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朋友

「父親的客廳」其實是孩子最早的,對人類世界最初的幾何結構,或萬花筒的雛形,想想一個孩子,從小是在《紅樓夢》的賈府;或是張愛玲家的客廳;或白崇禧家的客廳,那孩子腦中對人際關係,人情世故,那個理解領會是多麼不同?

我記得小時候,在永和那個小屋裡,會見到的父親的朋友,我們稱呼熊叔叔、趙伯伯、朱叔叔、汪北杯、丁北杯的這些人,都像某種獨特生物,他們是我父親的至交,通常來我家都是在過年前後,攜家帶眷,我母親也會像辦酒席一樣,在廚房忙一整天,辦出一桌平常我們不可能見到的獅子頭、糖醋魚、佛跳牆、悶筍絲蹄膀。


等我年紀稍長,才拼湊理解:這些「父親的朋友」非比一般,因為我父親是1949年隻身逃來台灣,等於除了我們這個小家庭,他在這裡沒有任何親人,那些我們小孩眼中的叔叔伯伯,其實是當年和他一起輾轉不同路線,也跑來這的同鄉弟兄。


他們都是相濡以沫的異鄉人,可能最...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此篇文章僅限訂戶觀看?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