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心理師or老婆?

這一刻,我對老公沒什麼同理心,一下當想要教育他的老師,一下變那個撞牆的老婆,既然說不通,安靜看海吧!

男人是不是要夠無聊才能聊?隨時「能躺就不坐」是在緩衝處理心裡的想扛又想逃?

那個直線思考,遇事轉彎也必須九十度的老公,遇到工作的挫折無力了吧!常常回家嘆氣又說沒事,然後像是失去短期記憶一般,沒幾分鐘就重複問我,「這星期六有要幹嘛嗎?」

「阿ㄨˋ他們運動會,是說你已經問我第四遍了,你確定現在有要聽嗎?還是禮拜六你又想幹嘛?」

他苦笑,「哪有四遍?哦~,沒有啦!我只是想要多睡一下。」呃?這麼卑微的願望,聽著我都對剛剛自己的殺氣感到愧疚了。

回想起上週末帶孩子們去海邊,藍天碧海,微風徐徐,沙灘上人也不多,他老兄一到那裡就開始說:「早知道要帶報紙來」。沒一會兒說,「早知道帶個躺椅來睡覺」…確定什麼都沒有只能看海,他才跟我聊天,講他工作上的倦怠和無力,我問他,「接這個工作你不是為了那個OO哦?我以為你是想幫他忙。」

他搖頭,「早知道就不要接,現在很難脫身。」

我問他,「怎麼覺得你的生活沒有價值?」

他聽了跳腳:「什麼?你說我沒有價值。我做那麼多…!」

我愣了一下,拍自己額頭,「好好,不是那個你有沒有路用的『價值』,而是那個你想要追求什麼?你的中心思想跟目標的價值啦!」哎呀!男人的尊嚴啊!是我踩雷了。

他聽懂了就搖搖頭,「有什麼價值?我的生活就是賺夠錢,然後可以懶懶的不要動。我就是個懶散的人,我想要過懶散的生活,我就是個懶散的人…。」好好好,說了三遍懶散,我聽到了,但不是能接納的老婆。

換我搖搖頭,「好吧!那你現在就可以懶懶的不要動。就別再想看報紙什麼的吧!」這一刻,我沒什麼同理心,一下當想要教育他的老師,一下變那個撞牆的老婆,既然說不通,安靜看海吧!

今天,他難得說出想多睡一會兒這樣微小的願望,我問自己,如果他可以說得如此直白,我能否看進他說這話的需要,回憶起那個「懶散」,他想說的是什麼?

「好啦!有這摸可憐?額頭刻了『累死了』三個字,睡!睡!禮拜六讓你睡到自然醒,運動會我去這樣可以吧?」

他聽完眼睛都笑了,「真的吼?妳講的哦!」這會兒,感覺他額頭三個字消失了,出現的是撥雲見日的神采。

他接著問「那個OO說,週五晚上要我跟妳請假去吃晚飯,可以嗎?」你你你,啥時變精明了,還會打蛇隨棍上?也罷,如果這是你在做這件工作的價值…,「去啦!去啦!就說你是為了他做牛做馬唄!歡喜甘願就好。」
 

Photo:Sunny Au8ust,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