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職畢業生的新選擇 先工作,再升學,跳躍式學習行不行?

在仍舊保有學歷至上觀念的台灣,政府的「就業領航計畫」及「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給予高中職畢業生另一種選擇,但是父母、校方、與企業端各有看法,針對跳躍式學習出現熱烈討論。

在仍舊保有學歷至上觀念的台灣,政府的「就業領航計畫」及「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給予高中職畢業生另一種選擇,但是父母、校方、與企業端各有看法,針對跳躍式學習出現熱烈討論。


10月中,行政院院會通過「青年教育與就業儲蓄帳戶」方案,總經費高達72億、牽涉約1.5萬名學生,鼓勵高中職畢業生不以升大學為唯一考量,可選擇先進入職場體驗或進行壯遊、擔任志工,先了解個人性向發展,再決定要不要繼續升學。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期間就曾提出相關想法。


這政策可說是猛藥,今年就讀高三的學生即可適用。目前高中職畢業生直接就讀大學的比率一路攀升到86%,其中不少人對個人性向及職場缺乏概念,學用落差問題愈來愈嚴重。針對新政策,父母、學校和企業端討論熱烈,尚有不少疑問及憂慮,期待政府盡早提出明確配套。


跨部門整合,保障學生權益

教育部長潘文忠接受《公共電視》訪問時表示,「計畫會在12月底定案,細項將逐一完備。」按照規劃,2017年4~6月將提供高中職的應屆畢業生申請,此時間正好是1月份的學測結束,若學生尚未抉擇未來方向,將有時間考量這項選擇。


潘文忠強調,政府為提供青年工作機會,將整合跨部門的資源,由通過審核且獲得補助的企業,提供「正式職缺」,企業必須肩負培養人才的責任,學生也因為是具有勞工身分的青年,需擔負工作上的責任義務。政府將確保學生在工作權益上,是完整的受僱人員,得到勞基法的保障。


然而,民間的聲音有贊成有疑慮,疑慮的焦點在學生學習的銜接及企業端培育人才的能力。


台北市立大安高工校長陳貴生認為,政府的主張是立意良善的,方案可以幫助學生沈澱思考,更能找到未來學習的內涵。


而疑慮焦點之一是企業端培育人才的容納量及能力。陳貴生表示,若從企業端的角度來看,大多是以追求商業利益為主要目的,考量的會是人力成本及學生的產值。所以,「政府需要與企業多方溝通,並給予利多的優惠,讓企業不只是被動的呼應策略,而是願意培養能回饋公司的人才。」


疑慮焦點之二是學生學習的銜接。陳貴生強調,當下的配套法令尚未完備,勞動部媒合學生與業界的「優質職缺」,不能只是讓學生單純貢獻技術功能而已,而是要給他們機會能「向上流動」。「如何讓學生的工作機會是有未來性的?」他提醒,學生經由跳躍式的學習發展模式後,再進入校園,一定要有良好的規畫,因為技職學生的優勢並非在於紙筆測驗。


方案施行有彈性,回流學習更有動力

台北市木柵高工的李通傑校長有同樣的顧慮,他指出:「學生及家長該考量的是孩子的特質、家庭的資源條件以及社會整體環境,是否提供了轉銜的完整性?再者,是孩子自己選擇了這個生涯發展方式,是否可負責任的如實貫徹?」如果上述答案是肯定的,那麼,青年就業領航計畫應該就有希望幫助學生達成「念有用的書,成有用的人」的目標,也可避免學非所用的產學落差問題。


這項新政策挑戰當前家長的主流觀念,需要好的配套才能說服。台北市高職學生家長聯合總會長盧炆靇直言:「家長擔心的是企業主的觀念和想法,仍然是學歷至上。」例如,對於商業群的學生來說,銀行及金融業所開出的錄取條件,就是大學畢業生,高中職生如何在此方案中受益?


陳貴生觀察到,現今的社會家庭現象偏向少子化,再加上高等教育的膨脹,台灣有高達80%以上的高升學率,如果孩子要求念大學,一般情況下,父母都不會不贊同。


對此,潘文忠說明,這個方案是一種階段性的過渡,主旨在提供另一個選擇,幫助青年釐清自己未來的方向,所以將會放寬保留入學和休學的彈性,學生未來若想再參加考試升學,也會將這段期間的工作經驗納入採計分數。他特別呼籲:「青年才是受教育的主體,他們一旦確認了自己想走的方向,會更有熱情的去付出努力,成就自己,家長應予以尊重。」


鼓勵青年們走出校園,相信不會只是用來解決國家的勞力問題而已。對學生而言,將學習的觸角拓展至職場,接軌社會生活,一方面藉此深入探尋個人的職業意願,為自己儲備工作經驗,以及繼續升學或職涯規畫的經費外,也是自我認識的一種「熟成」方式。

 

青年就業領航計畫,提供技職生新出路

教育部自2017年8月起,將推行「青年就業領航計畫」,即高中職的應屆畢業生可透過自行申請,進入由政府與企業媒合的5000份職缺工作,以正式員工的身分進行職場體驗;或者,也可經由政府做為行政橋樑,接受規劃,前往海外壯遊,擔任非營利組織的國際志工。參與者需自訂2至5年的計畫,之後學生可再選擇重返學校繼續升學,或續留職場就業。


針對選擇進入職場體驗的青年學子,政府除了保障最低工資外,將為其設立「青年儲蓄帳戶」,每月由教育部補助就學、就業及創業準備金5000元,勞動部補助穩定就業津貼5000元,共提撥1萬元。此計畫將試辦3年,期滿後,學生至多可領取36萬元,做為就學、就業及創業準備金。而勞動部為吸引企業加入,將每月撥補給雇主訓練費用5000元,最多2年共12萬元。


預估方案補助的學生總人數3年下來約1萬5000名,所需經費為72億元。選擇志工壯遊的學生們,則不在此補助範圍內。


各方意見整理

 台科大  校長廖慶榮 
 高職生本來就不一定要直接升學,高職、專科當初設計就是畢業後進入職場,但現在課程結構未改變、高職生拚命搶升學,已失去了高職存在的意義,若計畫正式推動,學校會配合建立通暢的回流管道支持。 


 友傑自動化機械有限公司  董事長鄧貴友 
 理念很好,但執行上有問題,因為現在家庭環境大家都很好,再加上少子化,不會為了少少的薪水而選擇不去讀大學,家長只希望學生升學,專心讀書。 


 木柵高工  前校長許振輝 
 此計畫對都會地區的家長來說,要孩子先工作恐怕家長很難買單。除非是很偏遠地區,或是家裡經濟環境不好的,才有吸引力。否則就不會有90%的學生想要升學了。與其讓孩子不念書,不如擴大辦理產學專班,讓孩子有更多選擇,同時科大課程也應該調整,符合產業的需求多一點,一邊工作,回到學校又可以結合實務,是比較務實的做法。 

 

開平餐飲學校  校長馬嘉延 
 這是「滾動式」概念,學生讀書、工作,再讀書、再工作,是一個自我養成的過程,所以不要那麼侷限現在薪水是多少,而是要認真想自己的競爭力。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本篇文章出自第期未來Famiy雜誌