賞與感激的態度,能降低諸如可體松(cortisol)等壓力荷爾蒙的分泌。我們還知道,會幫嬰兒按摩的成人,壓力荷爾蒙的濃度較低。 付出之所以有強大的力量,可能是因為如魏克在研究中所發現的,付出行為需要三項重要特質,也就是一個人的個性傾向、同理心和能力(尤其是社會能力),這三項特質會影響我們在工作、友誼、愛等所有領域的成功程度,並進而影響我們是否快樂與健康。

另一項有趣的發現是,付出之所以有益身心健康,可能是因為你必須過得好,才可能付出。柯勞斯的說法是:「一個人如果無法同情且同理地進入他人的內心,就不可能提供有效的幫助。」付出也會讓我們覺得自己可以掌握生活的。柯勞斯說一個影響健康的重要因素之一是,你是否相信努力會改變環境,「幫助他人會提升掌控感,讓人有效對抗低自尊。」 付出就像一只洪亮的鐘,會持續在生命中迴響。

派普(Teri Pipe)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派普在梅約醫院(Mayo Clinic Hospital)擔任照護研究主任,工作龐雜且必須與員工和病患密切互動。二十年前,她是一間鄉下療養院的護理長。某一年春天,病患K先生住進了療養院,也給了她一份「經過這麼多年還存在心底」的禮物。不過這份禮物得來不易。他會吼叫、咒罵,把所有護士和看護都趕跑。

「我們唯一有的工具就是愛。我要求所有護理人員,不論他說了什麼,都要以愛和尊重來回應。」漸漸地,K先生開始轉變了,幾星期後,他終於願意洗澡。他也開始梳頭髮,而且不再整天都穿著睡衣。

「半年後,有一天,K先生在無人協助的情況下走到護理站,叫了我的名字,跟我打招呼,」派普說。

「我握住他的手,兩個人靜靜站了片刻,然後我告訴他,是他提醒了我們愛的力量。在他最無法讓人喜愛的時候照顧他,實在辛苦,有時候也讓人感到絕望,但是此刻他能站在我面前,準備好對別人伸出手,正是因為我們先對他伸出了手。這就是我們唯一需要付出的:我們自己。這是多麼重大的禮物和責任!直到二十年後的現在,一想到他的轉變讓我感受到的謙卑與祝福,我還是覺得很溫暖。」  

摘自 史帝芬‧波斯特、吉兒‧奈馬克《好人肯定有好報》/天下文化

 

Photo:Alisa Anton,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