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家都是藝術人 常陵:觀察力與感受力,父母給我最好的禮物

展覽足跡遍及歐洲、日本等地的藝術家常陵,獨到的美學風格,來自於童年家庭生活的涵養,母親重視居家美感氛圍,畫家父親總是給予最大的創作自由,點點滴滴都在他心中累積出豐富多元的美力能量。

展覽足跡遍及歐洲、日本等地的藝術家常陵,獨到的美學風格,來自於童年家庭生活的涵養,母親重視居家美感氛圍,畫家父親總是給予最大的創作自由,點點滴滴都在他心中累積出豐富多元的美力能量。

超大型畫布上,油彩層層堆疊,色調鮮明,筆法靈動,介於抽象與具象之間的構圖,勾勒出創作者對社會議題的關注、人與世界的對話。這是台灣當代藝術家常陵的作品,今年41歲的他,從高中時便決定走藝術這條路,而他的美學養分正是來自於家庭。

常陵在10多年前於法國求學創作時,就曾受邀參加威尼斯雙年展會外展,近10年返台定居,並成為台灣最知名的藝術家團體「悍圖社」最年輕的成員之一。他的「五花肉」系列畫作廣受收藏家歡迎,包括肉山水、肉花鳥等主題,以有形的自然為師、無形的概念為本。

近來的新作「大玄玄社會」系列,則呈現個人記憶片段、反映生活現實多重鏡面。除了在台灣之外,常陵的展覽也在巴黎、京都等城市舉行。


藝術世家其來有自
常陵的家庭背景,很不一般,他的父親楊維中也是位畫家,母親陳淑華則是音樂家,兩人都曾於淡江中學任教,陳淑華還有個有名的學生—周杰倫。弟弟常青專長則在聲音藝術,曾經出過唱片。大伯父是詩人楊牧,甫獲得瑞典蟬獎,叔叔楊維邦曾任東華大學副校長,家族其他成員,多在學界有一席之地。

「大家都蠻優秀的,也許是因為阿公的教育蠻嚴厲的,有日式風格,而且阿公又開印刷廠,從小大家就有很多接觸書籍刊物的機會,」常陵還記得,很小的時候,他住在花蓮、阿公開的印刷廠旁,常在廠內跑來跑去到處玩耍,木刻板、鉛字與撿字工人,還有大量的書本,是他幼兒時期的記憶。

常陵幼稚園中班時,因為父母赴淡江中學任教,全家移居淡水,就住在校內的真樓裡,真樓是台灣第一所女子學院,紅磚洋房、東西混合殖民風格,「長大後回頭看,才發現原來我們是住在很美的古蹟中。」

淡水美,真樓美,常陵一家人的生活,也由愛美的媽媽努力經營。「我們家唱盤很多,音響是從來沒有停的,大多是聽古典樂,我從小聽著,也習慣了,到國中時,才第一次開口問我媽:『這首是什麼?』她也會向我解釋,例如跟我說進行曲就是節奏很強、很明確的。」直到現在,常陵自己在家中,也總是聽著音樂。

媽媽對日常細節的認真,常陵至今仍記得,外公是牧師,在那時候算是比較國際化的,所以家裡常會出現一些舶來品,例如媽媽最愛喝英國茶,家裡也會吃罐頭火腿等很洋派的食物。每年的聖誕節,家裡一定會布置聖誕樹,還會去獻詩、報佳音。

瀰漫在家中的,除了音樂,還有油畫顏料的味道,「從小就看我爸畫畫,看他用畫刀、調顏色,亞麻仁油和松節油的味道飄散出來……,」不知不覺中,常陵養成了觀察爸爸的習慣,會看爸爸怎麼調色、怎麼下筆,「我爸的用色很漂亮,他對色彩很敏銳,連我現在都還趕不上。」

楊維中理所當然是常陵的第一個畫畫老師。「我爸就曾經在我讀的幼稚園教畫畫,記得那時他要我別叫他爸爸,要叫他老師,」常陵笑說,當時爸爸讓大夥兒自由畫圖,沒有給任何限制,「畢竟如果僵化了,要找自由就難了,所以他向來不設限。」

在爸爸自由風格的引導之下,常陵在很小的時候,就愛上了畫畫,「那時常被大人稱讚畫得好,當然喜歡,我還曾經幫同學畫作業,一張開價50元,生意不錯。」


畫畫不用教,培養感知力才是重點

常陵畫畫,楊維中不會給太多建議,「我爸覺得畫畫不是用教的,沒有什麼邏輯或SOP,他總是說『再好好的觀察』、『再多感受一下』,提醒我留意身邊的人事物與情感,」常陵說,這讓他養成了習慣,張開眼睛看細節、感受各式細膩情感,後來的創作主題,也都在個人與世界的關聯性中打轉。

這幾年常陵定居台灣,也會與朋友討論:台灣的藝術、美學,是哪裡出問題?以視覺藝術來說,是大家審美、看圖的方式有問題嗎?他認為,如今大家都說看圖要分析、要理解,卻忘了最重要的是「我覺得」,自身的感受與想法,才是藝術與美的核心,「如果人人都把感覺拿掉的話,那社會自然愈來愈單調無感。」

「美的養分,是不知不覺、一點一滴進來的,聽覺的、視覺的、嗅覺的……很多元的積累,」若要問常陵何以懂美、何以成為藝術家,很難確實歸因,但能確定:美的家庭環境、觀察力與感受力,是父母給他的人生禮物。

 

※延伸閱讀>>

教科書變美了! 全台第一本為美而生的課本

教孩子美感, 應隨年紀加深加廣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