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不動孩子?確認自己容器是空的

每個時代的人,都有狂野心靈的方式,不論是小說、漫畫、動漫或是網路遊戲。這些活動基本上是中性的,能在這個活動中,平衡心靈,並穩住自己生命的軌道,以愛前行,是我們可以抉擇的。

昨天中午,看著15歲的兒子在樓下院子踢球,一股「慈愛、喜愛」的心情湧了上來。於是我回頭檢視在1個小時前,當他持續在電腦看著電競的Youtube,我有沒有那樣的「慈愛,喜愛」?  那時,其實我的心思在閱讀小說,以及女兒身上, 對兒子,雖然注意力只有幾十秒,卻是一種淡淡的小無奈。

是的,透過網路,他的精神去到了一個地方,這個地方,目前我無法評估,而我,選擇支持。

他玩樂的空間,是那種沒有大人去拍拍肩膀,不會自動停下來的地方。於是,我問,「慈愛、喜愛」與「無奈」是否,都是我對他的感覺?而這感覺,比較多是他的行為造成的?還是我的狀態促成的?

這樣一反省,來到一個大發現:原來,當我空出自己的意識容器,朝向眼前這個他時,我的無奈很快就會被穿越,而往內走,即使碰觸不到慈愛或喜愛,也會有別的東西,例如好奇、研究心........

我可能會站在他後方,全神貫注地,認識這個情境:包含他,他的螢幕內的邏輯,以及,我們之間的互動。

再說清楚些:就是,如果他在樓下踢球時,我依然掉入我的小說中,或,與妹妹玩耍互動,這時,我瞥見他在踢球,也難能感受到慈愛與喜愛,頂多就是放心,屬於「無事煩憂的安全標示狀態」於是我們會各自做自己愛做的事情,沒有互動。

能夠看到他踢球而感受到「慈愛與喜愛」的情感不全然取決於他的行為,與我的「狀態」有更大的關係。當我放空自己的意識,能全神貫注時,成為一個空的容器,把他的行為裝入我之內,就會有機會發生「奇妙」的互動。

換句話說,當他迷在螢幕前方,叫他好幾次說:「我們一起出去騎腳踏車吧!」他動作有點遲滯時,這份遲滯以及我當時的「唉呦嘆氣」,有一部分是,我沒有清空自己,成為容器,來到他旁邊,拍拍肩膀,說:「我們要出門了,給我一個進度,幾分鐘後你會準備好?」當我能如此專注,並朝向他連結時,這份力量,就可以支持他把自己的心神收回來。

 

時間,來到了我陪他去剪髮之前。

我們兩坐下來,來到一個很不錯的空間,天然採光,大大的空間,室內有綠色植物,而我們居然坐在一張紙做的大沙發!!  

他買了100元剪髮卷,前方還有四人,我陪他一起等候著。我打開手邊的小說,介紹給他,告訴他這本失憶症的小說,很精采刺激。

我打開書,看了半頁,忽然想起早上自己的理論。放下手邊的書,我問自己:「如果我清空想看書的心,朝向此刻的母子敞開,會發生什麼事?」

一下子,那種,想翻開期待以久的小說的慾望離開了,回到當下。

一個靈感下來:「專注在身體上」那是週五夜晚演講時,我提出來的教養原則。這原則,為的是把孩子的天份發揮,讓孩子維持在自己的路,自己的世界。

我轉身,看看坐在右方的他。

通常,這種時候,他會放空,想著一些日常關心的事情,也許是功課,也許是電玩,翻譯......我察覺到,他的坐姿,實在是太......駝背了。

拍了張側身照,給他看。 說:「看到你的坐姿,有沒有什麼感覺?」他無感。

也就是,我內在有的坐姿知識,他沒有。

把手機拿給他:「幫我拍一張」

我用平日的坐姿放鬆坐好,兩張照片一比較,果真,他駝背得厲害。

「坐正看看,再拍一次」,這時,就出現了他坐正的樣子,肩膀略微聳起的樣子。

「媽媽,不公平,我的手放在兩腳間,所以才會駝背,你的手放在兩側,就自然正一些。」

「是嗎? 那我把手放在兩腿間,試試看.....」於是,我開始把右手放在他肩匣骨,左手握著著他手臂輕輕轉動.....

一次次,一次次,要求他覺察呼吸,並且,把知覺力放到自己的身體,也就是我手掌貼的地方。

脊椎,兩肩膀.....於是,我們有了一張張照片的演變。果真,放鬆下來,就自然直了。

在那個充滿陽光的室內剪髮店,母子倆有個好互動。那是超越平常慣性的互動。

而這樣的奇妙,來自於,我覺察到自己可以為孩子清空自己,來到當下。當下,就離開業力,離開印記,我的方程式,迎接宇宙意識,有了新察覺的時刻。

 

事後,我跟他討論:

「我說,你在學校寫功課,或是,打電動時,是這個樣子嗎?」

「那種感覺,很像是『分歧者』電影,主角們注射了某種藥物,進入實境模擬,他們全神貫注,進入虛擬實境中冒險去了,而身體,沒有意識地,被留在實驗平台。」

「我覺得,你玩電動,也像是這樣。 你全神貫注進到虛擬實境去冒險了,而你的身體,沒有意識的光來充滿,就是,被扔在椅子上,甚至沒有被平放。 久而久之,身體的姿勢、平衡,就壞了。」

原來,當孩子沉迷於電動,家長,只有全神貫注,清空自己,才會有與之相匹敵的場域能量,來與之共舞。我們無法一邊炒菜,朝向幾公尺外的另外的房間大喊:「停下來,離開了。」

我們只能關掉火,在走路時察覺呼吸,去到他的房間,確認自己是空的,拍拍肩膀,安靜地,小聲的:「給我一個進度,幾分鐘後出來。」

如同看小說的我,掉入另外一個比日常軌道更大與複雜的心理世界,愛競賽的孩子,就是掉入一個更能滿足他的獵人或戰士靈魂的世界。

我們是一樣的。

需要的,是回來,並保持,把意識的光,注入身體。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人們,狂野心靈的方式,小說、漫畫、動漫、任天堂、網路遊戲。而這些活動,基本上,是中性的,能在這個活動中,平衡心靈,並穩住自己生命的軌道,以愛前行,是我們可以抉擇的。

 

Photo:Andy Malmin, CC Licensed.

內文照片提供:王理書

數位編輯:詹凱婷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